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泡沫:疯狂投机的最新化身

比特币泡沫疯狂投机的最新化身


 在过去一年里,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从乏人问津到炙手可热。
  一则广为流传的笑话生动地折射出比特币价格的瞬息万变。一个小男孩想向他有投资比特币的爸爸要一枚比特币当生日礼物。爸爸问:“什么?你想要15554美元?14354美元可不是一小笔钱啊!你到底需要16782美元这么多钱干吗?”就在说话的瞬间,比特币正经历着过山车一样的涨跌幅。
  2017年12月,比特币价格曾一度逼近2万美元。不过,随着多国对虚拟货币监管态度趋严,虚拟货币呈现出瀑布式暴跌。到2018年1月17日,美国比特币交易平台Bitfinex显示,比特币盘中一度跌破1万美元关口,价格距最高点几乎腰斩。急涨急跌,其风险一览无遗。而比特币体现出的发行和交易“无国界”价格高度波动等现状,也考验着各国金融监管机构的智慧。
  多国监管层对虚拟货币绷紧神经
  毋庸讳言,许多人可能都曾想过拥有一个比特币。确实,其创始人“中本聪”的身份之谜,有关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对中央银行发行货币去中心化的解构,以及所谓“数字黄金”的种种光环,让公众对比特币充满了想象。
  此前,也有许多国家对加密数字货币态度暧昧。加拿大很早就承认比特币是合法的,还出现世界上第一台比特币ATM机。美国不同州对数字货币态度大相径庭,得克萨斯州直接将比特币定义成为一种大宗商品。
  从2017年开始,韩国成为比特币和以太坊等主要加密货币的最大市场之一。据网站CryptoCompare数据显示,2017年韩元成为全球第四大用比特币交易的国家货币,仅次于美元、日元和欧元。
  但各种虚拟货币的爆发性增长,逐渐引起韩国当局的警惕。2017年12月,韩国央行总裁李柱烈对虚拟货币交易发出警告,称近期全球虚拟货币狂热,担心存在非理性繁荣成分。韩国政府有意进一步打击加密货币交易的信号也逐渐明确。2018年1月11日,韩国司法部长表示,政府计划提出一项法案,禁止所有加密数字货币交易,这一表态直接导致韩国交易所比特币价格在两小时内下跌16%。随后,韩国财长金东兖称,关闭数字货币交易仍是政府的一个选择。
  与此同时,还有不少国家的政府对虚拟货币也绷紧了神经。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比特币不能作为货币或其他任何方式支付,但比特币却正被用于投机。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局长安德鲁·贝利称,无论是中央银行还是政府都不支持所谓“货币”,即比特币,因为这种投资并不安全,购买比特币与赌博的风险水平相当。
  比特币的定价也非常不稳定,贝利说,“我们对比特币价格知之甚少,但必须警告的是,如果你想投资比特币,准备损失你的钱。”
  另据法新社报道,法国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称,“很明显,目前比特币存在投机风险,我们需要进行研究和考量。”他还将向新一届G20轮值主席国阿根廷提议,在2018年4月的峰会上将比特币监管作为讨论议题之一。对于勒梅尔的这一提议,德国财政部表态称,在国际层面讨论虚拟货币的投机风险,以及它们对金融体系的影响,是有意义的。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行长菲利普·洛威则在一次公开讲话中指出,比特币这种数字货币并没有普遍用于日常支付,因为比特币的价值非常不稳定,同时比特币支付的交易成本非常高,而且在生产硬币(俗称“挖矿”)过程中使用的电量估计是惊人的。“当比特币被视为一种支付工具时,它似乎更有可能吸引那些想在黑市交易而非日常交易的人,因此,目前对这些货币的迷恋更像是一种投机行为,而非有效而便捷的电子支付形式。”他说。
  俄罗斯对比特币的反对态度则更为严厉。去年10月,俄罗斯高层曾表示,类似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构成“严重风险”,允许人们洗钱、偷税漏税,甚至资助恐怖主义活动。俄罗斯央行高层称,俄政府将计划屏蔽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交易网站。
  中国态度坚决:关闭比特币交易平台、叫停ico
  相比而言,中国较早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实施了监管举措。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文《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将ICO(虚拟货币发行融资)定性为非法金融活动,暂停国内一切交易。随后,监管层宣布取缔境内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比特币中国、火币网、Okcin币三大虚拟交易平台相继宣布停止人民币交易,转战海外。同年11月,监管层从电力供给入手,规范、整顿比特币矿场。
  到12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公开表示,监管层在几个月前关闭比特币交易平台、叫停ICO是果断、正确的决定。
  潘功胜同时引述了法国学者埃里克·皮谢的文章。该文称,“比特币泡沫不过是疯狂投机的一个最新化身。历史上疯狂投机时不时地会冲击金融市场,如1637年的‘郁金香狂热’、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等。没人能预言投机风潮的持续时间长短和顶部在哪里。正如凯恩斯告诉我们的‘市场非理性的时间可以长到让你破产’。因此,只有一件事能做了:坐在河边看,总有一天,比特币的尸体会从你面前漂过。”
  2018年1月16日,据多家媒体报道称,包括央行、中央网信办、工信部等多部委将联合加强对虚拟货币市场的整顿清理,特别是对于注册地在境内的场外交易平台、境内大额“点对点”的做市交易,甚至是注册在境内但通过其在境外的网站平台为国内客户提供虚拟货币集中交易服务等将进行逐步清理。
