云金币涉嫌非法融资1.2亿 幕后黑手竟拿过省级大奖

“三百六十行商标全部注册”、“控股八十五家公司”、“创世界品牌,铸千年企业”,这些响亮的口号都来自兆云集团。

6月4日,它又以“发行数字货币‘云金币’一个月内非法融资1.2亿涉嫌传销”的消息刺激了人们的眼球。

6月5日,兆云集团对此事做出回应。

记者发现,此番回应中兆云集团通篇没有回答有关“云金币”的集资问题,反而在发表一些与事件完全无关的“洗脑言论”。

这个云金币究竟是否涉嫌传销?兆云集团又是怎样一家公司?

暗访

记者联系上一位兆云集团的工作人员,当咨询到何为云金币时,对方称:“在兆云生态体系下,通用的数字资产就是云金币,利用云金币可以购买兆云集团提供的各项实业服务,也可以进行投资。”

然而当记者询问云金币如何投资时,对方含糊其辞地称:“这个币不是挖出来的,而是购买或者系统分配得到的。持有的币越多,系统给你分配的就越多。”

该工作人员对记者承诺云金币上交易所前价格会一直涨。而据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云金币价格为7.65元人民币。

记者根据提示下载购买云金币的“云金”APP时,却发现无法打开。

随后,记者被该工作人员拉到一个所谓的“31兆云TCGC云金交流群”里。记者听了群里的一堂讲课。据悉,这个群几乎每天都会有老师给群里的成员上课,而内容以介绍兆云集团和云金币为主。

该主讲人称:“如果不愿意继续持有云金,还可以用来换取其他的虚拟货币等资产,以此可将云金币兑换成国际公认的数字资产,实现全球化流通。从长远来看,兆云生态平台的事业越大,平台上交易的品种就越多,并且云金币的总量是一定的,它的稀缺性就会越高。”

主讲人讲话很有煽动性,不断鼓吹云金币的价值,怂恿群里的成员购买。

对于云金币的用处,兆云集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云金币除了增值和出售外,还可以进行消费。

该工作人员口中的“消费平台”就是兆云旗下的微商城,记者在该微商城里发现里面可以用云金币进行话费充值、商品购买等服务。

另一兆云集团客服则称云金币可用于支付该集团的“右脑开发”课程。

抽血下线

这样看来,云金币似乎只是一个普通的token,作为一种凭证在兆云集团所称的“生态圈”里流转,但记者却发现其运作模式与传销无异。

在兆云集团工作人员对云金币的解释中,云金币每天都会产生,复利滚存,单边上扬,总量发行1700万枚,每枚发行价7元。

购买云金币的收益其实主要来自所谓的“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

该工作人员称按照静态收益,假如某投资者按发行价7元买了100枚云金币成为公司会员后,他会获得翻倍的利润。

记者按照该工作人员“承诺”的计算下来,云金币能保持每天单边上涨0.03—0.05元,静态收益每天持有收益为0.35%,即每天释放0.35个云金币,100天释放完毕。100天后该笔投资收益为650元,静态收益率为92%。

而动态收益则是要求发展下线才能有收益,恰恰是这种发展下线的模式暴露了它传销的本质。

假如A发展了B和C作为其下线,A的奖励就来源于两个人中“业绩”差的一方,并且每一代下线A可以从业绩差的那一个获得奖励。

举例,若C为“业绩”差的一方,并且购买了100个云金币,他每天持有的收益是0.35个云金币,那么A也会拿到0.35个云金币。下线的代数越多,A拿的奖励也越多,但是每天有币数5000个的封顶。

除了奖励外,A还会收到其前三代下线的部分收益作为管理奖:其中比例为一代2%、二代1%、三代0.5%。

通过比较发现,兆云集团所谓云金币的动态收益模式与传销模式大同小异:即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

背后推手

通过传销的模式融资1.2亿元,这个兆云集团到底是什么来头?

在天眼查上输入“兆云集团”显示出有四家关联公司,注册地均为香港,而且成立日期均为2016年8月份,其中有三家是同一天注册的。

而名为“兆云集团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均未公开。

在其官网网站的集团介绍上,写着“兆云集团,领先的全球化产融结合生态型企业,以推动大健康事业发展为导向,依托科技、实业、金融、文化等业务领域,极力打造全球化生态链运营模式”。

在公司产品分类中有“健康、科技、实体”三大类。

健康类有席梦思、水杯、床垫,甚至还有一款名为反渗透能量机的净水机。

科技类有手机、智能灯等产品,然而没有一款有具体的产品介绍,甚至没有产品图。

实体类有红木家具、茶叶和酒业。

记者在天眼查上发现兆云集团董事长为吴金霖,其担任十家公司的法人代表,4家公司股东以及11家公司高管。

其工作人员向记者展示了吴金霖获得的奖项。

据了解,颁布该奖项的“浙江金融投资论坛组委会”名誉主席为原浙江省副省长、省政协副主席龙安定,另一位“浙江省国际金融学会”会长为浙大公共政策研究员执行院长金雪军。

然而天眼查上却显示吴金霖相关风险高达5条,其担任高管的“赚吧金服”公司因登记的住所无法联系被列入企业异常名录,作为兆云集团投资人之一的黄体干曾经担任高管的小额贷款公司也因为联系不上住处而被列入企业异常名录。

在兆云集团客服在对记者的介绍中,称兆云集团对“四十五大类三百六十行商标全部通过注册”,并且“全国范围内四十五家法人八十五家控股公司,一千七百家联盟体,国内五家国外六家公司全部上市,还有兆云商业银行和兆云保险公司”。

记者发现,该客服口中的“国内五家挂牌上市公司”为“兆云科技”、“兆云策划”、“兆乾科技”、“兆云技术”、“兆金进”。

但记者并未在国家企业信息公示系统中找到“兆云银行”以及“兆云保险”等相关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