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事法官王礼仁: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一出生就是怪胎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8年01月10日 16:29

  中国婚姻家庭法法学研究会理事、原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高级法官王礼仁直言,“24条从一出生就是一个怪胎,24条与婚姻法第41条是相互割裂的。”小马奔腾创始人去世,遗孀被判承担2亿债务的新闻让实施了13年的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以下简称24条)再次引起舆论质疑。

  王礼仁连续10年质疑24条、自称也是“24条受害者”。全民话题对话王礼仁,24条的设立是否合理?有关于国内的夫妻共同财产制,未来还会有哪些修订的空间?

  错案增多因24条与41条相互割裂

  全民话题:从法律的角度讲,设立24条的初衷是什么?

  王礼仁:很多人认为设立24条的初衷是为了防止夫妻逃避债务,保护债权人利益。我认为,如果这是24条的初衷,那这条解释当初就建立在错误理论的基础上,因为它混淆了24条与25条的功能,25条解释已经规定了夫妻串通逃债或假离婚逃避债务该如何进行处理。因此,如果24条制定时,就是为了防止夫妻逃避债务,那则说明这条解释建立在错误的基础上,24条从一出生就是一个怪胎。

  24条真正的设立初衷是想在41条之外,建立一条处理夫妻对外债务的规则。而41条是在建立处理夫妻内部债务规则。24条中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而41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以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这造成了24条与41条两条解释相互割裂。

  全民话题:有人认为,24条出台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这几年不适用了,是形势变化的结果?

  王礼仁:这个看法也不正确。24条出台初期之所以没有造成大量错案,并非24条符合当时的客观情况。近几年,24条造成的错案逐渐增多,其真正原因有两个,第一是24条出台初期国内借贷案件相对较少,第二是24条出台实施初期,在处理夫妻债务的案件中,主要适用41条,因此错案较少。近几年,在国内借贷案件逐渐增多后,大家在处理夫妻债务时,逐渐抛弃41条,直接适用24条,这是造成错案增多的主要原因。

图为王礼仁 图为王礼仁

  不应以婚姻关系推定夫妻共同还债

  全民话题:除了刚刚提到的,24条的设立还有哪些不合理的地方?

  王礼仁:24条总结一下,一共存在三个不合理的地方,第一是24条以婚姻关系推定夫妻共同债务是理论根据上的错误;第二是24条无条件保护债权人的立法目的、范围有错误;第三是24条的逻辑结构和举证责任分配有错误。24条之所以废止难,主要是人们错误的认为它有利于保护债权人的利益。

  全民话题:在婚姻法今后的修订过程中,如何完善才能既够防止夫妻串通恶意躲避债务,又能避免夫妻一方出现“被举债”的现象?

  王礼仁:这是一个系统立法问题,应当统筹综合考虑。包括完善日常家事代理制度和夫妻财产公示制度、合理分配举证责任、对夫妻协议转移债务或财产效力的否定等。比如夫妻一方的举债,限制在日常家事的范围内,大额举债债权人不能证明用于家庭需要,则由自己承担不利后果,夫妻协议转移债务或财产行为对债权人无效。目前防止夫妻逃债不是适用24条的错误推定规则,而是加大婚姻法解释(二)第25条的执行力度,这样才是科学解决夫妻转移债务或财产行为逃债问题。

  全民话题:目前,婚姻法中规定,夫妻财产属于共同财产,未来是否有可能出现分别财产制?

  王礼仁:目前我们国家的法定财产制是婚后所得共同财产制,并允许根据自己需要选择约定财产制。国外大多也是法定财产制与约定财产制两种。主要区别在于法定财产制的内容不同,有的法定财产制是分别财产制。但从我国实际出发,修改现行夫妻财产制的可能性不大。根据现行立法,实行婚后所得财产制,并不排除分别财产制或其他财产制。夫妻可以约定排除法定财产制。夫妻双方没有特殊约定,推定为共同财产制。国内夫妻约定的人数非常少,占比5%左右,其余95%都推定为共同财产制。将来修法需要对约定财产制具体内容进一步完善。

  全民话题:假设夫妻双方对财产作出约定“财产AA制”,一旦夫妻一方与第三方有债务纠纷,另一方就可以无需承担债务。夫妻之间的约定非常隐私,第三方如不知情夫妻间有特殊约定,这种情况出现该如何处理?

  王礼仁:国外就有一种夫妻财产公示制度,夫妻双方婚姻登记的时候,财产制度会进行登记公示。其他人要与夫妻双方发生财产关系时,只需要查询登记一目了然,减轻婚姻当事人举证负担。由于我们国家目前没有夫妻财产登记制度,婚姻法第19条规定由夫妻双方证明债权人知道有特殊约定,主要是保护善意债权人。未来我们建立这种婚姻财产登记制度后,对有关财产约定内容,都可以及时进行登记,这样可以减轻举证负担。

  有压力也要呼吁废止24条

  全民话题:有关于小马奔腾创始人遗孀被判偿还2亿债务一事,怎么看?遗孀金燕是否应该偿还这2亿债务?

