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惨新三板之二:2018年60余位董事长“撂挑子”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8年03月23日 11:24

  2018年以来共计60余位董事长主动请辞,“个人原因”、“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成为请辞理由。

  新三板在线 · 文/陈蒙蒙

  董事长也忙离职。

  据新三板在线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21日,2018年以来共有60余家挂牌公司董事长主动请辞。

  近半数请辞理由是“个人原因”、“个人工作安排”。

  但是,含蓄的个人原因折射出的部分挂牌公司业绩不乐观以及部分挂牌公司董事长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事实,还有部分挂牌公司董事长辞职是公司被收购。

  不过,也有直白者如佳力奇(871143)董事长梁禹鑫。2月27日,佳力奇公告称,为适应公司高速发展,提高个人管理能力,符合现代化企业管理要求,梁禹鑫决定代表公司脱产学习,辞去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职务。

  60余位挂牌公司董事长“撂挑子”

  2018年对于焕鑫新材可以说是“灰暗”的一年。

  1月4日,时任公司董事长钱建华因个人原因无法再担任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主动请辞,但仍担任公司董事职务,董事长职位由伍长春“接任”。但好景不长,1月18日,伍长春同样以“个人原因无法再担任董事长”。

  随后的2月2日,焕鑫新材一则风险提示公告揭示公司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兼总经理钱建华涉嫌违规担保、资金占用、违规出售子公司股权等风险。

  不久后的3月7日,公司公告实控人钱建华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因此辞去董事职位。焕鑫新材董事会于3月6日收到董事钱建华递交的辞职报告。

  2014年9月挂牌的焕鑫新材,2017年以“标准一”入选创新层,2015年、2016年净利润分别达2128万元、2845万元。2月28日,公司发布业绩快报,预计2017年净利同比下滑96%至108.94万元。

  “烫手的山芋”无人接,自从“背锅侠”董事长伍长春上任11天就火速离职后,截至目前焕鑫新材仍无新的董事长“上任”。

  据新三板在线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21日,2018年以来共计60余家董事长“主动请辞”(排除因换届等原因出现董事长变更的情形)。

  至于辞职原因?――近半数是“个人原因”、“个人工作安排”。但是,含蓄的个人原因折射出的部分挂牌公司业绩不乐观以及部分挂牌公司董事长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事实。

  1月22日,煜鹏通讯董事长朱建华因个人原因辞职,辞职后继续担任董事和总经理职位。此前的2017年12月5日,煜鹏通讯因董监高变动频繁被主办券商提示风险。

  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是,主营无线通信终端天线的煜鹏通讯其实最近两年的业绩表现不如人意。2016年、2017年上半年分别亏损1111.05万元和342万元。

  无独有偶,3月12日,莱特九州(831181)董事长以“个人理由”请辞。公司2016年、2017年上半年分别亏损251.09万元、79.55万元。3月14日,公司因董监高变动频繁被主办券商提示风险。

  同样2015年、2016年连续2年亏损的鑫鹰科技(832261),公司董事长1月29日宣布因工作原因“请辞”,而在去年6月27日,时任董事长方同华同样以工作原因辞职,也就是新任董事长“上任”仅半年就“撂挑子”。

  统计发现,2018年以来主动请辞的60余家挂牌公司中,21家公司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处于亏损状态。

  辞职原因五花八门

  除了含蓄“个人原因”,当然有董事长“直白”的说出主动请辞理由。

  1月30日,新道科技(833694)董事长王文京“请辞”。其给出的辞职理由是,因公司正处于稳步发展阶段,拥有年富力强的管理团队且有能力做出更好的成绩,因其同时担任母公司用友网络(600588)及其他公司的董事长,为了更加专心致志地履行职责。

  当然有董事长因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主动请辞。

  3月5日,大华新材(837763)董事长孙华华因个人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原因,主动请辞董事、董事长、总经理及法定代表人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9月15日公司因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被新时代证券提示风险。2017年9月,公司曾因未能及时偿还到期融资租赁款银行账户被冻结、涉及诉讼等。

