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集团和腾讯帝国,到底哪个更厉害?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8年02月06日 16:30

阿里集团和腾讯帝国,到底哪个更厉害?

融360 刚刚

本文系融 360 专栏作者 " 力哥说理财 " 原创作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融 360 官方立场,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

之前写过 80 后的焦虑怎么破,力哥最后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投资那些 " 吉祥物 " 公司,比如腾讯,它们将成为能躺着赚钱的吸金巨无霸。

但这显然违反商业和投资的基本原理。

想要赚大钱,不管是经营公司还是投资股票,理应承担更大的风险,对不?

腾讯却能躺赚,为什么?

前不久召开的达沃斯论坛上,索罗斯一语道破天机。

作为与巴菲特齐名的投资大师,今年 88 岁的索罗斯依然才思敏捷,在演讲中提出了几个关乎人类命运的重大问题。

包括抵制特朗普(索罗斯称之为 " 想把美国建成黑手党国家 "),捍卫美国民主;直面朝核威胁;积极应对气候威胁;警惕欧洲民族主义崛起和欧盟瓦解的风险。

另外他还强调了大型互联网平台型公司的崛起和垄断威胁

索罗斯认为,互联网的精神是创新、自由、解放、平等,最初的互联网公司也的确带动了人类社会的快速进步,但由于互联网行业的边际效应递减远超过其他任何传统行业,这个行业天然更容易走向市场自然垄断。

比如说,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力哥只能线下讲课,每次最多几百人,所以我要分享理财知识的成本非常高,但我录制视频理财课程线上分享,给几百个人看还是几百万人看,边际成本几乎为零。

所以互联网企业必须不断融资,野蛮生长,倾轧对手,迅速做大,最后行业老大吃肉,老二喝汤,老三老四就只有死路一条。

美国互联网经济发展到今天,形成了两个具有统治地位的垄断怪兽——脸书和谷歌——虽然它们的诞生本就是创新产物,在大众认知中,也一直扮演着创新和自由化的角色,但今天,它们却成了创新的阻力。

索罗斯说:" 公司通过榨取环境来赚取利润。采矿和石油公司榨取自然环境;社交媒体榨取的则是社会环境。后者的行为更加恶劣,因为社交媒体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这已经对民主制度的运转产生了深远的负面影响,特别是选举的公正性。"

" 互联网平台公司的典型特征是人际网络和边际收益,这也解释了它们迅速成长的原因。网络的边际效应确实超乎想象,但并不具有可持续性。脸书花了 8 年半积累了 10 亿用户,随后又花了 4 年多时间又获得 10 亿用户。照这速度,不出 3 年,脸书用户增长将陷入停滞。

"脸书和谷歌垄断了(美国)一半以上的互联网广告收入。为了保持领导地位,它们需要扩大网络,吸引更多用户的关注。目前,这两家公司为用户提供了便利的平台,用户在平台上停留的时间越久,给它们创造的价值就越多。"

" 内容提供商也给社交媒体的盈利做出了贡献,因为它们不可避免地要使用社交媒体并且他们不得不接受社交媒体的任何条款。"

" 脸书和谷歌惊人的利润,也主要得益于,它们对平台上的内容既不承担责任,也不支付费用。它们声称自己仅仅是内容的传播者,但近乎垄断的地位也使它们成了公用事业一样的实体,从而应该接受更加严格的监管,以便维护市场竞争、创新以及公平和公开参与性。"

" 社交媒体的商业模式建立在广告之上,它们真正的客户是广告主。但新的业务模式正在形成,不仅依赖广告收入,还直接向用户销售商品和服务。社交媒体利用掌握的数据,通过差别定价的方式将服务打包出售,以此获得更多利润,否则他们将不得不与消费者分享。这进一步提高了他们的盈利能力,但捆绑服务和差别定价损害了市场经济的有效性。"

