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缸调查:染费一个月三连涨 环保风暴与行业爆发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8年03月31日 18:52

  “染缸”调查:染费一个月三连涨!一场环保风暴与一个行业爆发

  来源:证券时报 李小平

  “世界印染看中国,中国印染看浙江”。从业界的这句行话,不难看出浙江印染的江湖地位。

  当下的印染行业是怎样的一种盛况?

  日前,e公司记者前往浙江的印染重地萧山等地。从记者的实地探访看来,印染行业的坯布爆仓、交货延期、染费涨价的盛况正在上演。

  染费一个月不到涨了三次

  3月30日,杭州萧山一家染厂的门口,小车和面包车,停满了整个停车场。响午太阳,晒得车身有些发烫。或许是因为气温稍热,很多车主们不得不开着窗户,趟在车里休息。

  这些车主在染厂门口等什么?坐在车上玩手机的跟单员小王对e公司记者说,“来催单啊,坯布都送进去半个月多了,还不染好。再等下去,又要涨价了!”

  上述跟单员的担忧不无道理, e公司记者获得的信息显示,以染化料成本持续大幅上涨为由,印染龙头航民股份(600987)即4月1日起适度上调染费价格。具体涨幅待定。

  这已是航民股份3月8日首次涨价以来,第三次上调染费价格。短短20来天时间,染费迎来三次上涨,历史罕见!

  “印象中,好像以前没有见到这种情况。”对于这一轮染费的频繁上涨,航民股份一位员工对e公司感慨。

  以航民股份为例:

  2016年第一次涨价在3月8日,上涨0.05元/ 米;

  2017年第一次涨价在4月1日,上涨价0.05~0.10元/ 米;

  2018年第一次涨价在3月8日,上涨0.1~0.2元/ 米;

  第二次涨价在3月20日,上涨0.1~0.2元/ 米;

  第三次涨价在4月1日,上涨幅度待定

  坯布爆仓交货延期

  萧山和绍兴,两地联系紧密,自古就有“萧山的萝卜绍兴的种”的说法。这两个地方,也是浙江的印染最主要集中区,大大小小分布着数百家的印染企业,产能占全国总量三分之一以上。

  当下这个季节,只要你驱车行驶在萧山到柯桥的路上,随处可见满载着布料的大卡车。置身染厂,待进缸的坯布,堆满了整个仓库。因为厂库面积受限,一摞摞的坯布就堆放在露天的厂区外。

  正染厂的空地上被坯布占据,负责面料印染的跟单员,只能把车停靠在染厂的场外。

  e公司记者从这些跟单员了解到,目前,绍兴、萧山一带的染厂,多数生产车间都处于满负荷状态,交货工期明显延长,由原来的一周左右,变成现半个多月,甚至二十多天。

  航民股份有关人士称,以前,一周是正常的交货时间。但在行业旺季,由于货单集中出现,客户排单不进去,延迟交货也是有可能的。

  除了交货期延长,染厂接单意愿也在拷问面料企业的跟单员。记者了解,目前萧山、绍兴一带染厂,有些染厂的业务员,已经开始停接万米以下的小单,有的企业则不接工艺复杂、难度大的订单。

  染厂日子也不好过

  “染费上涨,是综合因素决定的,比方说染料、助剂、人工成本、排污费、产能供需等。”航民股份有关人士对记者称。这一轮染费的上涨,除了排污费没有变化外,成本上涨和产能供需的紧张,都有助推作用。

  一般情况下,染料成本占印染成本的25%左右。在染料价格小幅震荡波动中,印染企业还有利润空间。但是,随着染料价格持续提高,染厂日子不太好过。

  数据显示,2017年1-9月份,规模以上印染企业亏损企业户数277家,亏损面16.13%,较2016年同期扩大0.46个百分点。亏损企业亏损总额10.92亿元,较2016年同期增加26.55%。

