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只合并两会而非三会?把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分开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8年04月01日 08:03

  解局 | 为何是两会合并,而不是三会?

  来源:政知见 撰文 | 赵萌

  不论是新任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到金融管理部门的调研、新任央行行长易纲对风险防范的表态,还是银监会保监会合并重组、郭树清身兼央行和银保监会两个机构党委书记,新时代的金融市场走向和金融监管正引起包括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在内的许多人的关注,针对近期备受热议的金融风险防控、金融监管体系改革等问题,政知君专访了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

  谈新的金融监管格局

  可避免过去权责不清、监管真空的问题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随着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出炉,“一行三会”成为历史,“一委一行两会”形成新的金融监管格局,如何看待这一新的监管架构?

  王有鑫:此次金融监管机构改革前,有猜测“三会”要合并,另外还有声音推测改革将借鉴英国金融监管的“双峰模式”,也就是说央行管理货币政策,然后另设行为监管局,管理微观事务,但从这次机构调整来看,没有完全借鉴这一国外监管模式,而是形成了中国特色的监管体系,也就是外界所称的“一委一行两会”的监管架构,包括之前成立的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以及现在的一行两会。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这一新的金融监管架构有何特点?

  王有鑫:第一个特点,就是为什么合并银监会和保监会,保留证监会?银行业和保险业更多是间接融资,合并银监会和保监会而保留证监会,实际上是把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分开,可以更加有效地监管和服务。另一个方面,之前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称股票市场注册制推出时机尚不成熟,证监会还需要有一些审批权,注册制推出后,证监会审批和监管的权力大大减少,因此保留证监会就有一定必要。

  第二个特点,从人事安排上来看,这次是很有特点的变化,在其他国家比较少见,在我们的监管历史上也是少见的一个安排。我认为这实际上更有利于整个监管政策的协调。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在央行兼任职务,这样央行的一些政策就可以很好地贯彻落实到银保监领域,避免过去存在的多头监管问题。而且,银监会保监会的一些监管职能也相应重新移到了央行,所以从部门设置、人事安排,都是有利于厘清权责,有利于监管的协调。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一委一行两会”这一金融监管新架构分工,您认为是怎样的?

  王有鑫:从整个监管框架来看,现在讲“双支柱”,就是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双支柱调控框架,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宏观审慎肯定是归到金委会方面,从更高的层次,从金融、产业、贸易等政策方面做统一的协调,考虑金融稳定和实体经济发展的协调,总的来说偏宏观;央行的职能偏中观,从货币政策方面入手,对于金融领域协调,包括利率政策制定、市场流动性调节;而两会的监管偏微观,也就是行为和功能监管,更多地监管产品,比如发行同业理财产品,两会就是对这个产品监管,或出台一些政策。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新的金融监管架构是否意味着今后将有“强监管”趋势?

  王有鑫:“强监管”是近几年金融领域的趋势。不过,这种架构安排和强监管不能画等号,只能说这种架构是为了有效监管,避免过去多头监管、权责不清、监管真空的问题。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在现在的金融监管框架下,能够避免“宝万之争”、“安邦事件”发生吗?

  王有鑫:在新监管框架下,我认为这类事件今后会大大减少。过去监管体系存在多头监管、监管真空的问题,可能导致监管不到位。理清监管权责之后,未来央行管货币政策,单一企业或者是单一产品的监管可能就由银保监会来监管。过去银保监会一些宏观领域的权力未来可能都归到央行,银保监会会集中精力来监管企业和产品,过去的监管真空和空白就会被堵上,类似这种不良的案件也会大大减少。

  谈金融风险

  居民部门杠杆率较快上升主要是指房贷方面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几天前,央行行长易纲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指出,居民部门杠杆率较快上升值得关注。较快上升的具体表现是什么?

  王有鑫:居民部门杠杆率较快上升主要是指房贷方面,随着2015年后房价快速上涨,大家购房,当时货币的市场利率低,处于降息区间,所以居民也在疯狂加杠杆,比如买房时,很多人都是杠杆加到头了,甚至超出了自己的工资收入水平,所以目前家庭的杠杆率是比较高的。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易纲提到金融风险时还表示,少数野蛮生长的金融控股集团存在着风险,抽逃资本、循环注资、虚假注资,以及通过不正当的关连交易进行利益输送等问题比较突出,带来跨机构、跨市场、跨业态的传染风险。你怎么看?问题主要集中在民营金融控股集团领域吗?

  王有鑫:对,金融控股集团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民营金控和互联网金融领域(互联网企业涉足金融领域形成的新型控股公司)。比如某些民营金控集团收购时,存在超额动用资本金等问题,或者民营企业控股金融机构之后,无视相关风险,超额发放信贷资金,导致金融机构不良率或者不良资产增长,对金融机构不利。考虑到这些公司都非常大,也存在大而不能倒的问题。一旦发生问题,会有一系列连锁反应。

  目前,互联网金融也是乱象频出。之前撸小贷模式,可以看出互联网金融对风险的控制,对借贷者的资质审核方面都存在一定的问题。不少P2P创始者跑路了,最后受损害的还是普通投资者。

  谈金融市场开放

  适度、有序推进金融市场开放还是必要的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调研金融管理部门时称,要按照市场化方向深化金融改革开放。怎么看待金融开放这个问题?

  王有鑫:从我们对外开放的历程来看,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确实给我们经济带来很大助力。从这个角度来讲,开放肯定是有利于我们企业综合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所以从促进经济发展角度肯定是有利的。从开放程度来看,我们在金融、服务业领域还存在一些限制,但我认为适度、有序推进金融市场开放还是必要的。

  我们看到在8·11汇改之后,人民币国际化快速推进,由于人民币开放的领域推广太快,而一些政策的选择时机又不是很合理,所以导致了2015年8月汇改之后,我国出现了这个跨境资本较大幅度外流,外汇储备急剧下滑。这虽然也与面临经济下行压力有关,但一定程度上金融市场开放也给资本外流提供了更多的渠道。

  未来的开放首先一定是在经济稳定或者是经济处于一个较好的时机开放。第二是要做好配套改革措施,既要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资本既能进得来,也能留得下。第三点就是要做好风险防控,金融开放不代表没有监管,而是要拥有更加强有力的监管体系。对于跨境资本流动,对货币汇率的无序波动等进行有效地监管,整合起来就是在金融市场开放需要做的事情。

责任编辑:陈永乐

相关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