" 社交媒体公司为了自己的商业目的,通过操纵用户的注意力来欺骗用户。他们故意对他们提供的服务设计了令人上瘾的特征。这是非常有害的,尤其是青少年。互联网平台和赌博公司之间有相似之处。赌场已经开发出技术,把赌徒们钩到他们赌博的地方,输光所有钱,甚至他们没有的钱。"

" 此外,社交媒体公司正在引导人们放弃自主思考的能力。对民众思维的塑造力正越发集中到少数几家公司手中。我们需要努力捍卫哲学家约翰 · 斯图尔特 · 密尔所称的 " 思想的自由 "。而对成长于数字时代的人们来说,一旦失去,就难以重获这种自由。"

" 这种状况也具有深远的政治影响。失去思想自由的民众很容易被操纵,这一点在 2016 年美国大选期间得到了极好的印证。"

" 不仅如此,更加危险的局面即将出现。威权国家和这些庞大的、数据丰富的信息技术垄断集团之间可能有一种联盟,这种联盟将把新兴的企业监督系统与已经发展起来的国家支持的监视系统结合起来。这很可能导致一个极权主义控制网,甚至连赫胥黎和乔治 · 奥威尔都无法想象。"

" 这些互联网平台的主人们把自己看作是宇宙的主宰,但事实上,他们只是自己垄断地位的奴隶。对美国这些 IT 垄断巨头而言,其全球主导地位被打破也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 达沃斯正是宣告这个时点即将来临的重要场合。政府的监管和税收措施对这些 IT 巨头不利,欧盟竞争委员玛格丽特 · 维斯塔格也将对它们当头棒喝。"

不知道大家看完上面这段索罗斯演讲原文有何感想?

力哥的想法是:这老头把我一直想说却不敢说的话说出来了。

(其实中间还有段话,我不敢引用。而我不敢引用的原因,正是他所提出的观点)

索罗斯认为,脸书和谷歌之所以那么赚钱,不是因为他们的持续创新使得自身提供的服务相比竞品更有市场竞争力(虽然它们的确提供了很优质的服务,但不足以让它们躺赚那么多钱),而是因为互联网经济强大的边际效应,使得无论是内容供应商还是用户,都被迫捆绑在了这两个垄断平台上,结果市场失灵,它们轻松赚取垄断利润。

所以对这种具有垄断地位的平台型互联网巨头,应该看成是水电煤一样的 " 公用事业 ",政府应该通过严格监管、限制扩张以及税收杠杆等手段遏制它们进一步攫取垄断利润的空间。

李嘉诚当年是香港屌丝靠个人奋斗逆袭的励志典范,受无数年轻人崇拜,但他自己崛起后成了寡头,就遏制了下一代香港青年靠个人奋斗出人头地的机会窗口。

一样的道理,今天的扎克伯格之于美国青年,也和李嘉诚之于香港青年一样。

区别只是,互联网把寡头垄断崛起的速度大大加快了,李嘉诚用了 30 年才成为 " 李家城 ",但小扎只用 10 年就打造了无坚不摧的脸书帝国。

如果不对脸书进行限制,当代美国青年将很难看到通过个人创新实现逆袭的希望,从而阻碍整个社会的创新步伐。

李笑来老师曾提出过 GAFATA 投资组合理论。

即只要长期持有 G(谷歌)、A(苹果)、F(脸书)、A(亚马逊)、T(腾讯)、A(阿里),这 6 家具有全球统治力的平台型 IT 公司的股票,长期投资回报将相当惊人。

索罗斯这次怼的是 GF,没有怼美国的双 A。

因为苹果的主体是一家手机硬件公司,虽然今天看起来如日中天(微信后台数据显示,力哥有 40% 粉丝用的苹果手机),但只要创新乏力,随时可能会被其他手机厂商超越。

而亚马逊的主体是电商,不具有强社交属性。

当年美国军方发明互联网的原始目的是为了传递军事信息,民用化以后的互联网同样是立足社交这一基本功能发展起来的,还记得当年的伊妹儿、BBS 和聊天室吗?

