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黑出租瞄准中国游客 出事后难理赔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8年02月07日 17:30

日本黑出租瞄准中国游客 出事后难理赔

商界 刚刚

据报道,日本警方早已注意到 " 黑出租 " 这种业态的存在,正在加大力度打击机场和旅游景点 " 黑出租 " 服务。

日本警方去年 11 月在东京羽田机场检查车辆。 ( 源自《日本经济新闻》网站 )

" 用得挺好的啊,司机还能当中文导游 …… 我不知道是‘黑车’啊,不是正规 APP 的服务吗 ?" 来自北京的赵女士得知自己竟在东京牵涉非法服务,气恼中又有点后怕。

像赵女士这样莫名其妙坐上日本 " 黑出租 " 的中国游客不在少数。究竟怎么回事 ? 请看记者调查。

" 黑出租 " 司机被捕

2 月头一天,日本爱知县警方宣布逮捕酒井友博等 4 人。这几人涉嫌在名古屋开 " 黑出租 "。

视频画面显示,警方怀疑这 4 人去年 10 月至 12 月在名古屋提供 " 黑出租 " 服务。

" 黑出租 " 在日本叫做 " 白出租 " ( 白タク ) ,因为日本运营用小轿车的车牌是绿色的,而个人家用小轿车的车牌是白色的。

日本出租车等运营用车的绿色车牌示例。 ( 源自日本国土交通省网站 )

日本个人用小轿车的白色车牌示例。 ( 源自日本国土交通省网站 )

日本出租车运营前需要向国土交通省备案并获得出租车业务运营许可,方可获得绿色车牌。司机还需考取有载客资格的专用驾照。

以机场为中心拉客

1 月 22 日,东京警方怀疑一名中国公民用私家车有偿接送游客,将其逮捕。

东京警方搜查中国籍嫌疑人的住宅。 ( 源自《朝日新闻》网站 )

在日本,这种使用家用车辆有偿载客的行为违反《道路运送法》,一旦被检举,司机可能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及 300 万日元 ( 约合人民币 18 万元 ) 以下罚款。

日本媒体报道,一些在日华人以机场为中心,利用自家用车向游客提供 " 接送机 " 等载客服务。有的司机还身兼导游,带乘客前往当地著名旅游景点并提供随行讲解服务。

" 没意识到违法 "

" 黑出租 " 比日本正规出租车要价低,司机还能说中文,在中国游客中深受欢迎。

赵女士告诉记者,自己一家人赴日旅行时曾使用此类机场接送服务。司机师傅风趣有礼貌,又是中国人,交流上没有障碍 ; 提供服务的 7 座车型能放下很多行李,比普通出租车更能满足一家人出行的需要。

很多游客出于类似理由而选择了 " 黑出租 " 服务。游客肖女士告诉记者,大家坐这种车时并未意识到这是违法服务。

乘客冒了风险

日本法律专家指出,乘坐 " 黑出租 " 虽不违法,但存在一定风险:

首先,黑出租的司机通常不具备正规出租车司机所拥有的载客资格专用驾照,其驾驶能力能否胜任载客服务值得推敲。

日本观光胜地栃木县日光市警方设警示牌,提醒民众不要乘坐 " 黑出租 "。

第二,有关部门并未强制私家车购买某些正规出租车必备的保险,一旦发生交通事故," 黑出租 " 的乘客可能得不到充分理赔。

第三," 黑出租 " 的乘客虽不必承担法律责任,但可能得配合警方调查,占用大量时间,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最后," 黑出租 " 并未在日本国土交通省完成必要的备案,存在安全隐患。

频繁往返中日两国的蒋女士告诉记者,考虑到诸多风险,自己从不选择 " 黑出租 ",一定会坐正规的出租车。

加大打击力度

据报道,日本警方早已注意到 " 黑出租 " 这种业态的存在,正在加大力度打击机场和旅游景点 " 黑出租 " 服务。

日媒报道,大阪府警方去年 10 月底宣布,逮捕数名涉嫌在关西机场长期提供 " 黑出租 " 服务的中国人。

去年 11 月 17 日,东京警方逮捕两名涉嫌长期在新宿提供 " 黑出租 " 服务的韩国籍男子。

记者从一些日本朋友处了解到," 黑出租 " 司机还包括日本当地人。

取证遭遇难题

日本警方最近在京都、冲绳和北海道等旅游热门地区的机场等地发现大量疑似 " 黑出租 "。不过,发现虽易,取证却较为困难。

日本警方说,大部分 " 黑出租 " 的司机和乘客之间使用外国的手机 APP 沟通和付费,警方很难取证。如果司机和乘客都称只是接送朋友,不涉及经济利益,警方也无能为力。

