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丰农商行145股东超2亿股质押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7年12月11日 08:52

原标题:大丰农商行145股东超2亿股质押

  长江商报消息 被指内控严重不足,员工曾涉信用卡诈骗金额超2800万

本报记者沈右荣

江苏或将迎来第六家上市农商行——大丰农商行。

近日,大丰农商行加入IPO排队阵营,拟登陆深交所,所募资金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

作为首家闯关的区县级农商行,近年来,大丰农商行业务品种较全,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稳步增长,相关监管指标符合监管要求。不过,在闯关路上,其也存在明显不足之处。

招股书显示,公司的贷款客户集中度较高,超六成贷款集中在制造业领域,同时,超八成贷款发放给了中小微企业。

公开信息称,大丰农商行的最大十家单一贷款客户中,贷款余额过亿的客户江苏权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束昱辉,曾被质疑涉嫌传销。

此外,大丰农商行股权转让频繁,且有超过三成股权被质押冻结,存在股权结构变动风险。

值得关注的是,大丰农商行还曾发生员工越权办理信用卡并非法套现2825.75万元,用于网络赌博犯罪活动。

一家上市银行业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如果大丰农商行的单一大客户真的与传销有牵涉,将直接构成其贷款风险。而员工越权办理信用卡、非法套现等行为,一定程度上反映该行管理缺位、内控不足等问题。

针对上述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大丰农商行发去了采访函,截至本报截稿时止,仍未获得具体回复。

报告期股权变动224笔,超三成被质押冻结

与A股多家银行有所不同的是,大丰农商行存在股权变动过于频繁现象。

招股书显示,大丰农商行前身是60多年前成立的农村信用社,2001年统一法人经营,2005年组建农村合作银行,2011年改制成农村商业银行。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大丰农商行的股权变动主要分为三个阶段,即2011年之前的大丰农合行时期、2011年6月26日至2013年底的大丰农商行时期及报告期。

具体为,第一阶段共计发生股权转让1026笔,其中自然人之间的转让达到963笔。第二阶段股权转让较少,仅为23笔。而在报告期,共计发生224笔股权转让,其中今年以来就发生了40笔。转让方式上,除了大部分属于协议转让外,也存在司法裁判、继承、赠与等途径进行的股权转让。转让方与受让方中,除了自然人外,也存在苏州卡迪亚铝业有限公司、江苏宝龙集团、红豆集团财务公司等大中型公司。

系列股权转让后,截至今年7月27日,大丰农商行的股本为6.36亿股,726名股东。从股东持股情况看,该行不存在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其第一大股东为盐城市农业水利发展投资集团,持股为9.90%。今年通过受让股权进入的红豆集团财务公司以持股9.08%股权位列第二大股东。

大丰农商行的股权中,存在10户股权未确权问题,共计71.62万股。该行称,这部分股权仅占总股本的0.11%,不存在对该行股权结构产生重大影响。

大丰农商行的股权中存在质押和争议现象。

根据招股书披露,截至今年6月底,大丰农商行共计有145户股东所持的2.14亿股质押在他处,占总股本的33.67%。这些股东中,既有法人机构也有自然人。在质押比例方面,绝大部分股东所持股权全部质押。

对此,大丰农商行的保荐机构及律师称,质押股权分散,不会因个别质押股份被强制执行或发生转让导致该行股权结构发生重大变更,不会对该行此次发行上市构成实质性障碍。

此外,该行股权还存在被司法机关冻结问题。截至今年底,共涉及9户股东157.65万股,占总股本的0.2477%。

同样,该行的保荐机构和律师亦认为股权冻结不会对此次上市构成障碍。

一家上市银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大丰农商行股权较为分散,单个股东所持股权异常不会对该行的股权结构、银行治理产生较大影响,但股权质押、冻结比例较高,不排除随着未来股权的集中度提高,从而引发股权结构变动等风险。

