垫资“转了一圈”当成营业收入 上海钢联利润暴增的秘密!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8年03月21日 10:04

  3月18日,上海钢铁发布业绩报告,净利润暴增233.75%-263.74%;而细纠这一靓丽业绩的背后却发现是上海钢联的自有垫付资金在上下游当中被当成了“营业收入”,而创造了700亿这样夸张的收入规模;而实际上上海钢联的净利润只有1亿。

  在如今的资金环境里,假如你企业的资金回报率不及银行理财,那说明这个企业的业务模式是失败的。而上海钢联可能就是这样一个显见的案例。

  上海钢联发布了2018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大幅增加,比同期增长233.75%-263.74%,原因系平台交易规模不断扩大,交易服务业务佣金收入上升,但这种模式并不被看好。2017年公司在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超过700亿元,但净利润却不达1亿元,净利润率仅在0.14%。显然这如此低的利润率并非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特性;甚至,上海钢联正在变型为一家钢铁贸易交易商亦或者其他传统企业。

  难掩的亏损尴尬

  上海钢联是一家大宗商品资讯+大宗商品类B to B垂直电商+互联网金融三个业务板块为主的互联网公司。而旗下上海钢银虽然目前在钢铁电商业界属领先地位,但它的估值却很低,业务模式单一的钢银平台一直是亏本赚吆喝。为了推广业务、凝聚客户,钢银平台持续“烧钱”,这直接拖累其母公司上海钢联的业绩表现。

  上海钢联的营业收入从2011年的3.5亿元到2012年的9.54亿元再到2013年的15.53亿元,增长幅度惊人;然而营业利润却从2011年的3951.91万元降到2013年的2094.83万元。

  对此,上海钢联业绩预报中指出,“2013年大宗商品行业延续整体低迷态势,公司加大了在大宗商品电子商务领域的投入,加之2013年确认的以前年度递延至本期的信息服务及网页链接服务收入同比大幅减少,公司2013年净利润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

  从上海钢联的公告中可以看出,上海钢联传统B2B的主要营收渠道,信息服务及网页链接的服务收入受到钢贸行业等大宗商品行业的持续低迷影响严重。从这一年开始,上海钢联开始着手垂直互联网领域,搭建钢银电商,但这似乎让它陷入了另外一种困境。

  从商品资讯到垂直电商,上海钢联一直在转型,也看到了即使砸入“全部身家”也要扶起钢银的决心,但其商业模式却越来越像一家传统的钢铁贸易企业靠近。

  比如,在其过去几年的亏损原因披露中,上海钢联解释说,亏损原因主要在于:一、旗下钢铁B2B平台钢银电商现货交易服务业务规模持续扩大,并形成了一定数量的库存;第二、平台生态链建设、钢银电商高端IT人才引进导致成本上升;第三,预计非经常性损益对母公司净利润的影响约为500万-700万元。也就是说,公司投入人力做自营钢贸业务、囤了货才导致亏损。

  商业模式遭质疑

  其实,2017年已经不是上海钢联第一次出现营收暴涨利润上升乏力情况。

  上海钢联为钢银电商自创了三种商业模式,撮合交易服务,寄售模式、委托采购,还有支付结算、仓储、物流、加工等一系列增值服务,但实现增值服务的前提是有付费交易。

  其中,撮合交易是免费服务,不收取费用、交易额不计入钢银平台的销售收入,钢银只是发挥经纪人的角色,这商业模式虽然不产生盈利,但却能在用户引流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其二,寄售模式,生产商或钢贸商在钢银平台开设寄售卖场,通过钢银平台进行在线销售,而上海钢联则对部分寄售交易收取佣金,收费模式为向卖方按照实际销售重量收取服务费0-10元每吨,体现在交易买卖差价中。

  其三,委托采购,钢贸商先交10%-20%保证金,钢银全额付款给钢厂订货,货物到达后放入钢银指定仓库,货权归钢银所有,待钢贸商付全款给钢银后,客户可从去指定仓库提货。委托采购业务收费标准为0.4-1.1元每吨每天,公司服务费直接计入客户购货货款,在买卖差额中体现。

  

  也就是说,寄售模式和委托采购是上海钢银的主要收费模式,但由于此前没有可以借鉴的成熟盈利模式,在前期投入巨大,造成了亏损的局面。直到2016上海钢联才扭亏为盈,实现营业收入412.7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210.49万元,而钢银电商也在这一年首次盈利。根据其年报显示,2016年公司的主要业绩归功于以数据为中心的信息服务和以交易为中心的商务服务。

  但寄售模式和委托采购,摆到互联网上来做,其上下游都必须有足够多的玩家。假如一个买钢材的人,只需要打几个电话就可以在市场上找到便宜的钢材,那为什么还要给上海钢联这样的企业去付中介费呢?

  而随着供给侧改革的力度和深化,这一情况正在发生。落后产能难以为继,需要钢材的和生产钢材的用户都在变得越来越少;仅靠撮合交易对上海钢联难以为继;于是,它不得不变成一个钢材贸易商,甚至是囤货商,才能在这一领域赚取微薄的差价。

  营业收入暴增之谜?

  上海钢联变得越来越重,它不甘于亦或者是不得不把自己定义为这个链条上的玩家,才有可能赚到更多利润;于是它介入了整个交易环节。

  而也正是由于产品投入及钢材预付款导致支出加大,原有钢贸商是通过银行借款、全款付给钢厂订货,而钢银介入了钢材贸易环节,在该块业务盈利模式是跟钢贸商收取委托订单服务费。钢贸商通过钢银电商平台交易,先交20%的保证金,钢银需先全额付款给钢厂订货。这种方式虽然降低了钢贸商的融资成本,却加重了钢银自身的资金需求。

  而为了招揽生意,上海钢银先用公司自有资金与钢厂结算,这笔货款随后从钢贸商收回,也算到了上海钢联的营业收入中。钢联所垫付的资金,又变向成为了公司的营业收入。这也使得公司的营业收入暴增!

  但实际上,上海钢联再也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而已经想一家钢贸公司一样,需要不断的融资来维持一个如此之低的净利润率。

  截至目前,上海钢联的动态市盈率高达236倍;而一般钢铁企业的市盈率仅在15倍左右。市场显然对上海钢联的估值有着“互联网公司”的高溢价效应。只是在整个行业供给侧改革的大趋势以及上海钢联玩转“营业收入”的真相下,如此之高的市盈率还能撑多久?

相关热议

建议深入推进收入分配改革

2018年03月21日 04:20

83

伸左手与总理紧握的 农民代表

2018年03月20日 00:50

129

思·辨 | 别了,玩具反斗城!

2018年03月19日 11:04

164

为国企改革与发展发声

2018年03月19日 00:00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