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买商业保险那一刻,你就真正进入中年了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8年03月22日 17:47

想买商业保险那一刻,你就真正进入中年了

大家 刚刚

三八节那天,太太很开心。她收到一个 888 元的大红包,是保险代理王姐发的。我心里却有瞬间的不爽:她到底有多高的提成啊?

太太很开心:" 再过一个月,我们那个保险就生效了。"

这意味着要是不幸患上那个列表疾病中的某一种,就不用马上卖房治病了。保险中还有特别的条款:如果得了癌症,5 年后还在世的话,还会再赔 30 万。简直有种挣奖金的感觉,有什么理由还不努力工作,去挣保费呢。

朋友圈中经常看到有人转发那种众筹医疗费的帖子,每次我都会打开看一下。这种网络众筹平台,真是世间最残酷也最温暖的地方,几乎每个求助的帖子,都会有不少人伸出援手。

对求助者来说,这是最后的办法了。求助者需要写出自己的故事,对生命的渴望,资金的匮乏,如果对社会有特别的贡献,会得到更多人的同情。比如,如果你是一个记者,公众会念及你对 " 公共 " 的付出。

这是真正赤裸的生命。在求助的时候,一个人不得不交出自己全部的家底。每个月收入多少,医疗费花多少、病例、身份证,以及亲友对信息真实的担保。你把自己全部交给公众,让他们评判你是否有继续活着的价值。

你的人生需要尽可能转化成一个美好的故事,每个人都是乐善好施的,那是在他们被感动的时候,否则,每个人也都可能是冷漠的。尽管一个人捐出一点点,可以汇聚成爱的洪流,但是本质上来说,捐助者和躺在床上的绝望者一样,都是无力的,他们只是运气好一点,还没有被疾病找上门来而已。

几乎每个求助者都会写上这样一条:没有购买商业保险。

中国有一部分热点新闻,就是因为当事人没有买商业医疗保险而造成的。如果深圳的罗尔为女儿购买了商业保险,他也许就不会因为吸收捐款而备受争议。春节前刷屏的《北京流感下的中年》一文,里面有很扎心的一句话:如果岳父治病把钱花完了,以后妻子和女儿连进 ICU 的机会都没了。这篇文章在为长文所列的二十多个要点中,没有提到保险的事,但是在很多微信群里,大家对此事的讨论都是商业保险。

白血病女孩罗一笑的父亲罗尔面对媒体。

我曾经见过真正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大理的客栈里,负责客栈管理的台湾大姐向我讲述了她精彩的人生:到自己喜欢的地方生活和打工,没有什么积蓄,也不用担心未来。我问:" 生病了怎么办?"" 回台湾治啊,不用花钱。" 台湾已经建立了全民免费医保制度,据说有点像英国模式,人们的满意度很高。

我们每个月都会缴纳社保,从工资里直接扣除。和过去相比,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即便是农村,也在推广新农合。我母亲就加入了新农合,可以报销一点药费,每个月还可以领几十块钱。春节前,和父亲一起住在广东的母亲回河南老家办理自己的新农合,母亲不识字,需要父亲陪同,她要亲自回到镇上提交自己的照片。我嘲笑他们:每个月拿几十块,还不够来回路费吧。

后来我才知道,母亲所谓的 " 办理 ",其实是一个查验环节。亲自去递交照片,就是要向相关部门证明自己还活着,没有亲人冒领那每月几十块的 " 养老金 "。我们的保障还很脆弱,但是却已经设置了足够多的防范机制,也为你享受保障设置了足够多的麻烦。

农民们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有了新农合。

我们在城市所缴纳的社保也是如此,它是一种普适性的保障,很多人都可以 " 享受 ",但是它又是相当低度的保障。一场大病,足以毁掉一个中产家庭。即便是北上广深的中产之家,如果不变卖房产,对重大疾病的防范也非常脆弱。

父母早已洞察这一点,他们反复强调,如果得了那种要花很多万的病,自己是绝对不治的。他们会讲一大堆身边的故事,花了几万,吃够苦头,最终还是会人财两空。我的外祖父和祖父,都是患癌症去世的,他们到大医院检查,确诊之后反而解脱了,回到家里,认真打造属于自己的棺材,找每个子女谈心," 我最不放心的是 ……" 这句话对子女是忠告,也是约束。他不放心的事,子女必须放在心上。通过这种约束,仿佛自己的生命也得到了延伸。