贷款集中度高,制造业占超六成

贷款集中度较高或是大丰农商行发展途中潜存的风险。

按行业划分,大丰农商行向制造业发放的贷款最多。报告期,其向制造业发放的贷款及垫款分别为37.61亿元、42.05亿元、48.87亿元、52.12亿元,分别占当期贷款和垫款余额(不含贴现)的62.92%、68.88%、67.12%、62.48%,均超过六成。而且,该行向中小微企业发放的贷款及垫款占比超过八成。

大丰农商行解释,大丰地区民营经济活跃,且多数为从事制造业的中小企业,因而制造业贷款集中度高。

从贷款不良余额看,制造业占比也不低。报告期,这一数据分别为1.29亿元、1.57亿元、1.29亿元、1.08亿元,占比为48.74%、58.83%、61.09%、42.5%。对应的不良率为3.42%、3.73%、2.64%、2.06%。

此外,该行还存在客户贷款集中度较高风险。截至今年6月底,该行向最大十家单一贷款客户发放贷款和垫款的余额为10.14亿元,占贷款和垫款总额的5.14%,占资本净额的34%。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十大单一借款人的贷款余额中,7家超过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权健科技,成立于2015年4月23日,法人代表为束昱辉,经营范围为中医学与中药学研究服务、健身器材、化妆品、办公设备、日用品(除电动三轮车)等。

公开信息称,权健科技曾多次被媒体质疑其销售模式涉嫌传销。2014年底,央视新闻频道曾点名批评权健集团的产品涉嫌夸大用途,例如其卫生巾能治前列腺炎、鞋垫能治百病等,还提到了该集团的销售行为是“拉人头”。此外,孟某等4人曾因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均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而孟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束昱辉。

对此,银行业人士表示,在一片质疑声中,束昱辉仍然是大丰农商行的重要单一大客户。如果其被认定为传销,不仅会影响该行过亿贷款及时回收,也会殃及该行声誉。“从这方面看,大丰农商行在贷款审核方面并不是很严格,也说明其业务扩张有些激进。”该人士说。

因存款准备金账户透支被罚8267.61元

对外发放的贷款存在风险,大丰农商行在内控方面也存在不足。

最典型的当属的大丰农商行前员工张某的诈骗。

招股书披露,2015年10月27日,大丰农商行在风险排查时发现,原行内员工张某在越权办理信用卡。次日,该行将张移送至公安机关。

公开信息显示,张某利用客户资料报批借记,盗刷客户信用卡套现,盗刷客户信用卡88张,用于网络赌博。

根据今年5月6日法院作出的刑事判决书,张某犯诈骗罪和非法经营罪,其用信用卡诈骗涉案金额高达2825.75万元,获有期徒刑18年,并处罚款25万元。

对于员工越权办理信用卡并盗刷套现数千万元之巨的现象,上述上市银行人士称,一般而言,银行内部管理较为规范,办理信用卡等业务需要层层审核。大丰农商行出现这种较为恶劣的现象,且持续时间较长,一定程度上说明该行管理不太规范,内控不足较为明显。

对此,大丰农商行称,事发后进行了风险全面排查,并进行了整改。

除了员工利用工作关系诈骗外,该行还多次被处罚。

具体为,2015年、2016年,该行因存款准备金账户透支两次被罚,合计罚款8267.61元。此外,该行还因利用格式合同损害消费者倍罚8万元、违反税法相关规定被罚2万元。

大丰农商行还涉及了多起诉讼。其中,作为原告的标的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的诉讼案有11件,涉及标的金额合计为2.77亿元,占该行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的10.13%。作为被告标的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的未决诉讼共5笔,涉案金额合计199.59万元。

大丰农商行股权较为分散,单个股东所持股权异常不会对该行的股权结构、银行治理产生较大影响,但股权质押、冻结比例较高,不排除随着未来股权的集中度提高,从而引发股权结构变动等风险。

——一家上市银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