尽管如此,日本警方仍在加大管制 " 黑出租 " 力度。日本《产经新闻》报道,日本警方近期在东京羽田机场开展集中取缔 " 黑出租 " 行动,发现有私家车在航站楼乘客下车口处停留就上前盘问,要求司机出示驾照及车检证等证件。

警方去年 12 月在羽田机场检查车辆。 ( 源自共同社 )

警方在东京市区内也明显加大了管制力度。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在日华人告诉记者,自己近期在东京某交通枢纽车站接女友下班时在车站附近短暂停留,不料 " 躺枪 ",遭两名警察盘问。他须向警方解释为何临时停车,他的女友到场后也得说明与他的关系。警方看两人描述一致才放行。

网约车在日遇阻

国人可能对网约车已经习以为常,但这个行业在日本的发展并不顺利。

日本传统出租业非常成熟,要想改变业态及运营方式相当难,致使想分走利益蛋糕的网约车行业严重受阻。

日本《每日新闻》报道,日本全国配车及出租车联合会曾发表声明,称 " 日本出租车是世界上最安全、放心的交通工具,决不允许存在安全问题的‘黑车’合法化 "。

正规出租车在东京街头行驶。 ( 记者王可佳摄 )

但网约 " 黑出租 " 受欢迎从侧面反映市场存在日本传统出租行业难以满足的需求。

日本政府观光局发布数据显示,2016 年访日游客数量超过 2400 万人次,其中中国游客达 640 万人次,到 2020 年东京奥运会时人数或进一步增多。

然而,面对如此大的市场需求,日本出租车司机中会说中文的却不多。为迎接 2020 年奥运会,日本出租车界正探讨引进相关英语会话考试以提升司机英语交流能力,却未引进类似的中文培训和考试环节。

东京为 2020 年奥运会推出的新出租车。 ( 记者王可佳摄 )

日本政府意识到,目前的旅游服务资源难以满足市场需求。日本国会已通过相关法案,允许私家车在个别缺乏公共交通工具的空白地带提供有偿载客服务。

在日本留学多年、专攻政治法律的王先生认为,网约车等新兴业态虽不成熟,但在某种程度上也能推动传统行业转变以适应新时代的市场需要。

相关标签: 日本

商界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据报道,日本警方早已注意到 " 黑出租 " 这种业态的存在,正在加大力度打击机场和旅游景点 " 黑出租 " 服务。

日本警方去年 11 月在东京羽田机场检查车辆。 ( 源自《日本经济新闻》网站 )

" 用得挺好的啊,司机还能当中文导游 …… 我不知道是‘黑车’啊,不是正规 APP 的服务吗 ?" 来自北京的赵女士得知自己竟在东京牵涉非法服务,气恼中又有点后怕。

像赵女士这样莫名其妙坐上日本 " 黑出租 " 的中国游客不在少数。究竟怎么回事 ? 请看记者调查。

" 黑出租 " 司机被捕

2 月头一天,日本爱知县警方宣布逮捕酒井友博等 4 人。这几人涉嫌在名古屋开 " 黑出租 "。

视频画面显示,警方怀疑这 4 人去年 10 月至 12 月在名古屋提供 " 黑出租 " 服务。

" 黑出租 " 在日本叫做 " 白出租 " ( 白タク ) ,因为日本运营用小轿车的车牌是绿色的,而个人家用小轿车的车牌是白色的。

日本出租车等运营用车的绿色车牌示例。 ( 源自日本国土交通省网站 )

日本个人用小轿车的白色车牌示例。 ( 源自日本国土交通省网站 )

日本出租车运营前需要向国土交通省备案并获得出租车业务运营许可,方可获得绿色车牌。司机还需考取有载客资格的专用驾照。

以机场为中心拉客

1 月 22 日,东京警方怀疑一名中国公民用私家车有偿接送游客,将其逮捕。

东京警方搜查中国籍嫌疑人的住宅。 ( 源自《朝日新闻》网站 )

在日本,这种使用家用车辆有偿载客的行为违反《道路运送法》,一旦被检举,司机可能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及 300 万日元 ( 约合人民币 18 万元 ) 以下罚款。

日本媒体报道,一些在日华人以机场为中心,利用自家用车向游客提供 " 接送机 " 等载客服务。有的司机还身兼导游,带乘客前往当地著名旅游景点并提供随行讲解服务。

" 没意识到违法 "