这真是一种古典的死亡方式,更重要的是,他们在发现患病的时候,都已经是老年。《流感下的北京中年》这个标题,最核心的词不是 " 流感 ",而是 " 中年 "。" 中年 " 和 " 中产 " 一样,都是一个尴尬的中间阶段,前面还有一大段空白,这种空白对年轻人来说意味着美好的可能性,对 " 中年 " 或 " 中产 " 来说,却是不确定性和危机。死不是问题,每个人最终都要死,有问题的是怎么死,从根本上来说,这是一个 " 如何活 " 的问题。

" 明天和意外,你不知道哪个先来 ",这是一句我反感的心灵鸡汤,却是保险销售的口头禅。事实上,这句话藏着一个很大的阴谋,它把 " 意外 " 和 " 明天 " 并置在一起,赋予了 " 意外 " 某种时间意义上的紧迫感。这句话虽然很俗,却也很能击中中产或者中产脆弱的心灵。

那个 " 北京中年 " 因为 " 流感 " 生活遭受重创不久,我开始密集会见保险销售员。最终,她为我提供了两种产品,一种可以被称为 " 重疾险 ",每年缴纳一定款项,不幸得了大病,就赔付一大笔;另一种则是医疗险,也是需要每年缴纳款项,连续缴纳 20 年,患上列表中指定的疾病,住院可以报销。

我感到自己的生命状态发生了变化。那种真正无忧无虑的生活结束了,或许说,自己的 " 青年时代 " 真正结束了。我所谓的 " 青年 ",是指一种心理状态:对未来无所畏惧,很少考虑死亡,相信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总能找到办法。购买商业保险,也许确实是一种 " 保障 ",但它首先是一种对 " 中年状态 " 的确证,你面对未来,首先想到的是 " 留一手 "。

你首先想到的是阻力,而不是你要去的地方。你开始变得顾虑重重,这就是中年的标志。大多数保险,对个人来说都是一种 " 时间管理 "。连续缴纳 20 年保险,看上去每一年的费用都不算太高,但这却是一个长期的合约:你不能再随波逐流,也不能再任性了。你必须连续 20 年保证一定的收入,保证 20 年不失业,不被社会淘汰——这里有太多的 " 不 "。你花钱购买的是一种有规划的人生,但也有可能是一种压力更大的人生。

对我来说,商业保险看上去就像是健身的延伸。两年前,我学会了游泳,并且坚持了下来。小时候,故乡还有河流的时候,我很想学习游泳,那是纯粹出自对水的喜欢。但是成年后学习游泳却是另外的打算:我考虑的是肥胖,是长期伏案工作带来的颈椎、腰椎问题。我请了教练,按照一种科学的程序,很快就学会了。更多的科学,更多的目的性,更少的趣味,或者说,我不敢去思考那个最根本的问题:为什么一定要伏案工作,或者为什么一定要辛苦的工作?

看起来,不管是对 " 中年 " 还是对 " 中产 " 来说,商业保险都是最后一块拼图。本质上来说,面对自然和自己未知的命运,人是不可能有真正的保障的。" 意外 " 的意思就是不可预测,这也是生命的本质之一。但是,购买保险却给人一种假象,我们可以购买一种 " 保障 ",可以把眼前的幸福生活或者某种生活水准给固定下来。对一个生命体来说,不管是 " 保障 " 还是 " 固定 ",都是一种保守姿态。如果中国真的有 " 中产阶层 " 的话,那这个阶层的哲学一定是保守的。

从根本上来说,商业保险有关生命政治。我们会如何看待自己的生命?谁能为我们的生命作主?保险公司在作出承诺的时候,也掌握了某种权力。哪些病可以,哪些病不行;你必须仔细阅读合同,防止到时候保险公司钻空子,你孤身一人和大公司博弈,而斗争的焦点就在于如何定义你的身体。它是否具备资格,是否值得挽救,你临终时将痛苦多久,都要和保险公司商量。

购买商业保险,说到底购买的只是一种安全感,而不是安全本身。它可能是过去焦虑的终结,也有可能是新焦虑的开始。你得到的可能是一副新的锁链。你可以甚至必须更踏实地为公司工作,但是那个 " 自我 " 却未必因此而更加丰盈。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相关标签: 商业保险 房产

大家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三八节那天,太太很开心。她收到一个 888 元的大红包,是保险代理王姐发的。我心里却有瞬间的不爽:她到底有多高的提成啊?