  比特币价格泡沫引担忧
  比特币的价格存在泡沫,已是一个无需讨论的问题。许多金融名宿也纷纷开始警示比特币存在的风险。
  美联储主席耶伦就曾在去年12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谈及比特币,表示数字货币是一种“高度投机性的资产”“不构成法定货币”。她还补充道,比特币在支付系统中起着“非常小的作用,且并不是一个稳定的价值储藏手段”。而已被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提名为下一任美联储主席的杰罗姆·鲍威尔也表示虚拟货币是美联储正在密切监控的东西。
  1月10日,美国“股神”巴菲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了自己对加密数字货币的否定态度,并断言加密货币“最终会以悲剧收场”,“如果让我买长期看跌期权,我会买一种加密数字货币的5年看跌期权”。
  富国银行前首席执行官迪克·科瓦切维奇也直言,比特币堪称一种传销行为,令他感到非常吃惊的是,其价格没有跌得更低一些。
  据彭博社报道,全球近40%数量的比特币控制在仅约千人手里,这些人对比特币行情会有较大影响,他们则通常被称为“白鲸”(whales)。其中,前100个比特币地址控制的数量大约占到全部已挖出的比特币的六分之一。如果这些巨额投资者中的任何一个出售手中的比特币,都足以改变市场行情。
  有分析认为,由于比特币的价格没有任何实体可以支撑,所以波动性会很大,任何政府公布的政策都可能是压垮比特币的最后一根稻草。毫无疑问,随着各国监管态度的进一步明确,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价格还将进一步变化。
  虚拟货币“归西”?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评论员 钮文新
  2018年1月11日,据外媒报道,韩国司法部准备立法为彻底关闭国内比特币交易所铺平道路。随之,比特币价格从1月11日凌晨的1.5万美元开始持续下跌,其他加密货币市场也同样一片狼藉。
  2017年9月,中国严厉叫停ICO——虚拟货币发行融资,同时全面关停了国内所有虚拟货币交易。
  但是,中国境内的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开始转向境外平台交易,而国内所谓“场外交易”异常活跃,它们采用在线平台和移动App为虚拟货币持有者提供类交易所集中交易服务,而且活动数量大幅攀升。据媒体报道,中国还将有针对性地升级打击这些场外交易行为。
  笔者坚决支持取缔此类金融乱象。
  比特币等虚拟货币背后没有任何经济内涵,只是一组“密码数据”的交易,尤其是其发行——ICO的过程,是典型的“支持技术成长”名义之下的非法集资。
  过去,非法集资还要讲个“美丽的故事”,现在故事都不用讲了,“把技术被冠以货币的名头+升值带来的羊群效应”就可以把数千万、上亿资金骗到手,这就是所谓市场进行的金融资源有效配置?这符合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本质?骗局披上了技术外衣就不是骗局了?
  当然,如果地球真变成了地球村,地球管理者规定以比特币或某种虚拟货币进行支付和结算,那另当别论。但只要国家还存在,货币必须体现主权意志和利益,是主权国家政府规定的价值和财富符号,它必须具备全民利益,及其参与和可参与性。然后才是具五大职能:价值尺度、流通手段、贮藏手段、支付手段和世界货币。
  那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代表谁的主权意志?又是谁的价值和财富?如果任由虚拟货币发展,那主权意志、财富价值将变成极少数公司和个人的利益,这不只是对经济公平的破坏,而且是对主权利益的剥夺。
  据区块链安全公司Hacken and Gladius 在数周前(2017年12月24日)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目前77.7%的全球比特币网络算力仍在中国境内。
  据说,一些“挖矿”公司包下地方小电站,使用数百上千台“挖坑机”24小时不停地运转,这是要干吗?仅仅是为了一个秘密对应的电子符号?拿到它就可以在财富分配中占据绝对优势,并通过这一优势获得暴利?这显然是在引导整个社会财富分配的扭曲。至少是人类不该提倡的谋利方式。
  有人会问:既然比特币就是一场骗局,那为什么还有一些国家要支持其发展,并使之在物质交换范畴占有一席之地?
  问得好。笔者可以毫不隐讳告诉你:我没搞懂。咱们都别装时髦,该好好问问自己:真搞懂了吗?
  我们需要不断学习,但现在不能怪我们不懂,全世界到底有多少人真搞懂了?不用说老百姓,就是精英阶层有几人懂得?既然如此,还是等更多人搞懂之后,大家再来讨论虚拟货币的价值问题吧。在此之前,我们必须坚持原有的支付、结算体系,毕竟这关乎国家经济和金融安全问题。

  正当各种争论不绝于耳之际,2018年1月15日传来消息,美国财政部长努钦对比特币发表看法,他表示,不该允许“比特币钱包”变成另一个瑞士银行账户的货币,以防止这些账户被用于地下非法活动。
  美国将与包括20国集团在内的世界主要经济体合作,监控数字货币的大规模投资,并确保“坏人不能用这些数字货币做坏事”。实际上,自2017年9月底开始,美国政府已经开始加大虚拟货币行业参与者的监管力度,规定虚拟货币归属美国财政部通货监理署(OCC)监管。
  美国加强监管是否意味着虚拟货币合法化?
  依笔者看没那么简单。虚拟货币属于区块链技术的派生物,但无论怎样派生,也无论它如何去中心化,它都离不开互联网基础技术,只要是互联网技术,它都逃不开“根服务器”这个中心。所以,在区块链技术的运用方面,尤其是中央银行把此技术当做货币发行的基础,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事,需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有传言说,美国财政部已经将其所持有的所有虚拟货币全部抛售一空了,这个消息挺令人震惊的,难道虚拟货币真的就此“归西”了?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