而电商功能、在线支付功能,都是后来的衍生产物。

有人问:为什么力哥只说腾讯是 " 吉祥物 " 公司,而阿里不是?

因为腾讯的护城河是社交(微信),无论是阿里,还是任何其他互联网巨头开发的 IM,都不可能对微信产生威胁。

就算你一万个不喜欢微信,但如果生活中所有社交对象都用微信,认识你的第一句话都是 " 咱俩加个微信吧 ",你就失去了不用微信的选择权。

阿里的护城河是电商和支付,用哪家的服务,完全是个人选择,不牵涉到他人(社交)利益,我不喜欢天猫可以用京东,我不喜欢支付宝可以用微信支付,所以不可能产生绝对垄断地位。

别看今天支付宝几乎天天撒钱,微信支付的羊毛力度明显差了一截,哪怕同样是提现收费,支付宝有很多公开的绕道技巧,微信则把各种暗门都给关死。最近学支付宝搞个人商户二维码,也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更不像支付宝可以不限额免费提现,而是每次限额 500,每天限额 1 万,每年限额 100 万。

很多人说,小马哥太小家子气,还是马爸爸好,多大方。

错。

马爸爸不是大方,而是深刻认知到自己的护城河不够深,因为先后三次(来往、钉钉、支付宝)想要攻入腾讯垄断的社交阵地,却不断折戟,所以只能在支付上拼命撒钱来增加护城河深度。

但小马哥说,有本事你别用微信呀 ~

啥?必须用?

那你就必然会用到微信支付。再不济,过年人家发的微信红包总得用掉吧。

所以在羊毛力度上,马爸爸必须用尽全力,小马哥只需要见风使舵,采取略弱一点的跟随战略。

哪天马爸爸一放松,小马哥一发力,支付宝相对微信支付的优势地位可能就会迅速消失。

因为在支付领域,靠撒钱不可能培养起真正的用户忠诚度。

很多人说,马爸爸和小马哥的个人性格决定了 AT 这两家公司截然不同的调性,一个奔放高调,一个内敛沉稳;一个整天喊打喊杀,追求颠覆效应,一个低调做事,暗暗布局,追求和气生财(3Q 大战之后)。

又错。

不是个人性格决定公司气质,而是两人起家的行业性质决定了他们只能这样做。

阿里的核心是电商和支付,都是三方模式,买卖两头都不在阿里自己手里,阿里做的是中介掮客生意,做这种生意的创始人必须特别会忽悠,否则谁信你?谁愿意来淘宝做买卖?谁愿意把钱都放支付宝里?

所以马云特立独行,能说会道的张扬性格只有做淘宝才能成,做 QQ 成不了。

而腾讯的核心是社交(现在还有游戏),属于两方模式,腾讯自己就是卖家,直接面对消费者,所以在这盘生意中,腾讯的控制力更强,小马哥只需要认真把产品做好,不需要整天高调站台忽悠,消费者也会买账。

所以马化腾技术宅闷骚性格只有做 QQ 才能成,做淘宝也成不了。

所以同样是亿万富翁,同样主导一家市值数千亿美元的带有垄断性质的巨无霸公司,同样都姓马,因为底层商业模式不同,马爸爸的压力恐怕更大。

所以我才说腾讯比阿里更可怕。

当然,你可能会说,最近两年,向来低调的小马哥变了,露脸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没办法,腾讯今天已是一家带有 " 公用事业 " 性质的公司,小马哥身上背负的,不仅是对股东、员工和客户的责任,还有对整个国家,甚至全世界的责任。

垄断业已形成,资本天生贪婪,逐利永无止境。

如果一家公司能长期躺赚别的公司无论如何努力也不可能赚到的可怕高额利润,那这家公司的存在本身就会阻碍社会的创新与进步。

政府必须对这样的企业进行限制。

所以,我呼吁,尽快开征 " 腾 / 讯税 "。

作者:力哥 公众号:力哥理财

相关标签: 索罗斯 马云 马化腾 腾讯 微信支付

融360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本文系融 360 专栏作者 " 力哥说理财 " 原创作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融 360 官方立场,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

之前写过 80 后的焦虑怎么破,力哥最后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投资那些 " 吉祥物 " 公司,比如腾讯,它们将成为能躺着赚钱的吸金巨无霸。

但这显然违反商业和投资的基本原理。

想要赚大钱,不管是经营公司还是投资股票,理应承担更大的风险,对不?

