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如成股神招牌不再 雅戈尔投资板块已成业绩拖油瓶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8年02月09日 13:12

  尽管该公司重新扛起“回归主业”的大旗,但巨额的投入换来的增长却低于同行业竞争对手,同时还要面对庞大的实体店规模以及平均微利的单店业绩。而地产板块与投资板块的业绩亦处于下滑通道

  

  文 | 《投资时报》记者 孟楠

  当科技大神和投资大鳄比邻而居长期霸占福布斯全球富豪榜前十位次之时,一位“裁缝”的亮相多少显得扎眼。

  作为国际快时尚标杆品牌Zara的母公司Inditex创始人,年近82岁的阿曼西奥·奥特加在他40岁时还是个“穷裁缝”,但在2017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由他打造的服装零售帝国令其以713亿美元财富―只比“股神”巴菲特少了43亿美元而排名第四位。

  与老奥特加术业专攻深耕服装领域不同,在盛产“裁缝”的中国宁波,曾经的服装业龙头雅戈尔(600177.SH)似乎没有前者那份耐心和自信。从上马房地产到开办动物园,过去多年来的多元化之布局反而让其赢得更多关注。特别是在资本市场上的强力出击,更令服装行业有了一个“不懂股票的不务正业者不是好裁缝”的奇特标签。

  尽管在2016年,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曾高调宣布投资100亿元于未来五年回归服装主业,但两年过去,这份宣言更像是基于雅戈尔主营业务“三驾马车”中除服装业务外地产业务和投资业务“江河日下”后的无奈之举。

  尤其是一直以来充当其利润蓄水池的投资业务,光环褪尽。

  无论是投资中信股份落得逾80亿元盈利,还是15年来先后涉猎百余只股票实现近150亿元总收益,都令雅戈尔在资本市场名声大噪,而当年那个蜗居鄞县某家戏台地下室内小作坊的李如成,更被冠以“股神”称号。“穿着Youngor当股神,跟着雅戈尔去炒股”甚至成为其追随者的标配。

  

  然而,资本市场总是世事难料,哪怕是解放南路上,声名赫赫的“涨停敢死队”也已风流云散。至于雅戈尔,同样得面对“成也中信败也中信”的尴尬。

  2017年1月30日,雅戈尔披露了2017年度业绩快报。报告显示,2017年,该公司实现营收98.9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33.58%;实现归母净利润3.55亿元,较上年同期降低幅度高达90.36%。

  对此雅戈尔表示,鉴于中信股份公允价值连续下跌时间超过12个月,该公司认定其已发生减值,并决定对其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以2017年末账面值与投资成本之间的差额确认减值损失,影响金额为33.08亿元。

  《投资时报》记者了解到,雅戈尔合计持有14.55亿股中信股份,投资成本约170亿元,相比其自身当下326亿元的市值,与重仓押宝无异。而近五年来首次出现的大幅度业绩下滑,亦成为导致该公司股价在上述报告公布后的首个交易日大幅下挫7.51%的原因之一,这也是该公司股价近两年来出现的单日最大跌幅。

  值得注意的是,雅戈尔的第二大股东为昆仑信托·添盈投资一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昆仑信托计划”),而前者的“闪崩”行情是否与市场传言的“信托去杠杆”有关?该信托计划是否在大跌当日存在符合证监会规定的减持行为?如果未来降杠杆的政策对该信托计划持股产生影响,进而利空该公司股价,雅戈尔又该何去何从?

