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13年每年增100万人:广东如何重构人口发展动能?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8年03月31日 09:42

编者按

人口集聚度体现区域的竞争力。目前,全国各地掀起的“人才争夺战”,并且大有逐步从人才蔓延至人口层面的趋势。

作为全国经济和人口总量第一大省,广东是极好的人口发展观察样本。

在过去近40年,广东一直是中国人口净流入大省,庞大的人口支撑了广东经济的飞速发展。但当前其人口连续高速增长出现转折,面临着人口红利的逐步消失、结构失衡等多重挑战。

在外部,一些内陆省份,特别是一些传统劳动力输出大省自身的城镇化和经济快速发展,一定程度上截留或分流了大量外出人口,对广东等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形成人口竞争压力。

而在内部,广东人口分布不均衡的矛盾也很突出:发达的珠三角聚集全省超过一半人口,而粤东西北,受制于经济和城镇化水平,人口吸聚能力有限。

人口不仅是广东也是各地都必须面对的、事关可持续发展的重大基础课题,本期国家经济地理将探讨广东如何解决人口问题,以及如何“创造有利于全面发展的人口总量势能、结构红利和素质资本叠加优势”。 (吴红缨)

广州一家IT企业的女白领孙果,每天盘算着买房的时间。2016年她辞去在老家河南的工作,南下广州,很快找到工作,随后又结婚生子。现在,只等可以落户买房,孙果便将安心扎根南粤。

这是广东乐于看到的一幕。这个中国经济第一大省当前正希望未来的发展能有适度的人口总量作支撑。不久前出台的《广东省人口发展规划(2017-2030年)》(简称《规划》)提出,2020年广东常住人口总量要达11400万人左右,2030年要达12500万人左右。

目前,广东已是全国常住人口最多的省份,2016年末达10999万人。换言之,未来十余年广东每年要增加超过100万常住人口,这高于该省2010-2016年间该省每年不足百万的常住人口增量。

近年,我国老龄化却在不断加剧,逐渐消逝的人口红利激发了广东的人口发展热情。与此同时,广东自身所面临的人口地区间分布不平衡的特殊现实问题,以及正在推进的创新驱动发展和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等亦需更多人口支撑和驱动。

因此,广东的人口发展思路和战略导向已悄然调整:追求一定人口规模增长的同时,还更突出人口结构、素质和分布等,强调人口均衡发展以及与经济互动发展、与社会协调发展等。上述《规划》还提出,广东要创造有利于全面发展的人口总量势能、结构红利和素质资本叠加优势,促进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协调可持续发展。

近40年来,庞大的人口支撑了广东经济的飞速发展,如今在迈向高质量发展的关口、在着眼于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矛盾的当下,广东再次从人口着手,将如何重构发展动能和竞争优势?

广东人口增长承压

“东西南北中,发财在广东”。这是上世纪80年代开始广为流传的一句话。彼时,广东改革开放领全国之先,活跃的经济吸引了大量人口,尤其是进入90年代,广东的常住人口以年均超过200万的速度持续增长,截至2017年,广东常住人口已经达到1.1169亿,这是1978年的一倍。

人口成为了广东经济发展的强劲动能,依托独特区位优势和充沛劳动力资源,广东制造业蓬勃发展,崛起为“世界工厂”。仍以90年代为例,不少年份广东的GDP增速都超过20%。

珠三角一家家具企业的老板回忆说,那时生意好做,只要买几台设备,再招一批工人就能开张,“人也好招,工资才几百块”。

这种情况并未一直持续,广东常住人口的增长开始出现逐渐放缓的态势。2001年以后,虽然广东常住人口仍一直增加,但是年均增量已减至百万量级,一些年份的甚至才增加了几十万。

广东的制造业企业最先感受到这种变化:招工难。东莞一家电子制造企业的人力资源总监说,招聘成为近10年许多制造业企业的最大烦恼之一,有时招聘会上甚至“颗粒无收”。

广东省人社厅的数据显示,2017年四季度广东用工需求为284.40万人次,但是进场求职为264.12万人次,出现供不应求。

这背后是人口红利的逐渐消逝,一方面我国人口总规模增长惯性减弱,生育形势不容乐观;另一方面是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

数据显示,2017年末中国大陆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上一年下降63万;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重高达17.3%。

广东的情况稍好,2017年的出生人口为151.63万人,比上年末增加了22.18万人;65岁及以上常住人口占比为8.62%。

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董玉整分析,广东人口情况相对较好,因为外来人口较多,而外来人口相对比较年轻,所以老龄化压力相对较小,并且其中处于生育期的妇女也相应较多。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可以乐观看待广东未来的人口发展。上述《规划》指出,未来到2030年广东的人口规模增长势头将减弱,人口老龄化也将明显加速,劳动年龄人口比重相应降低。

