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逾期、战投引入不畅 坚瑞沃能或已陷入资金困局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8年04月01日 19:06

  债务出现0逾期、战投引入不畅 坚瑞沃能或已陷入资金困局

  来源:证券时报e公司

  坚瑞沃能(300116)4月1日晚间公告,公司已经出现债务逾期的情况,金额19.98亿元;引入战略投资者的进展并不顺利,大股东正在接洽新的对象;重大资产重组继续推进,提示5大风险。同时,坚瑞沃能拟申请大额抵押贷款,并为沃特玛的贷款提供担保,显示出旺盛的资金需求。

  坚瑞沃能4月2日(星期一)开市起复牌,累计停牌时间超过了3个月。

  债务逾期

  坚瑞沃能公告,公司已经出现债务逾期的情况。截至目前,坚瑞沃能整体债务221.38亿元,其中应付票据100.09亿元、应付账款22.21亿元、银行借款54.74亿元、融资租赁形成长期应付款25.93亿元、非金融机构借款3.32亿元、股东借款15.09亿元。坚瑞沃能逾期债务19.98亿元,主要为应付票据和银行借款。

  坚瑞沃能表示,面对债权人的权利主张,公司面临偿债风险,对日常经营造成影响。公司目前与供应商、客户积极协商,争取签署相关协议,解决供应商债务问题;与银行等金融及非银行机构协商,以展期、续贷等方式解决暂时的债务逾期问题,同时尽快实现回款及存货变现、资产变现,进行偿还。

  关于债务逾期,此前已有媒体报道。网易报道称,3月25日,在深圳市坪山新区的沃特玛总部大门前,有供应商拉出“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虚开商业承兑汇票欺骗供应商,到期无法承兑,请还供应商血汗钱”的白色横幅向沃特玛追讨资金。

  沃特玛,即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坚瑞沃能的全资子公司,2016年通过重大资产重组收购,并表后让上市公司业绩暴增。上述报道称,知情人士透露沃特玛的资金问题一直存在,最近到了收帐时期,供应商发现沃特玛给他们的商业承兑汇票无法承兑。

  坚瑞沃能去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17年9月底,公司应付票据65.47亿元,较期初的13.54亿元增加了近5倍。此次坚瑞沃能公告当前应付票据为100.09亿元,仍然增加的非常迅速。不过,坚瑞沃能此番公告的整体负债为221.38亿元,略低于去年三季报中的总负债231.35亿元。

  4月1日晚间的公告还显示,近日,沃特玛因生产经营需要,拟根据相关业务合同在民生银行深圳分行续做贷款本金金额不超过1.4亿元的贷款业务,拟向浙商银行深圳分行申请不超过10亿元等值人民币综合授信及贷款,坚瑞沃能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同时,坚瑞沃能拟向北京银行西安分行申请 2亿元等值人民币贷款额度,以及原授信项下1亿元银行承兑汇票业务,公司多个子公司的房产及土地提供贷款抵押,沃特玛、公司大股东及董事总经理李瑶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郭鸿宝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此外,坚瑞沃能2017年度报告原定于3月27日披露,已经申请延期至4月27日。之前给出的理由是公司更换了会计师事务所,新的审计机构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首次接受委托,且进场审计时间较晚,无法在预期时限内完成全部审计工作,同时公司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与公司年报审计时间重叠,且公司多个子公司涉及的审计工作量较大。

  战投引入

  在之前的3月18日晚间,坚瑞沃能已经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郭鸿宝、公司大股东及董事总经理李瑶正在筹划公司股权转让事项,拟引入战略投资者,该战略投资者为关注新能源的企业。这一公告同时显示,战略投资者拟收购郭鸿宝全部或部分持有的坚瑞沃能的股票和华鹏伟业的股权,以及李瑶全部或部分持有的坚瑞沃能的股票,具体的转让数量、转让方式、转让价格将在正式股权转让协议中约定。

  上面提到的华鹏伟业,全称宁波华鹏伟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其控制的宁波坚瑞新能源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下称“坚瑞新能源”)持有坚瑞沃能12.46%的股权。郭鸿宝全资持股华鹏伟业,直接持有坚瑞沃能12.28%的股份。由此,郭鸿宝可以控制坚瑞沃能24.74%的股份,为实际控制人。

  在完成收购沃特玛之前,坚瑞沃能的名字还是坚瑞消防,由郭鸿宝一手创办,2010年9月登陆创业板。郭鸿宝技术出身,长期从事气溶胶灭火系统方面的研究,是公司多项核心技术发明专利的主要发明人。至今,郭鸿宝仍担任了坚瑞沃能董事长一职。