" 黑出租 " 比日本正规出租车要价低,司机还能说中文,在中国游客中深受欢迎。

赵女士告诉记者,自己一家人赴日旅行时曾使用此类机场接送服务。司机师傅风趣有礼貌,又是中国人,交流上没有障碍 ; 提供服务的 7 座车型能放下很多行李,比普通出租车更能满足一家人出行的需要。

很多游客出于类似理由而选择了 " 黑出租 " 服务。游客肖女士告诉记者,大家坐这种车时并未意识到这是违法服务。

乘客冒了风险

日本法律专家指出,乘坐 " 黑出租 " 虽不违法,但存在一定风险:

首先,黑出租的司机通常不具备正规出租车司机所拥有的载客资格专用驾照,其驾驶能力能否胜任载客服务值得推敲。

日本观光胜地栃木县日光市警方设警示牌,提醒民众不要乘坐 " 黑出租 "。

第二,有关部门并未强制私家车购买某些正规出租车必备的保险,一旦发生交通事故," 黑出租 " 的乘客可能得不到充分理赔。

第三," 黑出租 " 的乘客虽不必承担法律责任,但可能得配合警方调查,占用大量时间,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最后," 黑出租 " 并未在日本国土交通省完成必要的备案,存在安全隐患。

频繁往返中日两国的蒋女士告诉记者,考虑到诸多风险,自己从不选择 " 黑出租 ",一定会坐正规的出租车。

加大打击力度

据报道,日本警方早已注意到 " 黑出租 " 这种业态的存在,正在加大力度打击机场和旅游景点 " 黑出租 " 服务。

日媒报道,大阪府警方去年 10 月底宣布,逮捕数名涉嫌在关西机场长期提供 " 黑出租 " 服务的中国人。

去年 11 月 17 日,东京警方逮捕两名涉嫌长期在新宿提供 " 黑出租 " 服务的韩国籍男子。

记者从一些日本朋友处了解到," 黑出租 " 司机还包括日本当地人。

取证遭遇难题

日本警方最近在京都、冲绳和北海道等旅游热门地区的机场等地发现大量疑似 " 黑出租 "。不过,发现虽易,取证却较为困难。

日本警方说,大部分 " 黑出租 " 的司机和乘客之间使用外国的手机 APP 沟通和付费,警方很难取证。如果司机和乘客都称只是接送朋友,不涉及经济利益,警方也无能为力。

尽管如此,日本警方仍在加大管制 " 黑出租 " 力度。日本《产经新闻》报道,日本警方近期在东京羽田机场开展集中取缔 " 黑出租 " 行动,发现有私家车在航站楼乘客下车口处停留就上前盘问,要求司机出示驾照及车检证等证件。

警方去年 12 月在羽田机场检查车辆。 ( 源自共同社 )

警方在东京市区内也明显加大了管制力度。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在日华人告诉记者,自己近期在东京某交通枢纽车站接女友下班时在车站附近短暂停留,不料 " 躺枪 ",遭两名警察盘问。他须向警方解释为何临时停车,他的女友到场后也得说明与他的关系。警方看两人描述一致才放行。

网约车在日遇阻

国人可能对网约车已经习以为常,但这个行业在日本的发展并不顺利。

日本传统出租业非常成熟,要想改变业态及运营方式相当难,致使想分走利益蛋糕的网约车行业严重受阻。

日本《每日新闻》报道,日本全国配车及出租车联合会曾发表声明,称 " 日本出租车是世界上最安全、放心的交通工具,决不允许存在安全问题的‘黑车’合法化 "。

正规出租车在东京街头行驶。 ( 记者王可佳摄 )

但网约 " 黑出租 " 受欢迎从侧面反映市场存在日本传统出租行业难以满足的需求。

日本政府观光局发布数据显示,2016 年访日游客数量超过 2400 万人次,其中中国游客达 640 万人次,到 2020 年东京奥运会时人数或进一步增多。

然而,面对如此大的市场需求,日本出租车司机中会说中文的却不多。为迎接 2020 年奥运会,日本出租车界正探讨引进相关英语会话考试以提升司机英语交流能力,却未引进类似的中文培训和考试环节。

东京为 2020 年奥运会推出的新出租车。 ( 记者王可佳摄 )

日本政府意识到,目前的旅游服务资源难以满足市场需求。日本国会已通过相关法案,允许私家车在个别缺乏公共交通工具的空白地带提供有偿载客服务。

在日本留学多年、专攻政治法律的王先生认为,网约车等新兴业态虽不成熟,但在某种程度上也能推动传统行业转变以适应新时代的市场需要。

相关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