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新规落地在即 外资加速布局中国债市为哪般?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8年04月01日 16:40

  自2016年四季度中国拉开去杠杆大幕,债市成为“重灾区”。随着公开市场利率攀升,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从2.6%附近一路飙升至最高的4%附近,目前回落至3.7%左右。

  近期,市场出现了些许变化。全球贸易摩擦导致避险情绪升温,上周五债市更是瞬间大涨;人民币去年大幅升值,外资对于中国利率债的配置热情高涨;近期,彭博宣布将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数据显示,境外机构1月增持人民币债券983.15亿元,增持幅度创历史新高。今年,债市是否会出现转机和长久期配置的机会?即将落地的资管新规对债市的“净影响”如何?

  第一财经记者还获悉,近期多家外资私募基金开始建仓中国债市。瑞银资管固定收益部董事、基金经理楼超对记者表示:“在去杠杆环境下,短期贸易摩擦对于债市的提振效果有限,但中国利率债的配置价值年初开始已经显现。”他预计,资管新规对债市造成的恐慌情绪在去年四季度已经见顶。相较于利率债,机构对信用债仍持谨慎态度,下半年应关注城投公司三年置换计划年内到期对信用债市场的冲击。

  机构布局利率债

  近期,在贸易摩擦升温下,债市也成了避险资金的藏身之处。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下降0.46%至2.819%,中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亦大幅下行0.19%至3.762%;国际金价大幅攀升。

  “特朗普政府会否使得贸易摩擦升级仍需观察,贸易战引发的经济下行风险、避险情绪会利好债券市场,但如果眼光放长,纵观全年,今年去杠杆、防风险仍为主线,债市依旧是‘震荡市’。”楼超称。他也认为,尽管国债收益率上升空间有限,但信用利差走扩是大概率事件。

  尽管依旧是“震荡市”,但中国利率债的配置价值其实已经显现。数据显示,境外机构1月增持人民币债券983.15亿元,增持幅度创历史新高。其中主要增持国债605.09亿元,同时小幅增持政策性金融债22.54亿元。由于人民币汇率的持续走强,境外机构也大幅增持同业存单299.38亿元。

  “2017年1月开始,央行一共上调了4次市场利率,最近两次都是上调5bp,比较温和。2017年中国市场利率上升的坡度已高于美国,两地利差一度扩至三年新高的160bp。中国央行一直坚持稳健中性的基调,并可以用‘量价对冲’的方式来灵活操作。虽然美联储加息会使中国存在调升利率走廊的空间,但整体对市场的冲击不会太大。”楼超称。

  债市坐等资管新规落地

  “此前机构多采取短久期的保守操作,而在资管新规真正落地后,可能对利率债会逐步向上加久期。”楼超表示。

  3月2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对债市而言,一方面是市场未来对标准化产品(如股、债)的需求加大,另一方面是强监管预期下债市或出现动荡,如何看待资管新规对债市的“净影响”?

  从利好面分析,楼超表示,资管新规此前包含的去通道、净值化转型、规范交易对手的管理都符合外资机构配置理念,非标回表也利好债券等标准化资产。“至于长线配置盘什么时候会加码入场,这仍是一个循序渐进的配置过程。”

  当然,众多机构也普遍认为,去杠杆对债市造成巨震的阶段已经过去,“去年四季度在经济数据回暖、资管新规浮出水面的情况下,债市遭遇抛售,流动性较好的利率债、政策性金融债甚至率先出现抛售,这主要因为机构需要换取流动性来应对去杠杆压力,而后才轮到资质和流动性较差的信用债。”

  眼下,市场已经将资管新规的影响纳入预期,“最恐慌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去年是收益率上升高峰期,流动性较好的利率债在今年年初已经形成了较好配置的吸引力。”

  不过,他也提及,非标回表可能会对债市的供给造成压力,“过去的非标融资需求可能要通过发债来完成,供给上升对债市而言短期偏负面,但长期中性。”

  下半年关注信用债违约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采访众多中外资机构基金经理后发现,对于今年的信用债市场,各界存在一定的担忧。2018年初债券违约事件频发,仅违约主体就涉及6个。

  天风证券研究显示,从2014年3月5日至今,共出现违约债券168只,涉及主体67个,这些违约主体均为非上市公司,以民营企业为主,行业主要分布在综合和采掘等,在债券品种方面,短融、企业债、中票、超短融、定向工具分别占比达50%、21%、14%、7%、7%,发行时主体的评级以中低等级为主,其中AA评级占比最高,达43%,AA-占比36%。

  2018年以来,3A高评级信用债相较于低评级债的利差持续走扩,“看好高评级的国企以及基本面较好的民企债,它们相对于国债、政策性金融债将保持稳定。”楼超告诉记者。

  3月23日数据显示,产业债整体行业利差为62.33bp,与3月16日相比,上行3.18bp。

  楼超表示:“虽然1、2月资金面不紧张,但全年货币环境可能并不宽松,资质较差的民企融资趋紧,包括传统、新兴行业都存在这个问题。因此今年需要关注民企违约风险。”

  记者也了解到,虽然此前两周利率债因避险情绪而大涨,但信用债市场却表现平平。

  此外,楼超也提示注意城投债风险。2015年以来,地方政府债务三年置换期结束之后,目前令各界比较担心的是存量城投债。根据2016年《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的要求,置换期结束之后,没有置换的一类债务对应的地方债务额度将由中央收回,偿债主体从地方政府返回发行平台。

  “一方面,城投公司面临偿债高峰,另一方面其融资需求巨大,但却要完全取决于自身信用资质,监管指向剥离城投公司的政府融资功能,这可能造成的信用冲击也需要关注。”楼超表示。

相关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