  针对上述问题,记者与雅戈尔董秘办取得联系。对方表示公司股价下跌原因尚不清楚,而昆仑信托持股比例并未发生改变。至于其他问题,对方表示无权替大股东方作出回答。记者随后又与昆仑信托方面取得联系,但对方表示不便回答任何问题。

  信托产品是福也是祸

  近两年雅戈尔的股价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状态。一方面,重磅“押注”的中信股份澳洲铁矿项目官司悬而未决导致股价起伏不定;另一方面,“三驾马车”业绩增长并未与行业整体趋势相吻合。而雅戈尔第二大股东昆仑信托却计划在2017年4月13日限售期届满后,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等方式减持该计划账户所持有的部分无限售流通股。

  雅戈尔公告称,在2017年12月26日之前,昆仑信托计划拟减持股份合计不超过2.15亿股,即不超过总股本的6%,且减持价格不低于10.58元/股。

  Wind资讯显示,该计划在规定的减持期内实现减持的比例仅为0.63%,持有雅戈尔的股权比例仍达12.33%。

  蹊跷的是,在50亿元支持雅戈尔定增后,限售期仅过两个月,该计划即因资金需要采取减持。而根据减持新规,针对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存在的“清仓式”减持,在解禁后12个月内将不得超过其持股量的50%。而本次昆仑信托计划减持规模,已接近规定的最大限制比例。

  此外,昆仑信托计划参与定增计划的认购价格为15.08元/股,远高于雅戈尔目前的股价,如此“亏损也要顶格减持出场”的行为,颇堪玩味。

  不过,雅戈尔股价低迷的行情并未能如其所愿,而该信托计划的减持方案也压制了前者走势。

  无法忽略的是,雅戈尔定增募资的使用也在投资者中引起不小风波。

  雅戈尔2016年年报显示,该公司2016年对外投资的金额累计高达313亿元,而其中认购的理财产品金额合计达145亿元。至于上述投资平均不到2%的年化收益率,则与曾创造的“股神”式收益形成鲜明对比。

  截至2016年年底,该公司募集资金50亿中的余额仍有10.44亿元,闲置部分也大多用于认购理财产品。

  闲置资金用于短期理财无可厚非,但在自身资金充裕的前提下,雅戈尔并未将所募资金投入主营业务,而是致力于上马风险系数较高的所谓线上线下O2O体系,而做出同样尝试的万达,目前已宣告失败。

  “三驾马车”难以齐头并进

  从2017年年初曝出旗下“动物园老虎伤人事件”,到其参股的浙商财险因“侨兴债”问题面临偿付能力不足不得不解囊3.15亿元救急,再到遭遇大股东减持计划和年底的计提资产减值损失,雅戈尔2017年产业版图诸事不顺。

  从“三驾马车”的业绩表现来看,最新出炉的快报显示,服装板块2017年实现营收49.07亿元,同比增长9.95%;实现归母净利润7.44亿元,同比增长35.92%。但男装零售市场已整体回暖,消费升级大趋势已然确立,事实上该板块的上市公司业绩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增长。

  问题是,雅戈尔营收增长却最为缓慢。同期同为传统服装零售领域的杉杉股份、报喜鸟和九牧王营收增长,分别为28.06%、24.06%和15.82%。

  地产板块表现亦不容乐观。2017年该板块实现营收48.91亿元,较上年同期降低52.35%;实现归母净利润为12.6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15.91%。

  该公司表示,主要原因系公司房地产业务受周期性因素影响,2017年度项目交付的面积较上年同期减少45.06万平方米、结转收入较上年同期减少52.64亿元所致。

  随着行业份额集中度逐渐向大中型房企倾斜,小规模房企的日子愈发艰难。当千亿房企数量超过16家时,2016年和2017年连续两年销售额未过百亿的雅戈尔,始终排在全国房企销售额TOP200的后半段,作为一家中小房企在深受大市调控影响的同时,区域性限制令其面临更大的困境。

  海澜之家多年位居服装业行业老大宝座,并在近日被腾讯加磅支持。同时,韩都衣舍等淘品牌亦企图通过资本市场扩大自身优势。而雅戈尔新品牌还未能有过多贡献,原有庞大线下门店规模以及平均微利的单店业绩,反而令这艘服装业“巨轮”难以掉头。

相关热议

机构:英镑/美元最新走势预测

2018年02月09日 13:51

138

中东部地区差距究竟有多大?

2018年02月09日 08:09

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