腾讯却能躺赚,为什么?

前不久召开的达沃斯论坛上,索罗斯一语道破天机。

作为与巴菲特齐名的投资大师,今年 88 岁的索罗斯依然才思敏捷,在演讲中提出了几个关乎人类命运的重大问题。

包括抵制特朗普(索罗斯称之为 " 想把美国建成黑手党国家 "),捍卫美国民主;直面朝核威胁;积极应对气候威胁;警惕欧洲民族主义崛起和欧盟瓦解的风险。

另外他还强调了大型互联网平台型公司的崛起和垄断威胁

索罗斯认为,互联网的精神是创新、自由、解放、平等,最初的互联网公司也的确带动了人类社会的快速进步,但由于互联网行业的边际效应递减远超过其他任何传统行业,这个行业天然更容易走向市场自然垄断。

比如说,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力哥只能线下讲课,每次最多几百人,所以我要分享理财知识的成本非常高,但我录制视频理财课程线上分享,给几百个人看还是几百万人看,边际成本几乎为零。

所以互联网企业必须不断融资,野蛮生长,倾轧对手,迅速做大,最后行业老大吃肉,老二喝汤,老三老四就只有死路一条。

美国互联网经济发展到今天,形成了两个具有统治地位的垄断怪兽——脸书和谷歌——虽然它们的诞生本就是创新产物,在大众认知中,也一直扮演着创新和自由化的角色,但今天,它们却成了创新的阻力。

索罗斯说:" 公司通过榨取环境来赚取利润。采矿和石油公司榨取自然环境;社交媒体榨取的则是社会环境。后者的行为更加恶劣,因为社交媒体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这已经对民主制度的运转产生了深远的负面影响,特别是选举的公正性。"

" 互联网平台公司的典型特征是人际网络和边际收益,这也解释了它们迅速成长的原因。网络的边际效应确实超乎想象,但并不具有可持续性。脸书花了 8 年半积累了 10 亿用户,随后又花了 4 年多时间又获得 10 亿用户。照这速度,不出 3 年,脸书用户增长将陷入停滞。

"脸书和谷歌垄断了(美国)一半以上的互联网广告收入。为了保持领导地位,它们需要扩大网络,吸引更多用户的关注。目前,这两家公司为用户提供了便利的平台,用户在平台上停留的时间越久,给它们创造的价值就越多。"

" 内容提供商也给社交媒体的盈利做出了贡献,因为它们不可避免地要使用社交媒体并且他们不得不接受社交媒体的任何条款。"

" 脸书和谷歌惊人的利润,也主要得益于,它们对平台上的内容既不承担责任,也不支付费用。它们声称自己仅仅是内容的传播者,但近乎垄断的地位也使它们成了公用事业一样的实体,从而应该接受更加严格的监管,以便维护市场竞争、创新以及公平和公开参与性。"

" 社交媒体的商业模式建立在广告之上,它们真正的客户是广告主。但新的业务模式正在形成,不仅依赖广告收入,还直接向用户销售商品和服务。社交媒体利用掌握的数据,通过差别定价的方式将服务打包出售,以此获得更多利润,否则他们将不得不与消费者分享。这进一步提高了他们的盈利能力,但捆绑服务和差别定价损害了市场经济的有效性。"

