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文新:美国政府要对亚马逊“动手”了?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8年03月30日 22:41

  美国人会算账是出了名的。中国的研究机构真该好好学习一下。

  最近,一份让特朗普感到“难以接受”的账本摆到了白宫的办公桌上。据纽约大学市场学教授斯科特·洛韦(ScottGalloway)的最新数据,过去9年,亚马逊缴纳14亿美元企业所得税,而其对手沃尔玛为640亿美元;同期,亚马逊盈利140亿美元,而沃尔玛税前盈利为2290亿美元。与之形成强烈反差的而是,亚马逊只要宣布进入哪个行业,哪个行业的上市公司股价就会应声下跌。今年1月,亚马逊、摩根大通和伯克希尔·哈撒韦联合成立非营利医疗健康公司,并以此为三家公司50多万员工及家属提供医保服务,消息一出,30家以上的医疗保险公司股价齐跌,市值蒸发超过300亿美元。

  以2017年10月的数据计算,亚马逊4270亿美元的市值是全美8家零售巨头的市值总和,这其中包括沃尔玛、塔吉特、梅西百货、希尔斯百货等。2009年至今,著名的希尔斯股价市值从80亿美元缩水至4亿美元,而亚马逊市值则从360亿美元暴增到近5500亿美元;2014年到2016年的三年间,沃尔玛的股价从74美元下降到了71美元(下降4%),而亚马逊从370美元上涨到845美元(增长128%)。

钮文新:美国政府要对亚马逊“动手”了? 钮文新:美国政府要对亚马逊“动手”了?

  不只是股票市场,“亚马逊冲击”还体现在债券市场上。目前,约有18%美国零售商的债信评等被标普列入具有重大风险的CCC级或更低,约21%全美零售和餐饮业者被标普列入“财务虚弱”名单。标普给出的理由是:(一)难以适应网络零售,(二)消费者品味转变。这两项理由被认为与亚马逊直接相关。

  零售业是美国非常庞大的一个产业,数据显示,目前就业人数约为1200万,一线商场和购物中心620万员工,他们销售家具、家电、电子产品、衣服、体育用品、书籍和综合日用消费品,但这些工作岗位面临亚马逊日益激烈的竞争。被统计学称为GAFO(一般商品、服饰、家具与其他产品)是零售业主力商品,但亚马逊已经颠覆了其实体商场,GAFO实体商店销售额2017年下滑18亿美元(或0.6%),而去年第四季度在线销售增长137亿美元,亚马逊占其多数。据测算,如果亚马逊未来5年获得GAFO 40%的市占率,美国零售业将有150万人失业,再加上杂货店、药店、仓库和送货服务,亚马逊总计将使超过200万人失业。

钮文新:美国政府要对亚马逊“动手”了? 钮文新:美国政府要对亚马逊“动手”了?

  另据美媒报道,美国实体零售商店正因销售不济而批量关闭。JCPenney正在关闭其140家实体店(约占14%);Macy‘s正在关闭100家实体店(约占15%);Sears正在关闭150家实体店(约占15%);CVS正在关闭70家实体店;Kohl’s计划缩小几乎所有实体店的规模。而且近年来,每年的实体店关闭和破产的清单都在变得更长,相应失业人数也在增加。据推测,每家大型零售企业倒闭都会给亚马逊股票50亿到100亿美元的市值增长。

  美国政府是否允许情况持续“恶化”?如果容忍,那电商会不会成为美国经济的“电伤”?据CNBC报道,美国政府近期要对亚马逊“动手”了,理由是:亚马逊缴税过低。按照美国政府预算,“亚马逊冲击”势必严重且持续推高美国政府赤字,这当然是其无法承受之重。在市场人士看来,“亚马逊冲击”就是“你的公司因亚马逊进军而使你所在行业被摧毁”,零售业是典型案例,而更典型的案例是,近年美国国防部数十亿美元的云计算采购招标合同被亚马逊全数收获,多数专家认为,赢家通吃不仅妨碍公平竞争,同时也给应用带来安全隐患,不利于产业的健康发展。

钮文新:美国政府要对亚马逊“动手”了? 钮文新:美国政府要对亚马逊“动手”了?

  除政府难以容忍“缴税过低”以外,美国社会普遍认为,美国政府之所以要“动手”限制亚马逊的扩张,恐怕更大的担心是“亚马逊冲击”对全社会外溢“负效应”:以产业和社会资源的巨大牺牲为代价去助推极少数企业的成功。

  还不知道美国政府会对亚马逊采取怎样的措施,但我们是不是可以提出这样的问题:美国社会对电商的思考是不是同样值得中国思考?国家事业要发展,人民生活要提高,这实际都需要整个社会产出更多的利润,做出更大的蛋糕,毫无疑问,最大的蛋糕存在于终端消费品零售行业,它是社会分配最为重要的基础和源泉。但在电商塑造的、过度竞争的环境里,终端消费品利润还能剩下多少?其实,宏观经济管理的科学性也体现在对“竞争和利润适度性”的把控上,既不能纵容垄断定价侵蚀消费者利益,也不能营造过度竞争的市场迫使企业利润迅速趋近于“零”。而且,过度竞争的市场极易产生造假,产生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如何避免这样的恶性循环?如何找到“竞争和利润”的平衡点?这同样体现着政府宏观控制能力。

  在欧洲许多国家特别重视保护街面上一个个的小店铺、小门脸,它们的政府和学者基于传统认知,认为这些“小门脸”的背后都是一个个的中产阶级家庭,是社会稳定的中坚力量。但这些年来,在电商的冲击之下,中国城市的大型商业有多少已经关门闭户?而数不胜数的“小门脸”还有多少能够存活?得失之间,除了定性说法,有谁能够给出定量计算?

  说实话,“以产业和社会资源的巨大牺牲为代价去助推极少数企业的成功”,实在令人担心。

  来源:钮文新微博

责任编辑:郭明煜 SF008

相关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