  较去年而言,印染企业今年所面临的压力有增无减。以染厂的重要原料染料为例,2018年以来,由于中间体价格上涨、染料库存降低、环保成本上涨等原因,浙江龙盛(600352)、闰土股份(002440)和吉华集团(603980)国内几家染料龙头企业已经多次提价。

  譬如分散染料,自3月1日起,常规分散黑上调5000元/吨,挂牌价达到5万元/吨,这也是分散黑两年来的最高价格,较去年同期2.8万元/吨上涨78.57%;其余分散染料品种最新报价较上月涨幅也均在10%左右。

  “较分散的印染行业来说,上游染料行业的产能较为集中,这也使得染料企业在产业链中强势地位。一般来说,染厂涨价还要看客户接受情况,但染料企业说涨就涨。”萧山一家染厂表示。

记者注意到,在众多企业的涨价函中,成本因素无疑成了染费上涨的导火索。 记者注意到,在众多企业的涨价函中,成本因素无疑成了染费上涨的导火索。

  如2018年2月底,福建长乐等地区印染企业打响染费涨价第一炮。调价函称,此次染费上涨的主要是基于近期染料、煤炭、工人工资等成本急剧上升的原因,企业负担过重,不得不涨价。2018年3月初,南通地区11家印染企业统一发布提价函称,企业的生存环境和生产空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并在此节点上上调加工费用。

  供需缺口前世今生

  在染厂为成本上涨叫苦不堪的同时,关于这一轮染费上涨的原因,记者听到更多的是环保整治导致的供需失衡。

  绍兴印染行业相关人士甚至向记者指出,印染成本上涨只是染厂涨价的借口,在很多情况下,即便是加钱也难找到接单的企业,这主要是由于染厂产能受限所致,而在背后,是因为大规模的关停、搬迁,导致产能没有跟上。

  “染缸”是绍兴的另一种别称。从“一乘土灶两只缸”到“处处点火、家家冒烟”,印染行业曾是绍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产能一度占据全国的三分之一、浙江省的二分之一。但是,印染行业,也成了“低小散”、“脏乱差”的代名词。

  为了改变印染行业的尴尬现状,2016年2月,绍兴市出台的《关于进一步推进印染产业集聚升级工程的意见》明确指出,到2017年基本完成印染产业集聚升级工程,力争到“十三五”末全区除滨海工业区(马鞍镇)外,原则上不再保留印染企业。

  当时,针对《意见》指出的搬迁整治时间表,“走过程”是业界人士普遍的观点。然而,始料不及的是,2017年,轰轰烈烈的环保督察在全国各地上演。根据公开披露,浙江绍兴,染料、印染等化工企业,成了被举报的重灾区。随后,在绍兴当地政府给出的整改意见中, “到2017年底完成搬迁整治”,成了很多染厂整治的时间大限。

  今年1月,《浙江日报》报道显示,2017年,绍兴全力推进印染落后产能歼灭战,基本完成182家印染企业的搬迁集聚和就地整治提升。报告指出,绍兴市越城区剩余的4家印染企业及柯桥区印染退出区的46家印染企业全部关停。

  “染厂的关停、搬迁,对市场供需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基本是从退出区搬迁到滨江聚集区,也需要一个过程。在政策要求下,确实有很多染厂搬迁了,但重新开工需要时间,毕竟机械设备的重新开工需要经过反复的调试。 ” 上述绍兴印染行业相关人士称。

  进入2018年,躲过了环保督查的染厂,并不意味着就万事大吉。曾在印染行业斩获无数荣誉的浙江富润(600070),是一家位居浙江诸暨(绍兴辖区县级市)的印染企业。今年2月,浙江富润也出现在搬迁名单中。

  实际上,在新兴产业风起云涌的今天,落后的印染产业,已成了当地政府围剿的重点。关停整改搬迁,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曾为当地做出重要贡献的印染产业何处何从,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杨群

相关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