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银行实控人之谜:“明天系”魅影潜行十八年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8年02月09日 19:53

  哈尔滨银行实控人之谜——“明天系”魅影潜行十八年

  野马财经

  缪凌云 韩蕾 

  近日,哈尔滨银行招股说明书在证监会官网披露,冲刺IPO。此番若能够上市成功,其“A+H”的布局将成形,资本运作的舞台也会进一步拓宽。

  不过,野马财经注意到,哈尔滨银行在招股书中称自己“无实际控制人”,但其十大股东科软软件、天地源远等多公司都与“明天系”有着密切的关系,且这些公司所持股份至少为25.75%,已经超过现第一大股东哈经开。

  时代的红利:精准入局

  20世纪90年代,在市场化进程的倒逼下,我国农村信用社系统掀起了一场难度巨大、时间持久,但却影响深远的改制浪潮。

  前后近20年的时间,农信社经历了与农业银行脱钩、区域合并、增资扩股、股份制改革、向商业银行转型等诸多阶段。1995年成立的哈尔滨银行,也是由当地58家信用社重整而来。

  和绝大多数同行一样,新生的哈尔滨银行资产质量并不算好,不仅有十多家农信社净资产为负,而且还存在出资不实等现象。为了达到监管要求,提高资本充足率、增强自身实力,引入民营资本成为了必然选择。

  2000年11月9日,科软软件、天地源远、拓凯经贸、鑫永胜等企业入股哈尔滨银行,每家出资额皆在2000万元上下。此后,在2014年赴港上市前,哈尔滨银行又进行了6次增资配售扩充股本。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除了北京新润、华夏人寿等新面孔的出现之外,前述四家企业参与了6次增资中的4次,所持股份不断增加。截至2017年9月14日,全部处于哈行十大股东之列。

上图为截至2017年9月14日哈尔滨银行重要股东名单 上图为截至2017年9月14日哈尔滨银行重要股东名单

  截至2018年2月9日,哈尔滨银行市值约为200亿元,对比历次增资价格后,科软软件等公司合计浮盈约在1倍左右。

  以科软软件为例,其2000年、2003年、2006年、2011年分别出资2190万元、3308万元、1.04亿元、4.42亿元,合计6.02亿元拿下6.55%股份,现今这部分股权价值13.1亿元。如果按照各个时间节点计算每次入股时状况,考虑到折股、转增等因素,科软软件投资年化收益约在8%左右,虽算不上暴利,但已然不低。且2009年至2017年哈尔滨银行分红也算不少,此番冲击A股成功,亦会带来更多收益。

  当然,除了不俗的投资回报之外,这四家企业身上还有着更多的秘密。

  实控人之谜:“明天系”魅影

  上文提及,科软软件等企业对于哈尔滨银行入股增资的步调极其一致,除此之外,它们的成立时间也颇有意思。

  天地源远成立于2000年7月11日、拓凯经贸成立于2000年9月21日、科软软件成立于2000年9月22日、鑫永胜成立于2000年9月26日。而哈尔滨银行第一次对外增资的日期为2000年11月9日。

  也就是说,这些企业全部是在入股哈行前夕突击成立,并在哈尔滨银行上的投资总计超过13.26亿元。

  虽然在彼时,难以全部穿透它们背后真正的控制人以及巨额资金的来源,但随着十八年的时间过去,很多蛛丝马迹已经浮出了水面——这些公司,皆与“明天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方面,21世纪初,正是“明天系”在金融领域大举进军,横刀跃马的时候;另一方面,野马财经获取的《慧金797》、《鑫业1820》等信托计划显示,拓凯经贸、鑫永胜、天地源远均曾将其所持有的哈尔滨银行股权质押给“明天系”旗下的新时代信托进行融资。

上图为相关信托计划 上图为相关信托计划

  与此同时,天地源远曾以9680万元的价格从华资实业手中接盘8800万股恒泰证券;且据《第一财经日报》文章,科软软件的董事肖庆华为肖建华亲属;拓凯经贸则一度持有ST明科第三大股东浙江恒际实业30%股份。

  除了这四家“元老级”股东之外,第十大股东同达投资和“明天系”的关系同样密切。其原始股东之一就是明天控股现在的法定代表人肖卫华,并且还出资组建了原“明天系”旗下太平洋证券和远东证券成立之初的股东泰安泰山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

  至于第八大股东华夏人寿,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华夏人寿踩洗钱红线,中天金融310亿接盘值吗?》一文中也曾提到其是“明天系”保险布局中重要公司,目前已经转手给了中天金融。

  在最新披露的《招股书》中,哈尔滨银行称自己“无实际控制人”,而倘若将科软软件、天地源远、拓凯经贸、鑫永胜、同达投资五家公司所持股份加在一起合计25.75%,远超第一大股东哈经开,如果算上华夏人寿,更是突破30%。

  更有意思的是,除了这些企业之外,哈尔滨银行的股东之中,还有更多的企业与“明天系”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例如一家名为黑龙江鼎尚装修(现“鼎尚投资”)的公司,既一度拥有过哈尔滨银行股份,又是中信国安集团混改后的民营股东之一,野马财经《1700亿杠杆局:起底“恒泰证券”接盘侠中信国安集团》文章提及,黑龙江鼎尚在取得中信国安集团股份后,质押给了新时代信托。而中信国安集团在不久前接了“明天系”恒泰证券的盘。

  对于相关问题,野马财经于2月8日致电哈尔滨银行,不过一直无人接听。而在证监会反馈意见中,同样对“无实际控制人”的依据提出了疑问。

  循环往复、纷繁复杂的股权腾挪令吃瓜群众眼花缭乱,而“明天系”掌舵者就曾在集团内部讲话中表示,明天集团采用“隐蔽+分散”的战略方针,即尽可能地把“明天系”的核心成员、产业、公司、主要社会关系等都隐藏起来,对外严格保密,对内各部门间相对保密。

  其同时解释,与其他形态的公司股权架构相比,网状股权架构是安全性最高的。即便核心公司遭遇不测,也不至于影响整个集团的正常运营。如今看来,此话颇有先见之明。

  长期以来,“明天系”的资本布局一直笼罩着层层迷雾,当然,随着哈尔滨银行等越来越多企业IPO,这些迷雾正在一点点消散。

  最近,“明天系”也在不断地出售资产,您知道其还有哪些资产没有浮出水面么,欢迎在评论中留言~~

相关热议

2月9日上市公司晚间公告速递

2018年02月09日 18:07

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