  李瑶亦具有特殊的身份,坚瑞消防正是从其手中收购的沃特玛。资料显示,李瑶早前曾任职比亚迪下属公司,2002年作为主要出资人设立沃特玛前身深圳乐凯。在被坚瑞消防并购之前,李瑶担任沃特玛的董事长,是沃特玛的实际控制人。坚瑞消防完成对沃特玛的收购后,李瑶成为上市公司仅次于郭鸿宝的第二大股东,并进驻董事会担任总经理、法定代表人,仍担任沃特玛的董事长。

  坚瑞消防收购沃特玛之时,后者的体量远高于上市公司。之所以未构成重组上市(俗称“借壳”),是因为郭鸿宝通过坚瑞新能源认购了募集配套资金增发的股份,保持了控股权的稳定。当前,坚瑞沃能原消防主业不振,沃特玛已成为上市公司主要营收来源。

  鉴于郭鸿宝、李瑶二人的身份背景,通过转让上市公司股权引入战略投资者的方案就必须精心设计,以符合之前的各项承诺,避免触发减持方面的法律法规。

  郭鸿宝在上市公司收购沃特玛时承诺,自完成收购沃特玛之日起36个月内,不放弃坚瑞沃能的实际控制权。当前,三年之期未满,若郭鸿宝依据之前公告转让华鹏伟业股份,将失去对坚瑞新能源的控制,直接影响坚瑞沃能控股权。

  沃特玛完成2016年~2018年的业绩承诺,李瑶方能对应解锁获得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 25%、30%、45%。按照业绩累积计算,目前李瑶在2016年已经完成了对2016年、2017年的业绩承诺,但仍然可能在 2017年和2018 年无法完成业绩承诺,会造成其部分股份无法按时解锁。而且,李瑶持有的3.3亿股份目前被司法冻结,有被处置尚未风险。

  坚瑞沃能最新的公告显示,由于战略投资者与郭鸿宝、李瑶对合作方案未达成一致意见,郭鸿宝、李瑶放弃与之合作,但仍继续推进引入战略投资者事项,正在与其他关注新能源企业的战略投资者进行初步接洽。

  重组推进

  坚瑞沃能此轮停牌的初衷是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涉及对 Altura Mining Limited(下称“Altura”)部分或全部股权的收购。Altura是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此前坚瑞沃能已通过香港全资子公司福瑞控股持有Altura16.87%的股份,为其第一大股东。

  Altura拥有 Pilgangoora项目位于澳大利亚西部皮尔巴拉地区的硬岩石锂矿的探矿权和采矿权(2037年到期),截至去年底的总资产为13.2亿元(人民币,下同),净资产5.1亿元。2017年下半年,Altura营业收入207万元,亏损2.2亿元。

  由于涉及境外资产的收购,此次交易设置了复杂的交易方式,分为三步。第一步,坚瑞沃能与投资人在境内成立并购基金,之后在香港设立夹层公司以申请境外债权融资。第二步,夹层公司在澳大利亚注册设立收购主体,收购主体以现金的形式收购Altura部分或全部股权。第三步,坚瑞沃能向并购基金其他投资人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所持份额,从而达到拥有Altura部分或全部股权的目的。

  而当前,坚瑞沃能尚未实质性进入上述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交易方式的第一步。坚瑞沃能提示5点风险:一是公司自有现金不足以支付上述收购款项,能否成功筹集资金存在很大不确定性;二是相关政府部门不予批准/备案的风险;三是境外收购风险;四是上市公司和标的公司审议审批风险;五是公司债务逾期事项会对重组产生不利影响。

  坚瑞沃能表示,公司复牌后将继续开展对 Altura 重大资产重组的各项工作,按规定进行信息披露。

  除了上述事项之外,坚瑞沃能主要股东还面临了平仓的风险。公告显示,郭鸿宝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整体质押率为94.95%,其控制下的坚瑞新能源持股整体质押率为 97.53%,如果股价连续下跌,有被平仓的风险。

  李瑶的一致行动人李金林持有2479.72万股,占总股本的1.02%,且全部处于质押状态。李金林接到国泰君安的《平仓通知函》,其股票质押合约发生违约,并未按证券公司要求进行提前购回标的证券、偿还负债,国泰君安拟对李金林的股票进行减持处置。复牌后,国泰君安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对李金林在国泰君安质押的2479.72万股进行全部或部分减持。

责任编辑:张恒

相关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