太太很开心:" 再过一个月,我们那个保险就生效了。"

这意味着要是不幸患上那个列表疾病中的某一种,就不用马上卖房治病了。保险中还有特别的条款:如果得了癌症,5 年后还在世的话,还会再赔 30 万。简直有种挣奖金的感觉,有什么理由还不努力工作,去挣保费呢。

朋友圈中经常看到有人转发那种众筹医疗费的帖子,每次我都会打开看一下。这种网络众筹平台,真是世间最残酷也最温暖的地方,几乎每个求助的帖子,都会有不少人伸出援手。

对求助者来说,这是最后的办法了。求助者需要写出自己的故事,对生命的渴望,资金的匮乏,如果对社会有特别的贡献,会得到更多人的同情。比如,如果你是一个记者,公众会念及你对 " 公共 " 的付出。

这是真正赤裸的生命。在求助的时候,一个人不得不交出自己全部的家底。每个月收入多少,医疗费花多少、病例、身份证,以及亲友对信息真实的担保。你把自己全部交给公众,让他们评判你是否有继续活着的价值。

你的人生需要尽可能转化成一个美好的故事,每个人都是乐善好施的,那是在他们被感动的时候,否则,每个人也都可能是冷漠的。尽管一个人捐出一点点,可以汇聚成爱的洪流,但是本质上来说,捐助者和躺在床上的绝望者一样,都是无力的,他们只是运气好一点,还没有被疾病找上门来而已。

几乎每个求助者都会写上这样一条:没有购买商业保险。

中国有一部分热点新闻,就是因为当事人没有买商业医疗保险而造成的。如果深圳的罗尔为女儿购买了商业保险,他也许就不会因为吸收捐款而备受争议。春节前刷屏的《北京流感下的中年》一文,里面有很扎心的一句话:如果岳父治病把钱花完了,以后妻子和女儿连进 ICU 的机会都没了。这篇文章在为长文所列的二十多个要点中,没有提到保险的事,但是在很多微信群里,大家对此事的讨论都是商业保险。

白血病女孩罗一笑的父亲罗尔面对媒体。

我曾经见过真正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大理的客栈里,负责客栈管理的台湾大姐向我讲述了她精彩的人生:到自己喜欢的地方生活和打工,没有什么积蓄,也不用担心未来。我问:" 生病了怎么办?"" 回台湾治啊,不用花钱。" 台湾已经建立了全民免费医保制度,据说有点像英国模式,人们的满意度很高。

我们每个月都会缴纳社保,从工资里直接扣除。和过去相比,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即便是农村,也在推广新农合。我母亲就加入了新农合,可以报销一点药费,每个月还可以领几十块钱。春节前,和父亲一起住在广东的母亲回河南老家办理自己的新农合,母亲不识字,需要父亲陪同,她要亲自回到镇上提交自己的照片。我嘲笑他们:每个月拿几十块,还不够来回路费吧。

后来我才知道,母亲所谓的 " 办理 ",其实是一个查验环节。亲自去递交照片,就是要向相关部门证明自己还活着,没有亲人冒领那每月几十块的 " 养老金 "。我们的保障还很脆弱,但是却已经设置了足够多的防范机制,也为你享受保障设置了足够多的麻烦。

农民们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有了新农合。

我们在城市所缴纳的社保也是如此,它是一种普适性的保障,很多人都可以 " 享受 ",但是它又是相当低度的保障。一场大病,足以毁掉一个中产家庭。即便是北上广深的中产之家,如果不变卖房产,对重大疾病的防范也非常脆弱。

父母早已洞察这一点,他们反复强调,如果得了那种要花很多万的病,自己是绝对不治的。他们会讲一大堆身边的故事,花了几万,吃够苦头,最终还是会人财两空。我的外祖父和祖父,都是患癌症去世的,他们到大医院检查,确诊之后反而解脱了,回到家里,认真打造属于自己的棺材,找每个子女谈心," 我最不放心的是 ……" 这句话对子女是忠告,也是约束。他不放心的事,子女必须放在心上。通过这种约束,仿佛自己的生命也得到了延伸。