" 社交媒体公司为了自己的商业目的,通过操纵用户的注意力来欺骗用户。他们故意对他们提供的服务设计了令人上瘾的特征。这是非常有害的,尤其是青少年。互联网平台和赌博公司之间有相似之处。赌场已经开发出技术,把赌徒们钩到他们赌博的地方,输光所有钱,甚至他们没有的钱。"

" 此外,社交媒体公司正在引导人们放弃自主思考的能力。对民众思维的塑造力正越发集中到少数几家公司手中。我们需要努力捍卫哲学家约翰 · 斯图尔特 · 密尔所称的 " 思想的自由 "。而对成长于数字时代的人们来说,一旦失去,就难以重获这种自由。"

" 这种状况也具有深远的政治影响。失去思想自由的民众很容易被操纵,这一点在 2016 年美国大选期间得到了极好的印证。"

" 不仅如此,更加危险的局面即将出现。威权国家和这些庞大的、数据丰富的信息技术垄断集团之间可能有一种联盟,这种联盟将把新兴的企业监督系统与已经发展起来的国家支持的监视系统结合起来。这很可能导致一个极权主义控制网,甚至连赫胥黎和乔治 · 奥威尔都无法想象。"

" 这些互联网平台的主人们把自己看作是宇宙的主宰,但事实上,他们只是自己垄断地位的奴隶。对美国这些 IT 垄断巨头而言,其全球主导地位被打破也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 达沃斯正是宣告这个时点即将来临的重要场合。政府的监管和税收措施对这些 IT 巨头不利,欧盟竞争委员玛格丽特 · 维斯塔格也将对它们当头棒喝。"

不知道大家看完上面这段索罗斯演讲原文有何感想?

力哥的想法是:这老头把我一直想说却不敢说的话说出来了。

(其实中间还有段话,我不敢引用。而我不敢引用的原因,正是他所提出的观点)

索罗斯认为,脸书和谷歌之所以那么赚钱,不是因为他们的持续创新使得自身提供的服务相比竞品更有市场竞争力(虽然它们的确提供了很优质的服务,但不足以让它们躺赚那么多钱),而是因为互联网经济强大的边际效应,使得无论是内容供应商还是用户,都被迫捆绑在了这两个垄断平台上,结果市场失灵,它们轻松赚取垄断利润。

所以对这种具有垄断地位的平台型互联网巨头,应该看成是水电煤一样的 " 公用事业 ",政府应该通过严格监管、限制扩张以及税收杠杆等手段遏制它们进一步攫取垄断利润的空间。

李嘉诚当年是香港屌丝靠个人奋斗逆袭的励志典范,受无数年轻人崇拜,但他自己崛起后成了寡头,就遏制了下一代香港青年靠个人奋斗出人头地的机会窗口。

一样的道理,今天的扎克伯格之于美国青年,也和李嘉诚之于香港青年一样。

区别只是,互联网把寡头垄断崛起的速度大大加快了,李嘉诚用了 30 年才成为 " 李家城 ",但小扎只用 10 年就打造了无坚不摧的脸书帝国。

如果不对脸书进行限制,当代美国青年将很难看到通过个人创新实现逆袭的希望,从而阻碍整个社会的创新步伐。

李笑来老师曾提出过 GAFATA 投资组合理论。

即只要长期持有 G(谷歌)、A(苹果)、F(脸书)、A(亚马逊)、T(腾讯)、A(阿里),这 6 家具有全球统治力的平台型 IT 公司的股票,长期投资回报将相当惊人。

索罗斯这次怼的是 GF,没有怼美国的双 A。

因为苹果的主体是一家手机硬件公司,虽然今天看起来如日中天(微信后台数据显示,力哥有 40% 粉丝用的苹果手机),但只要创新乏力,随时可能会被其他手机厂商超越。

而亚马逊的主体是电商,不具有强社交属性。

当年美国军方发明互联网的原始目的是为了传递军事信息,民用化以后的互联网同样是立足社交这一基本功能发展起来的,还记得当年的伊妹儿、BBS 和聊天室吗?