董玉整也指出,“稍好”更多只是时间概念,有些问题上广东跟全国相比滞后一点、延迟一些,但并不是说广东可避免。

更为直接的数据是,广东的流动人口规模增速放缓。2015年,广东流动性常住人口中,跨省流入的占比较2010年降低了11.85个百分点。广东省社科院社会学人口学研究所研究员刘梦琴说,她在研究中也发现,外来流动人口对广东人口增长的动能正逐步衰弱。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会员、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分析,近年一些内陆省份,特别是一些传统劳动力输出大省的城市化和经济快速发展,一定程度上截留或分流了外出人口,进而对广东等劳动力输入大省形成人口竞争压力。

“人是基础性资源,广东这份《规划》的主导思想仍是希望进一步发展人口。”胡刚说,一直以来广东的发展依托两大资源:绵长的海岸线和丰富的人口,这支撑了过去制造业发展,二者未来也仍将是广东发展的关键,因此必须及时调整政策推动人口发展。

每年要增超百万人口

按照上述《规划》,广东提出的人口规模目标是,2020年全省常住人口总量要达到11400万人左右,2030年达到12500万人左右。换言之,未来13年广东平均每年要增加超过100万常住人口。

分析人士认为,广东这一人口总量目标兼顾未来发展所需、吸纳能力所及和资源环境承载力,并且也应该不会太难达成。

能否实现取决于广东常住人口的自然增长和机械增长。自然增长人口方面,2017年广东为101.53万人(出生人口-死亡人口)。

不过,未来广东的出生人口很难长期维持在当前水平。《规划》也指出,2017-2030年广东生育水平将先升后降:2020年之前因实施全面两孩政策之后的补偿生育,生育水平将略有提高,预计2017-2018年达到最高,随后将长期保持低于正常更替水平的状态。

也就是说,自然增长有着一定的红利期和窗口期。《规划》也强调,要充分发挥全面两孩政策效应,防止人口规模效应快速减退。

机械增长,也即人口流入流出方面,亦被认为仍有空间。广东省政府特聘参事、广东省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陈鸿宇表示,随着广东经济发展更好,未来对外来人口还有望进一步释放吸引力。

2017年广东常住人口“爆发式”增长170万人。陈鸿宇发现,近年来广东省内经济发展较突出的深圳、广州和东莞等城市贡献了主要的人口增量,其中广州、深圳两个一线市相加就超过了100万。

“单靠自然增长肯定不行,未来还得‘两条腿’走路。”刘梦琴表示,目前广东在吸聚外来人口方面已经开始呈现出新特征:随着各市户籍政策的放开,大量外来人口开始以落户的形式流入广东,而非过去的简单流动形式,这有助于吸引并稳定人口,将成为趋势。

近年,包括广州、深圳在内,广东多个城市的户籍政策都已经定向放宽,如在深圳,目前大专以上学历者即可直接入户;广州则对技能人才等降低落户门槛;东莞、中山则是直接取消积分入户。

值得注意的是, 2020-2030年广东要增加1100万常住人口,而按《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这一时期全国人口总量增长目标约为3000万,也就是说广东一省就将占三分之一左右。

与此同时,《规划》中也屡屡强调“适度”原则,比如要确保人口规模适度增长、总和生育率逐步提升并稳定在适度水平等。这也意味着,对于人口增长,广东并没有一味地追求越多越好。

“所以也不能将广东提出的这一目标简单理解为‘抢人’。”陈鸿宇提醒,《规划》更多是从人口的角度进行一个评估预测,并结合广东未来经济发展趋势提供思路和政策调整的指引。

陈鸿宇表示,一个地方的人口承载量受诸多客观条件的制约,包括公共服务、自然资源承载能力,地方财力和未来发展需要等,总的来说,人口增长最重要的是要与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

人口结构和素质更关键

的确,当前广东的人口问题也并非仅集中在“量”的层面。

当前,全国白热化的“人才争夺战”,广东便是最早的参与者,并且至今仍在不断加强,不少政策创新和奖励力度领跑全国。

这也表明,广东人口需求的侧重点已经出现了方向性的变化:过去看中的是气力,现在更在乎的却是能力和智力。

这种变化直观表现在,过去的制造业企业老板精打细算地雇佣几百名流水线工人,如今则是不惜重金请来一名工程师。

从城市的维度来看,近年,随着创新驱动战略的深入推进,广东各市竞相布局前沿科技产业,比如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智能制造、新材料、新能源、信息技术等,用人需求的层次大幅提高。

2017年,广东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和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分别已达28.8%和53.2%。一些珠三角城市,比如广州、深圳和东莞等,新旧动能切换的速度还更快。