这真是一种古典的死亡方式,更重要的是,他们在发现患病的时候,都已经是老年。《流感下的北京中年》这个标题,最核心的词不是 " 流感 ",而是 " 中年 "。" 中年 " 和 " 中产 " 一样,都是一个尴尬的中间阶段,前面还有一大段空白,这种空白对年轻人来说意味着美好的可能性,对 " 中年 " 或 " 中产 " 来说,却是不确定性和危机。死不是问题,每个人最终都要死,有问题的是怎么死,从根本上来说,这是一个 " 如何活 " 的问题。

" 明天和意外,你不知道哪个先来 ",这是一句我反感的心灵鸡汤,却是保险销售的口头禅。事实上,这句话藏着一个很大的阴谋,它把 " 意外 " 和 " 明天 " 并置在一起,赋予了 " 意外 " 某种时间意义上的紧迫感。这句话虽然很俗,却也很能击中中产或者中产脆弱的心灵。

那个 " 北京中年 " 因为 " 流感 " 生活遭受重创不久,我开始密集会见保险销售员。最终,她为我提供了两种产品,一种可以被称为 " 重疾险 ",每年缴纳一定款项,不幸得了大病,就赔付一大笔;另一种则是医疗险,也是需要每年缴纳款项,连续缴纳 20 年,患上列表中指定的疾病,住院可以报销。

我感到自己的生命状态发生了变化。那种真正无忧无虑的生活结束了,或许说,自己的 " 青年时代 " 真正结束了。我所谓的 " 青年 ",是指一种心理状态:对未来无所畏惧,很少考虑死亡,相信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总能找到办法。购买商业保险,也许确实是一种 " 保障 ",但它首先是一种对 " 中年状态 " 的确证,你面对未来,首先想到的是 " 留一手 "。

你首先想到的是阻力,而不是你要去的地方。你开始变得顾虑重重,这就是中年的标志。大多数保险,对个人来说都是一种 " 时间管理 "。连续缴纳 20 年保险,看上去每一年的费用都不算太高,但这却是一个长期的合约:你不能再随波逐流,也不能再任性了。你必须连续 20 年保证一定的收入,保证 20 年不失业,不被社会淘汰——这里有太多的 " 不 "。你花钱购买的是一种有规划的人生,但也有可能是一种压力更大的人生。

对我来说,商业保险看上去就像是健身的延伸。两年前,我学会了游泳,并且坚持了下来。小时候,故乡还有河流的时候,我很想学习游泳,那是纯粹出自对水的喜欢。但是成年后学习游泳却是另外的打算:我考虑的是肥胖,是长期伏案工作带来的颈椎、腰椎问题。我请了教练,按照一种科学的程序,很快就学会了。更多的科学,更多的目的性,更少的趣味,或者说,我不敢去思考那个最根本的问题:为什么一定要伏案工作,或者为什么一定要辛苦的工作?

看起来,不管是对 " 中年 " 还是对 " 中产 " 来说,商业保险都是最后一块拼图。本质上来说,面对自然和自己未知的命运,人是不可能有真正的保障的。" 意外 " 的意思就是不可预测,这也是生命的本质之一。但是,购买保险却给人一种假象,我们可以购买一种 " 保障 ",可以把眼前的幸福生活或者某种生活水准给固定下来。对一个生命体来说,不管是 " 保障 " 还是 " 固定 ",都是一种保守姿态。如果中国真的有 " 中产阶层 " 的话,那这个阶层的哲学一定是保守的。

从根本上来说,商业保险有关生命政治。我们会如何看待自己的生命?谁能为我们的生命作主?保险公司在作出承诺的时候,也掌握了某种权力。哪些病可以,哪些病不行;你必须仔细阅读合同,防止到时候保险公司钻空子,你孤身一人和大公司博弈,而斗争的焦点就在于如何定义你的身体。它是否具备资格,是否值得挽救,你临终时将痛苦多久,都要和保险公司商量。

购买商业保险,说到底购买的只是一种安全感,而不是安全本身。它可能是过去焦虑的终结,也有可能是新焦虑的开始。你得到的可能是一副新的锁链。你可以甚至必须更踏实地为公司工作,但是那个 " 自我 " 却未必因此而更加丰盈。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相关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