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德基金董事长潘福祥的证券情缘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8年01月23日 07:37

  ⊙记者 吴晓婧 ○编辑 长弓

  他是一位儒雅的学者,教授《证券投资学》整整27年。为了一个承诺,无论身在何地,他都会提前飞回北京,在每学期周一的晚上,准时站在清华的课堂之上。

  他是中国第一代股民,为了教学被推向股海,月薪仅86元却怀揣30万元巨款,在草莽时代经历“爆仓”,但最终成功穿越牛熊,悟出投资之道。

  他还是诺德基金公司董事长,见证了公募基金的成长与崛起。当大部分团队羡慕大而全的“百货公司”模式时,他坚持走一条艰难的路,苦练“内功”做一家“精品专卖店”。

  他叫潘福祥。圈子里,人们亲切地叫他“老潘”。对清华经管学院的学生而言,他是潘老师、潘教授。

  一个冬日的午后,记者在诺德基金的会议室见到了“老潘”,听他讲述中国股市跌宕起伏的岁月,以及对于公募行业的种种憧憬。

  一下午的交流,他总能信手拈来一些生动的故事,配以风趣的比喻,在笑声中,让人感悟到他的独立思考。

  他看问题一针见血,又总是率性直言。在他看来,真正的投资新时代正在来临,公募基金的黄金时代也正在开启……

  为了教学被推向股海

  熟悉潘福祥的人给他贴了一个“标签”:在做股票的投资人里,是讲授证券投资学课程时间最长的;而在讲授投资学的老师里,又是从事证券投资行业时间最长的。

  潘福祥笑言,自己完全是被动地被推向股海的。

  1990年,26岁的潘福祥硕士毕业。他留在了母校清华任教,并且很快就被任命为清华经管学院的院长助理。

  1992年,朱镕基还兼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当时他提出:清华经管学院要办成世界一流的商学院,每个老师都应该成为行业专家。

  有一次,朱镕基问潘福祥:“你教什么课?”

  潘福祥回答:“我教证券投资。”

  朱镕基问:“那你自己炒股吗?”

  潘福祥摇摇头说:“炒股要具备三个条件:有钱、有闲、敢冒险。我倒是敢冒险,但是我既没有钱,也没有闲。”

  朱镕基说,没做过股票怎么能教好投资。于是,清华经管学院“给”了潘福祥30万元,让他到上海“炒股”。

  潘福祥回忆道:“1992年,30万元!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那时候,我一个月工资才86元。”

  然而,两三年下来,头破血流的实战经历告诉他,自己所学的理论与现实差距太大。在“弹尽粮绝”,只剩下100元时,他奢侈地花了10多元吃了一碗面。而当时卖面的老太太把80多元找头递到他手里的那个画面,永远定格在了他的脑海。

  潘福祥很困惑,股市里赚的钱,究竟从何而来?

  为了解决这个困惑,他参与主持了在此后由上海证券报组织发起的那场名为“寻找证券市场大智慧”的大讨论,聚集了吴敬琏、于光远、樊纲、陈彪如、李扬、曹远征、曹凤岐、吴晓求等著名专家学者一同参与讨论。

  “我们整整做了80个版。”回想起那段岁月,潘福祥觉得非常有意义,“我们为那个时代做了不少事情。”

  后来,他逐渐悟出,股市里应该赚的是上市公司业绩增长的钱,而不是博弈的钱。最终,当初的30万元得以“完璧归赵”,而教室这个舞台,对他而言已经不够了。

  从此,潘福祥走上职业投资之路。

  但他答应了清华经管学院的请求,把投资学的课继续教下去。而为了这个承诺,每学期周一的晚上,潘福祥不管身在何处,都要赶回北京给学生上课,至今已坚持了整整27年。

  以“研究者+实践者”的身份讲授证券投资,潘福祥自然深受学生们的喜爱。他的课场场爆满,学生甚至需要“抢课”,并一度引发“清华校园里的证券热”,成为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现象。

  潘福祥很感慨,教学相长,这样的实践于自身而言也是很大的收获。如今,讲课的内容已与20年前截然不同,每学期都在变化,不断提升自己。他说:“能够把最初懵懵懂懂的问题都想明白,引导学生去思考,这是我一笔值得珍视的财富。”

  如今,他已收获桃李万千。如中欧基金董事长窦玉明、前华夏基金总经理滕天明、华泰柏瑞副总经理田汉卿等,都是他1991年在清华经管学院教《证券投资学》的第一届学生。

  记者问他,是否会考虑将这些年的积累和思考浓缩成一本书?