  王礼仁:鉴于不了解这个案件真实情况,且正在二审,不便评议。

  全民话题:作为一名法官,你连续近10多年质疑24条,此前几十家媒体想要采访你,都被婉拒了。既不想站在舆论的风口,又一直因24条被舆论关注,这些年是否有压力?为什么一定要推动这件事?

  王礼仁:有压力,尽管有压力,但我认为推动这件事有双重价值,有利于完善立法和正确司法。我在这方面有理论基础与司法经验,应当为改善法治环境做点贡献。

  呼吁废止24条,不是我的唯一目的。我一直不间断批判24条,主要有三个目的:第一是要澄清24条理论上的误区;第二是推动废法,促进立法科学化;第三是改善司法,纠正直接适用24条的现象。

  曾因24条被当事人控告两年

  全民话题:在你家事审判生涯中,你曾是“24条的受害者”,当时对你造成哪些困扰?

  王礼仁:10多年前,我审判的一个没有直接适用24条的夫妻债务案件,对我印象最为深刻。案子判决后,败诉的债权人不停控告我,并通过媒体攻击诽谤我。院里领导也找到我说,根据24条的规定,为什么审判的结果是这样?

  实际上,我是根据41条来判断的,我认为有充分的理由,却又不易简单解释清楚。我专门在网上发了一篇文章来说明这件案子,败诉的债权人依然死扣24条控告我,但由于败诉债权人毕竟缺乏正当性理由,底气还是不足,最终也不得不服,这件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全民话题:在败诉的债权人不停的控告你的时候,你有没有质疑过自己的审判?

  王礼仁:婚姻法41条是处理夫妻一方负债的颠覆不破的科学标准。也就是说,一方负债要构成共同债务或共同承担责任,必须“用于共同生活”(包括用于为共同生活提供经济来源的家庭或夫妻经营)。这不仅是过去、现在通行的标准,也是将来必须坚持的基本标准,更是世界各国普遍适用的标准。处理一方负债必须坚持这一标准。脱离婚姻法41条另立标准,不仅是对法律权威的挑战,也是对法律科学的挑战!我反复研究这个案件,我自己还是有底气的,不然我不敢这么判。

  我审判的债权人起诉的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都坚持适用婚姻法41条,虽然受到过几个当事人的攻击、控告和威胁。但我始终认为,对于共同财产制债务,适用24条一定要建立在41条的基础上。

  “24条活不长,迟早要废止”

  全民话题:家人如何看待你的工作?支持你质疑24条么?

  王礼仁:家里人认为,我沉浸在研究和案子上的时候太多了,留给家庭的时间有点少。但是家里人还是非常支持我工作的。

  全民话题:10年来,为了推动24条,你都做了哪些工作?

  王礼仁:我还是想多说一些有关24条的事情,我个人的事情,不值得一说。我在本站博客、学术著作上,公开的发表了近50篇有关24条研究的文章。

  就24条推动来说,现在最高人民法院已经对24条出现了态度上的“发夹弯”,过去最高人民法院对24条一直持全面的肯定态度。2017年8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对人大代表建议的答复第四部分的“下一步工作打算中”,态度发生转变,提出要避免简单、机械适用24条,这彻底颠覆了24条的认定标准和举证责任。

  我开始批评24条都很温柔和婉转,我的判例也是尽量曲线适用24条,《判出一条路来——逾越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障碍》即是。但再系统的论述,再好的判例,都抵不上24条的直接影响,夫妻债务成为社会性问题,各地受害者尤其是妇女叫苦不迭。但理论上部分学者却认为24条没有问题,24条有利于保护债权人。为了唤醒理论界的认识,我开始用犀利的语言批评24条属于“国家一级法律错误”,“癌症性错误”,直呼废止。我认为这叫“乱世用重典,乱法用重言”。当然,我重言批评24条也是建立在科学理论和实践基础上。

  全民话题:你认为24条,有没有希望被废止?如果能,是什么时候?

  王礼仁:24条是活不长的,迟早要废止。废止难就难在有两个废止方法。一个方式是直接废止,比较简单。另一个方式是,建立另外一个规定来取代24条,这种方式难度很大。时间谁也说不准,今年全国人代会前后是人们普遍期待的一个时间点。

  附文中提及的有关司法解释条文

  婚姻法第四十一条:简称41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以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

  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简称24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婚姻司法解释(二)第25条:简称25条,规定:“当事人的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已经对夫妻财产分割问题作出处理的,债权人仍有权就夫妻共同债务向男女双方主张权利。一方就共同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基于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法律文书向另一方主张追偿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

  文/刘雪玉

进入【本站财经股吧】讨论

相关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