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贱卖酷派股权,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8年01月05日 19:08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王牌专栏,20年专注港股,金融名家齐聚,做最有深度的原创财经号。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1月4日晚间,自2017年3月31日起停牌至今的酷派集团(02369-HK)发布一则内幕消息公告宣布,大股东贾跃亭通过全资拥有的Leview Mobile HK Limited向威日创投出售了其所持8.97亿股酷派股份,套现8.08亿元(港元,下同)。据悉,贾跃亭此次沽售的8.97亿股相当于酷派现有已发行股本的17.83%;出售股份每股作价0.9元,较酷派停牌前报价每股0.72元溢价25%。

  出售完成后贾跃亭于酷派持股量由28.78%降至10.95%,不再为单一最大股东;同时威日创投以17.83%持股量接盘晋身为酷派目前单一最大股东;酷派创始人郭德英约共持有公司9.21%股权,紧随贾跃亭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截自酷派公告原文)

  自2016年末乐视债务危机大爆发以来一年多的时间里,乐视与贾老板就几乎一刻也不曾从风口浪尖中抽身下来过。而在这场绵延日久、波及甚广的暴风危机之中,普罗大众还可放心“吃瓜”围观看戏,但身处其间的酷派却不能,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酷派就是那个遭了“池鱼之灾”的冤大头了。

  要说酷派与乐视之间的纠葛,在乐视危机爆发之后早就成为旁观者茶余饭后的谈资,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今日再言及,还是多少交代下前情。

  2015年乐视入股“引狼入室”

  2004年12月9日,酷派前身中国无线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作为一家无线方案与设备供应商,其主要供应无线系统方案及包括智能手机在内的无线终端机。上市后,中国无线因应市场需求将业务重心逐渐转移至智能手机产品,并成功打造了酷派智能手机品牌;2014年初,中国无线落实更名“酷派集团”并紧紧抓住4G商用的风口继续着力发展智能手机业务。

  2015年6月28日,酷派公告控股股东郭德英旗下Data Dreamland以每股3.508元向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旗下Leview Mobile HK Limited出售7.8亿股酷派股份,完成后郭德英持股量由38.23%降至20.28%并不再为酷派控股股东,同时贾跃亭以17.95%持股量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同年7月,乐视宣布联手酷派后第一个重磅合作计划,即在5G技术上开展深度合作以打造史上最快的车联网。

  2015年8月17日,时任乐视网(300104-CN)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贾跃亭以及时任乐视网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的刘弘双双进入酷派董事局成为执行董事;2016年8月5日,公司大股东郭德英完成以每股1.9元代价向贾跃亭出售约11%公司股权,持股量降至9.22%;而贾跃亭持股量则增至28.83%,一跃成为酷派单一最大股东(见下图)。同日,郭德英辞任酷派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而贾跃亭则继任公司董事会主席正式入主酷派。

  (截自酷派公告原文)

  彼时,刚获乐视入主的酷派曾信心满满,更寄希望于用两年左右时间将乐视+酷派手机市场份额做到国内前三。然而,如今回看便知,当初的美好愿景对酷派来说终究成了一个不可能的梦――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2016年11月,乐视惊爆资金链面临“大挑战”,其债务危机祸及酷派致使后者股价在2016年11月7日大跌17.56%,当日更曾跌破1元创逾三年半新低。

  此后酷派几乎是一朝跌落“神坛”,业绩倒退转亏、股价崩盘屡创新低、曾经引以为傲的智能手机业务也因竞争激烈和市场衰退销量大幅下滑......2017年3月31日,酷派公告因延发2016年业绩报告而停牌,而这一停牌就停到了现在!

  一朝跌下“神坛”,酷派业绩、股价败势难收

  便来看看酷派往年业绩情况。应该说,在乐视入主之前的酷派本来通过多年的“自我奋斗”已经取得非常可观的成绩,到2014年酷派年收入以249亿元创下新高,净利润也大增近5成达到5.13亿元,这也是酷派业绩表现最为辉煌的一年。2015年年报显示,酷派营业额大跌超4成,虽然纯利因计及失去一间附属公司控制权确认盈利26.35亿而暴增3.5倍,但业务发展效益已不及从前。2016年中期,酷派营业收入大跌,半年录得净亏损20.53亿元,公司发展几乎走到大厦将倾的地步;2017年5月31日,酷派刊发了公司截至2016年12月31日止年度未经审核管理账目,初步录得全年亏损逾42亿元:

  2017年4月21日,酷派还自愿公告了2017年以来的运营业绩指,集团截至2017年3月31日经营亏损约为4.6亿元,而公司预计2017年上半年的经营亏损会扩大到6亿元至8亿元之间,相比2016年同期将出现较大经营业绩下滑。酷派表示公司经营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市场竞争激烈,而2017年度公司规划中具有竞争力的新产品尚未上市,导致销售收入规模下滑,预计2017年上半年较去年同期营业收入下滑将超过约50%;同时集团持续投入研发及市场销售推广活动,导致集团2017年上半年费用支出未有改善。

  不仅业绩“重创”,酷派股价也在2016年11月之后大幅跳水,以2016年11月4日收盘价1.31元计,到2017年3月30日停牌前报价0.72元,酷派股价累跌45%:

  (酷派停牌前股价走势图,截自港交所网站)

  乐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酷派未来何在?

  当然,酷派作为“受害者”受乐视危机波及已然伤得不轻,但贾跃亭方在酷派这里最终也没讨到好处。以贾跃亭当初买入酷派股份时的代价计,2015年以每股3.508元买入7.8亿股耗资近27.4亿元;2016年以每股1.9元买入11%股份总代价为10.5亿元,两次合共花费近40亿元。而如今老贾以每股0.9元转让大额股份,这价位比起当初入手已经是大幅度贱卖了。

  2017年11月17日酷派公告贾跃亭辞去公司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等职位,如今也终于开始卖股权了。然而贾跃亭可以掺了一脚再拍拍屁股走人,但酷派还能回到当初的鼎盛时期吗?总的来说,酷派与乐视结下的这一段“孽缘”,如今来看结果无疑是两败俱伤。但说到底罪魁祸首还是乐视,毕竟崩坏的源头出自老贾一方,说句不中听的话,乐视对于酷派而言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了!可叹,酷派在乐视阴云笼罩下苦苦挣扎时,老贾仍可潇洒远盾美国继续自己的造车梦,当“下周回国贾跃亭”成为网络热梗,贾老板在大洋彼岸享受着“最后的自由”、憧憬着“最后的胜利”的时候,留给酷派的又剩下什么?

  2017年12月31日,在被要求强制回国的最后期限来临前,贾跃亭妻子甘薇通过微博向外界透露其回国消息,并称此行为“使命回国”,但外界期盼多时的贾跃亭本人并未如期归来:

  (截自贾跃亭妻子甘薇微博)

  2018年1月2日,甘薇再发微博表示贾跃亭已将国内债务问题全权交予甘薇和贾跃亭哥哥贾跃民处理并表示会“负责到底”。但这场目前已横跨三个年份的“拉锯战”究竟如何收场?也许对于贾氏夫妇的“大表决心”还是看看便算了。

  文偏留

  附图:贾跃亭声明(来自甘薇微博)

相关热议

“财经战略年会2017”召开

2017年12月23日 14:30

156

2017年12月22日FX168汇市早自习

2017年12月22日 09:16

62

iBEST FINANCE:美元强弩之末

2017年12月21日 16:58

71

互联网消费金融为谁服务?

2017年12月20日 22:13

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