  潘福祥笑言,清华有很多老教授信奉“一本书主义”,就是一生只写一本书。等自己再教几年课,快退休时再好好写一下。

  投资是一种生活方式

  “你们眼中的上证指数走势是用K线图画出来的,而我眼中的上证指数,是由钱、汗水、泪水及一连串的辛酸记忆组成的。”

  20多年后,潘福祥已然能够笑谈曾经经历的三次“爆仓”,但所有的云淡风轻背后,都有痛彻心扉的领悟。

  虽然没能成为投资大师,但能够把多年的经验积累得以传承,在潘福祥看来,已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词学大家王国维曾言,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潘福祥认为,投资也是悟道的过程。在经历了太多沉浮之后,“投资即是生活,整个投资过程就是你的人生态度。”

  如今,每一学期的第一堂课,他都会有一个三句话的开场白,讲述他对于投资的理解。

  “第一,在金融市场中,赚钱的方法有千千万万,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很难。投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所以对于市场要有敬畏感。永远要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要坚信市场永远是正确的。”

  潘福祥感慨,即便是成功的投资者,今天的成功也可能成为你明天失败的诱因,甚至可能会“死”在你最擅长的投资方法上。所以一旦错了,就要诚心诚意向市场低头,认识错误并改正。

  “第二,对于其他行业而言,是艺不压身,但投资不是。衡量一种投资方法是否成功,并不在于赚了多少钱,而在于是否找到了符合你的性格特点、思维逻辑、人生态度的投资方法。”

  比如巴菲特是价值投资,索罗斯是趋势投资,两人都是投资大师,那是否能够把他们的投资方法进行融合?在潘福祥看来,上述两种投资方法背后的投资逻辑截然不同。价值投资要有非常强的自信心,即便大家都不看好也要坚定信念。趋势投资则认为,破位之后就要清仓离场,要做趋势的跟随者而不是趋势的引领者。

  潘福祥认为,上述两种投资逻辑在哲学层面是相冲突的,就像练武一样,同时练两个门派的武功最终可能会走火入魔。所以真正的投资大师投资方法跟人生态度一定是吻合的。很少见到心态平和的人在市场中追涨杀跌,也很少见到十分活跃的人买股票五年不动。

  “第三,投资方法没有优劣之分,存在即合理。一种方法不构成对另一种方法的敌视和替代,就像南方人吃大米北方人吃面粉一样,应该用理性与平和的态度对待各种方法。”

  每学期结束的时候,潘福祥还会对学生讲述一个非常重要的“弹簧理论”。他感慨,金融行业诱惑太多,面对这些诱惑,有可能会造成行为扭曲,或是心智迷失。潘福祥说,自己的学生中,也有出现“老鼠仓”事件的,他感到非常惋惜。为了短期的眼前利益,把一生的职业生涯都断送了。

  潘福祥强调,进入金融行业,要控制自己的行为,对自己进行精神上的约束,不要超出一定的限度。

  开启投资新时代

  在潘福祥眼里,A股市场最大的问题,就是相当多的上市公司缺乏投资价值。

  潘福祥感慨,在中国证券市场,权益类投资做得很辛苦,要想长期获取超额收益也很困难,需要有很大的运气。老百姓买基金可能今年赚明年赔,牛市赚熊市赔,没有相对稳定的预期,老百姓也很难坚定持有。因此,“我们一直在走一条很艰难的路。”

  2016年,他组织公司研究部用经济增加值EVA做了一次测算,发现创造价值的行业,主要集中在大消费领域,主要包括家电、食品饮料、汽车以及生物医药等。事实上,大消费作为A股“长牛”板块,一直是价值投资者最青睐的品种之一。

  “新经济”近年来也正在成为崛起的白马,以信息服务为代表的新经济成为发展大趋势。拥有巨大成长空间的“新经济”板块比如战略新兴产业,包括计算机、通信、传媒等,一直是资本市场追捧的成长股摇篮。