  大华新材并不是个例。3月19日,易点科技(831679)董事长辞职,理由同样是因其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无法满足董事及董事长任职标准,因此主动辞去董事、董事长职位。

  同一天(3月19日),因资金紧张、到期未偿还借款,公司在白山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到期债权被冻结。

  “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董事长作为公司的“领导人”当然也要不断学习。

  2月27日,佳力奇董事长梁禹鑫为适应公司高速发展,提高个人管理能力,符合现代化企业管理要求,决定代表公司脱产学习,辞去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职务。

  1958年出生的福投股份(839351)董事长张仲华则因为法定退休年龄而离任。

  此外,新三板在线注意到,裕源大通(836878)董事长孙玉静辞职颇“耐人寻味”。

  公开资料显示,辞职前,孙玉静持有公司5206.5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9.92%,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2016年8月,裕源大通实控人孙玉静等股东曾与增资方红证方旭签署增资协议,约定2016年公司实现不低于8000万元净利润,而公司2016年仅盈利601万元,未完成约定的业绩目标。

  2017年11月27日,红证方旭、孙玉静签署对赌补充协议,对股份补偿数量、时间、过渡期股份权利等进行安排。

  根据对赌补充协议的约定,协议签署后,孙玉静持股比例将有49.92%变为28.45%,其主办券商提示公司存在股权后续不稳定及变动的风险。

  减持、被收购成“撂挑子”主因

  在60余位辞职的董事长中38位董事长持有挂牌公司股份,而在38位中,至少12位董事长在辞职前存在减持行为(排除股份处于限售股及没有明确减持信息的情况)。

  2月8日,摩艾客(836666)董事长颉旋琴提交辞职报告,其持有公司592.5万股,占公司股本的59.25%。

  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12月20日,颉旋琴与深圳合德堂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合德堂”)签署《股票收购协议书》。协议书约定,颉旋琴将其持有公司697.5万股股份(其中流通股163万股,限售股数量534.5万股)转让给合德堂。

  其中163万股流通股已于2018年1月11日完成交割,而限售股2018年1月16日完成质押,依协议约定,质押完成后相关股东权利将同时转继予合德堂。

  同样,聚力股份(837785)董事长郭超辞职,因公司股份被收购,其持有的股份也转让给收购方水发燃气。新三板在线获悉,水发燃气通过认购公司定向发行股份及受让郭超、烟琦、烟台恒发博睿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股份的方式收购公司51.17%的股份(占发行完成后总股本)。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0月26日,水发燃气与郭超等股东签署股份转让协议,郭超等人同意将其合计持有的620万股股份以3.2元/股的价格转让给水发燃气。由于郭超股份属于限售股,目前不能完成交割转让。

  此外,2018年1月2日,博鹏环保(837716)董事长周春林请辞,辞职时持有公司股份660万股,全部为有限售条件股份。

  不过,周春林分别在2017年11月9日、11月27日、11月30日以1元/股的价格合计减持220万股流通股。

  无独有偶,2018年1月31日,易海分享(871200)董事长王欣宁请辞,辞职时持有公司1387.5万股股份,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其他职务。而王欣宁的1387.5万股全部处于质押状态,无法转让。

  值得关注的是,王欣宁2017年一直在减持,截至2016年底,王欣宁持有公司1850万股股份,而在辞职时持有1387.5万股,也就是在2017年年初到2018年1月底,董事长王欣宁合计减持462.5万股股份。

  本文出品:新三板在线。作者:陈蒙蒙。

  转载声明:本文为新三板在线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为侵权。

  风险提示:新三板在线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相关热议

特朗普税改影响几何

2018年03月22日 10:24

65

中关村科技金融 走进天津宝坻

2018年03月21日 04:20

198

首家GENESIS 品牌体验馆开馆

2018年03月21日 04:20

77

今天,又一巨头,坠落了!!

2018年03月20日 13:02

194

中国公募基金20年风雨征程

2018年03月20日 08:43

119

广西代表热议南向通道建设

2018年03月20日 00:50

166

国家的掌舵者 人民的领路人

2018年03月19日 00:00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