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列入重点环境风险企业 威尔药业加码药用辅料转型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8年03月31日 08:03

  被列入重点环境风险企业 威尔药业加码药用辅料谋转型

  刘颂辉

  一家以合成润滑基础油为主要收入来源的“药业公司”,日前向A股发起冲击。

  证监会官网显示,南京威尔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尔药业”)欲在上交所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2016年以及2017年1月至6月(以下简称“报告期内”),威尔药业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和存货周转率均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且其自身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和存货周转率持续下降。

  另据公司内部员工反映,工厂里每隔一段时间要用水稀释污染物,达到标准后才排放到污水处理厂,可能涉嫌违规操作。

  3月22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致函威尔药业董秘兼财务总监唐群松,他表示,尽管公司流动比率及速动比率均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但由于公司经营性现金流量正常,对偿债能力具有较强保证。对于上述员工反映的问题,将立即到工厂进行查证,尽快进行回复。但截至发稿,对方未对此作出进一步解释。

  环境风险等级较大

  事实上,医药业务并不是威尔药业的主要收入来源。

  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威尔药业的合成润滑基础油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3.90亿元、3.67亿元、3.21亿元、2.01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76.26%、74.61%、59.05%、61.46%。药用辅料的销售收入分别为0.90亿元、0.95亿元、1.83亿元、1.08亿元,占营收比例为17.68%、19.35%、33.64% 、32.91%。

  根据销售收入的构成比例,合成润滑基础油才是威尔药业的主要收入来源。2014年~2016年,合成润滑基础油产生的销售收入持续下滑,其中,2016年较2014年下降了17.81%,而药用辅料的营销收入却呈现快速增长的势头。

  记者注意到,威尔药业的生产以合成工艺为主,在生产经营中会产生废水、废气和固体废弃物,随着监管部门对环保问题越来越重视,公司面临一系列环保风险。2015年11月26日,子公司南京威尔生物化学有限公司因丙二醇(原料)蒸馏装置未办理相关环保手续即投入运行,被环保主管部门责令停止建设、生产,限期补办手续并处罚款两万元。

  3月20日下午,记者在南京市六合区长丰河西路99号威尔药业公司看到,工厂里正在不间断地作业发出声音。而南京威尔生物化学有限公司一名员工反映,工厂里主要有大量污水对外排放,每隔一段时间要用水稀释污染物,达到标准后才排放到污水处理厂,工厂还有少量尾气排放,另外会产生一部分滤渣,需要请其他公司前来运离公司。

  威尔药业相关负责人回复称,公司已对《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载明的不合规事项进行整改,南京威尔生物化学有限公司、威尔药业生产运营符合环保方面法律、法规及规定;截至说明出具日,除上述处罚外,威尔药业及南京威尔生物化学有限公司未因违反环保方面规定受到处罚。

  对于上述员工反映的问题,唐群松告诉本报记者,公司按照规范接受环保部门监督检查,工厂里设有污水池,收集好之后再排放。污水排放也有一定的规范,按照规范排放后,才交给园区的合规部门进行处理,不会做私自处理。至于是否存在掺水稀释的问题,将立即到工厂进行查证,尽快进行回复。但截至发稿,记者并未收到任何回复。

  值得关注的是,据南京市江北新区环境保护与水务局2017年环境应急信息公开称,根据《南京市重点环境风险企业名单》,江北新区共有150家重点环境风险企业,除了长期停产、关停拆迁的21家外,其余129家环境风险企业均已备案(其中重大35家,较大54家,一般40家)。其中,南京威尔生物化学有限公司(威尔药业)被评定的风险等级为“较大”。

  威尔药业本次IPO计划募集资金约10亿元,其中3.08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其余将投向20000t/a注射用药用辅料及普通药用辅料产业基地项目。

  本次上市募集资金主要向药用辅料产业倾斜,此举是否意味着威尔药业试图加码医药业务走上转型发展之路?唐群松在回复函中并未明确表态。但是,其表示,公司药用辅料产品收入快速增长,主要受《中国药典》2015版颁布并实施的影响,注射用药用辅料销售收入快速增长所致。受下游润滑油消费市场步入“低增长平台”阶段影响,2014年~2015年,公司合成润滑基础油产品销量相对稳定,2016年度,销量有所下降。

  唐群松介绍,接下来,在药用辅料领域,公司将以普通药用辅料为基础,重点进行注射用辅料的市场化应用开发,紧密配合国内客户做好药品一致性评价及关联评审工作,促进国内重点客户对高标准、高安全性药用辅料的应用,进一步提高药用辅料的国内市场占有率,提升品牌形象。同时,力争通过欧美国家的相关产品生产质量认证,实现药用辅料的全球化销售。

  应收账款高企

  招股书显示,威尔药业自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药用辅料及合成润滑基础油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报告期内,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4486.86万元、6072.84万元、8506.88万元和6049.19万元。

  尽管公司业绩向好,但高额的应收账款依然不容忽视。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分别为5873.37万元、7615.52万元、8775.26万元和9767.10万元。应收账款逐年增加。而且,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每年8.2次、7.39次、6.81次和3.57次,同行业药用辅料类上市公司平均值分别为9.53次、8.17次、7.12次、3.26次,化工类上市公司平均值分别为8.51次、7.62次、7.67次、3.74次。存货周转率分别为每年6.97次、5.45次、5.23次和2.72次,同行业药用辅料类上市公司的平均值分别为6.06次、7.04次、5.92次、2.73次,化工类上市公司的平均值分别为8.93次、7.85次、7.72次、4.09次。

  无论是对比药用辅助类或化工类可比上市公司,威尔药业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和存货周转率均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且其自身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和存货周转率持续下降。

  对此,唐群松回复本报记者,公司与同行业其他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率水平及变动趋势基本一致,存货周转率与行业内其他主要上市公司的存货周转率差异不大。公司应收账款管理严格,账龄大部分在一年以内,信用状况良好。未来,随着募投项目的逐步实施,公司产能将得到进一步提升,从而为未来的持续发展提供有力保证。

  2014年~2016年,威尔药业实现营业收入5.28亿元、4.99亿元、5.58亿元,业绩变化呈波动趋势。对此,威尔药业方面表示,公司的经营业绩与市场需求波动、成本波动、行业发展密切相关。

  此外,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威尔药业的销售费用为1946.69万元、1934.61万元、2061.23万元、1368.96万元,占营业收入的3.69%、3.88%、3.69%、4.14%;研发费用分别为1573.4万元、1517.31万元、1756.51万元、965.71万元,占营业收入的2.98%、3.04%、3.15%、2.92%。报告期内,威尔药业每年用于营销方面的费用均高于研发投入。

  对此,上海某大型券商新股策略分析师指出,首先要看企业目前所处的成长驱动力阶段,对于技术驱动型企业而言,研发费用占比更高是合理的,而对于技术已经较为成熟的行业企业,市场渠道布局更重要,此时销售费用占比更高就是合理的,“威尔药业销售费用高于研发投入,可能是公司根据现实情况所做的选择”。

  本报记者张玉对本文亦有贡献

  微信图片_20180329205812.jpg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相关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