  而随着高科技公司竞争力的逐渐显现,各细分行业龙头公司的不断形成,整个市场的基础投资品价值正在发生逆转。

  潘福祥判断,自2017年起,中国证券市场真正迎来了投资新时代,慢牛行情值得期待。

  从资金面而言,他认为,长线资金开始进入市场,再加上由于A股市场近年来持续低迷,指数表现不佳,因此大量短线资金撤离,这从根本上改变了市场原有的资金结构,这是好事。从目前来看,对于那些好公司,存量资金足够支撑公司股价;对于那些差公司,则面临理性的价值重估。未来市场行为可能更趋于理性,这为价值导向的投资提供了良好的市场氛围。

  近年来,诺德基金的权益类产品整体表现优异,在潘福祥看来,正是源于研究的深入,重点配置了大消费等领域。他认为,总是讨论“二八转换”并没有意义,不以大小来进行公司的价值判断,只要是好公司就会有人买。哪怕是夕阳行业,也会有值得投资的公司。因此,基金经理需要加强研究的深度。

  从“做生意”到“练内功”

  2017年以来,结构性行情大行其道,不少散户“惊呼”,炒股不如买基金。潘福祥判断,公募基金发展的黄金时期正在到来。

  回看公募基金过去20年的发展,潘福祥说,前些年,很多公司是把公募基金行业当作一门“生意”来做,而如今,真正到了需要练内功的时候了。

  2006年至2007年的一轮大牛市,大众投资意识觉醒,基金动辄发行上百亿,很多投资者在银行门口排队抢购基金。

  回忆当时的盛况,潘福祥很感慨,一个没有多少经验的基金经理,就能够动辄募集上百亿资金,并利用分拆的营销技巧,使得基金规模进一步膨胀。

  不过,爆发式的增长也为此后的发展埋下了隐患。市场由牛转熊之后,大批基金投资者出现亏损。在潘福祥看来,很多投资者高点买的基金直到2015年那轮牛市才解套,而权益类基金也出现了“失去的十年”,即2007年至2017年整整10年间,偏股型基金的整体规模停滞不前。

  “过去10年,是为2007年的冲动还债。”潘福祥感慨。

  他说,过去基金行业的收益不能建立在基础投资品的价值上,所以大家只能将基金行业当成生意做,主要靠营销。而如今,随着上市公司资产质量的提升,A股有望进入长期慢牛,资产管理行业也将从做生意变成练内功。

  就行业的发展格局而言,潘福祥认为,整体来看,基金行业已经从过去高速发展的阶段转向精细化发展的阶段。

  监管层提出基金行业要“正本清源”,回归本位。“这种提法非常重要!行业需要回归到资产管理的本质,为大众理财,踏实地把业绩做好,而不是将精力都放在通道、平台等投机取巧的业务上。”潘福祥说。

  经过20年的发展,基金公司已经形成三种业务模式:第一种是大而全的“百货公司”,第二种是具有特色定位的综合性公司,第三种则是小而美的“精品专卖店”。

  “我们要做的就是精品专卖店。”诺德基金目前已经形成了较好的投研体系和高效包容的投研文化,近年来权益类产品业绩表现突出。

  早在几年前,潘福祥就意识到,伴随着养老金和企业年金等长期资本入市,公募基金如何面对挑战,开发设计出更多满足不同风险偏好的投资者需要的产品,将是下一轮竞争的焦点,也是行业发展和分化的开端。

  基于上述考虑,诺德基金大力布局FOF产品。潘福祥说,布局FOF对于公司而言是一笔不小的投入,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他十分看好FOF的发展,但在“出成果”的时间表上,却没有那么乐观,认为需要积累和等待时机。

  “在FOF的布局上,我们和大公司是在同一起跑线上。”潘福祥说,国际资本市场的发展也证明了公募基金的发展之路,即做“精品店”,逐步转向全市场大类资产配置,进行跨市场组合、FOF组合。从美国公募基金过去60年的发展来看,产品的创新迭代速度很快,但唯一取胜的就是FOF。因此,未来公募基金的发展将从股票组合转向基金组合。

相关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