而电商功能、在线支付功能,都是后来的衍生产物。

有人问:为什么力哥只说腾讯是 " 吉祥物 " 公司,而阿里不是?

因为腾讯的护城河是社交(微信),无论是阿里,还是任何其他互联网巨头开发的 IM,都不可能对微信产生威胁。

就算你一万个不喜欢微信,但如果生活中所有社交对象都用微信,认识你的第一句话都是 " 咱俩加个微信吧 ",你就失去了不用微信的选择权。

阿里的护城河是电商和支付,用哪家的服务,完全是个人选择,不牵涉到他人(社交)利益,我不喜欢天猫可以用京东,我不喜欢支付宝可以用微信支付,所以不可能产生绝对垄断地位。

别看今天支付宝几乎天天撒钱,微信支付的羊毛力度明显差了一截,哪怕同样是提现收费,支付宝有很多公开的绕道技巧,微信则把各种暗门都给关死。最近学支付宝搞个人商户二维码,也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更不像支付宝可以不限额免费提现,而是每次限额 500,每天限额 1 万,每年限额 100 万。

很多人说,小马哥太小家子气,还是马爸爸好,多大方。

错。

马爸爸不是大方,而是深刻认知到自己的护城河不够深,因为先后三次(来往、钉钉、支付宝)想要攻入腾讯垄断的社交阵地,却不断折戟,所以只能在支付上拼命撒钱来增加护城河深度。

但小马哥说,有本事你别用微信呀 ~

啥?必须用?

那你就必然会用到微信支付。再不济,过年人家发的微信红包总得用掉吧。

所以在羊毛力度上,马爸爸必须用尽全力,小马哥只需要见风使舵,采取略弱一点的跟随战略。

哪天马爸爸一放松,小马哥一发力,支付宝相对微信支付的优势地位可能就会迅速消失。

因为在支付领域,靠撒钱不可能培养起真正的用户忠诚度。

很多人说,马爸爸和小马哥的个人性格决定了 AT 这两家公司截然不同的调性,一个奔放高调,一个内敛沉稳;一个整天喊打喊杀,追求颠覆效应,一个低调做事,暗暗布局,追求和气生财(3Q 大战之后)。

又错。

不是个人性格决定公司气质,而是两人起家的行业性质决定了他们只能这样做。

阿里的核心是电商和支付,都是三方模式,买卖两头都不在阿里自己手里,阿里做的是中介掮客生意,做这种生意的创始人必须特别会忽悠,否则谁信你?谁愿意来淘宝做买卖?谁愿意把钱都放支付宝里?

所以马云特立独行,能说会道的张扬性格只有做淘宝才能成,做 QQ 成不了。

而腾讯的核心是社交(现在还有游戏),属于两方模式,腾讯自己就是卖家,直接面对消费者,所以在这盘生意中,腾讯的控制力更强,小马哥只需要认真把产品做好,不需要整天高调站台忽悠,消费者也会买账。

所以马化腾技术宅闷骚性格只有做 QQ 才能成,做淘宝也成不了。

所以同样是亿万富翁,同样主导一家市值数千亿美元的带有垄断性质的巨无霸公司,同样都姓马,因为底层商业模式不同,马爸爸的压力恐怕更大。

所以我才说腾讯比阿里更可怕。

当然,你可能会说,最近两年,向来低调的小马哥变了,露脸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没办法,腾讯今天已是一家带有 " 公用事业 " 性质的公司,小马哥身上背负的,不仅是对股东、员工和客户的责任,还有对整个国家,甚至全世界的责任。

垄断业已形成,资本天生贪婪,逐利永无止境。

如果一家公司能长期躺赚别的公司无论如何努力也不可能赚到的可怕高额利润,那这家公司的存在本身就会阻碍社会的创新与进步。

政府必须对这样的企业进行限制。

所以,我呼吁,尽快开征 " 腾 / 讯税 "。

作者:力哥 公众号:力哥理财

相关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