刘梦琴指出,廉价劳动力不可能无限供给,这迫使经济增长方式发生改变,而这种改变又直接导致用人导向和形式的变化。

问题是,当前人才供应不足。以技术工人为例,广东省人社厅的监测数据显示,技工的供需矛盾远大于整体人力资源市场的情况。

高端人才的不足更明显。纵观今年广东各市的政府工作报告,几乎都将人才引进作为重点工作,将目光投向省外、海外。

比如,广州面向海外人才的“红棉计划”,对诺贝尔奖获得者和两院院士等顶尖人才给出1000万元住房补贴;深圳的“孔雀计划”则对海归高层次创新团队开出最高1亿元的资助。

公开资料显示,广东已成为全国引进外国专家最多的省份,累计引进高层次海外人才达5.8万人,其中诺贝尔奖获得者、发达国家院士、终身教授等143人,入选中央“外专千人计划”19人。

不过,这显然仍不够。陈鸿宇指出,广东未来人口发展核心在于加速优化人口结构,提升人口素质,以适应经济发展新需求。

上述《规划》也强调,人口发展要从控制人口数量为主向调控总量、优化结构和提升素质多措并举转变,推动人口红利向人才红利转变。同时,明确要增加劳动力有效供给,包括将提升新增劳动力受教育水平、提升劳动者职业能力和有效利用国际人才资源等。

“从人口层面切入,更有助于广东系统性地解决未来发展中的人才支撑问题。”胡刚说,这包括要避免对人才的理解陷入片面化,尤其是学历化,一个城市的人才应该是层次丰富的,全是硕士和博士也不行,因为城市的活力来自于人口的差异化。此外,应该抓住广东人口相对年轻化的契机,“外引”的同时要加速人才“内培”。

人口向城市群聚集

另一个现实问题是,对于未来1000多万的常住人口增量,广东在空间和产业上能否吸纳和消化?又将如何引导合理分布?

广东的区域发展和人口分布本身并不均衡,发达的珠三角聚集全省超过一半人口,并且增速最快;欠发达的粤东西北,未来发展需更多人口支撑,但受制于经济和城镇化水平,人口吸聚能力有限。

广东的思路是,完善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的人口空间布局,促进人口分布与区域发展战略相适应,引导人口有序流动和合理分布。

首先是优化提升珠三角地区城市群,广东提出将在携手港澳共建世界级城市群共同框架下,推动珠三角地区优化城市群体系,强化大中小城市和城镇协调发展,吸引人口合理集聚。同时,明确广州、深圳要严控中心城区人口规模,并要大力推动人口向新区、郊区适度集聚。此外,要加强区域内大中小城市联动发展,增强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外围节点地区对转移人口的吸引力,适度增加佛山、中山、珠海、江门、肇庆和惠州人口集聚。

“相对单一城市,城市群对人口吸引能力和容纳能力更强。”胡刚分析,一方面是作为一个内部高度互联互通的整体,城市群提供的就业岗位更加丰富;另一方面,城市群内部一些密度较小城市,或一些城市间区域,能为人口提供较优质居住环境或较低居住成本。

胡刚补充说,广深两市的中心城区已十分拥挤,难以再容纳更多人口,但外围还有空间,周边的市更不只有空间还有人口需求,由此既可实现整体人口的吸纳和增长,又可带动大湾区的整体发展。

其次,广东还计划培育发展粤东西北地区城镇体系,具体将加快建设粤东城市群、粤西沿海城市带和粤北城镇集中区,以及引导区域内人口就近集聚,推动产业集聚与人口集聚同步发展等。

此外,促进珠三角和粤东西北城市融合互动发展,打造形成“广佛肇+清远、云浮、韶关”、“深莞惠+汕尾、河源”“珠中江+阳江”三大新型都市区,加快形成更多支撑区域发展的增长极,深化城市间分工与联系,引导人口有序集聚和流动,促进区域人口合理布局。

董玉整说,这两方面是希望通过城市群布局和强化,引导人口合理流动,改变过去人口单一向珠三角汇集的现象,实现均衡。

刘梦琴也分析,未来随着城市群建设提速,广东省内各区域的人口发展将出现不同模式,进而激发整体发展优势。

《规划》还在城市群布局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明确了广东各市未来的城市规模等级结构。其中,广州、深圳为超大城市,人口规模大于1000万,佛山和东莞为特大城市,人口在500万-1000万之间。

陈鸿宇说,尽管从惯性和趋势来看,未来珠三角的人口聚集还将延续,但也不能过度聚集,也要让粤东西北的城市获得人口增长,实现人口均衡配置,最终形成一个城市体系,实现梯度性合理分工。

相关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