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致远:我们觉得非常令人兴奋 这是创新的黄金时代

来源:汇达财经 时间:2017年12月07日 17:25

腾讯财经讯 2017财富全球论坛于2017年12月6日至8日在广州举行。

以数字时代指数级的科技进步为基础,一场新的创新革命正以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速度进行着。生物科技、人工智能、无人机、机器人、物联网、自动驾驶汽车、纳米技术、3D打印技术等,也正在给各个产业带来变革。在这场新的革命中,中国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路,摆脱了“模仿者”的身份,成为了全新科技的提供者。通用电气大中华区及通用医疗中国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段小缨、思科首席执行官查尔斯?罗宾斯、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与主持人亚当?拉辛斯基分享了自己对即将到来的革命性技术的见解,并点出了各自最看重的技术前景。

以下为发言实录:

亚当·拉辛斯基:非常感谢各位!杨致远,我想问一下从全球以及从中国的角度上,创新是什么概念?

杨致远:好的,我也考虑了财富全球论坛和我之间有什么关系。其实我是95年参加了嘉宾讨论,怎么去使用互联网,这是当时的主题。在99年的时候中国上海举办了第一次财富全球论坛,现在又是18年之后了,我们又在全球论坛里边相聚,我们也看到了大量的创新,包括在中国也好,在硅谷也好,尤其是中国经历了一个阶段,中国的创业者之前复制西方,但是到2009年以后,中国开始真正进行创新,现在有很多针对中国的一些创新活动,所以可以看到不仅仅大型企业在开花结果,包括下一代的美团、滴滴等公司也在进行创新。我们看到了这样的二分法局面,过去15、20年有了很大的成熟,未来我相信可能会更有意思,未来的人工智能和一些新技术会怎样使用,当然了可能和西方的途径不一样。

亚当·拉辛斯基:我们知道世界全球论坛对你也很重要,你是硅谷的一个高级执行官,但是你在中国的参与也非常积极。

杨致远:我觉得很多时候打雷会被打到的。我创立了雅虎以后来到了中国,当时有一个人带我去参观,带我参观的人竟然就是马云。有一次我在很偶然的情况下发觉他创立了阿里巴巴以及淘宝,然后我们就开始在阿里巴巴投资,我觉得这对我们来说是很有意义的一个投资,通过阿里巴巴我们看到了中国消费者的兴起。另外还有联想,我们也投资了联想,从技术方面也看到中国不同的观点。

亚当·拉辛斯基:你可不可以说一下GE在中国做一些什么呢?你对于创新的看法是什么?

段小缨:中国现在是美国之外的最大的市场,我们在中国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我们有六个垂直的行业,就是航空、医疗、能源,在这三方面,我们看到中国有很大的前景,新能源、绿色能源还有航空等等。所以,你讲到创新,讲到不同的阶段,我们体验到同样的事情,比方说像医疗,十年前我们在这边根本没有做任何的产品开发,只是卖一些医疗的设备。现在在中国我们就开始在开发、设计,从CT、MI,到超音波,不只是设计,我们还在中国制造。所以我们看到不同阶段,我们看到过去十年在增长,所以这个是附加价值的过程,我们的供应链的速度特别快,而且我们成本也低。我们只要把美国设计的平台拿到中国,然后当地化,这么一来,我们就把成本降低了25%。那我们说是创新,但是其实应该是原创,也就是说原创工程,很多时候中国自己本身一些市场的需求,在别的地方可能没有这种需求,所以才会开发。现在我们进入第二个阶段,也就是生物医疗。我们要做一个生态系统的合作,我们希望有合作伙伴。不只是我们,跟其他的医疗界的人,跟他们做一些临床试验,然后做一些制造,就把它全部融合在一起。

查尔斯·罗宾斯:我们跟这两位非常类似的,我们刚开始在中国制造,后来并购了一个公司,我们现在在中国有最大的研发中心,我们有很多中国的员工都是在做研发。2016年我跟中国政府官员见过面,他们跟我说,希望能够跟我们一起合作,建立一个绿色城市,那就是广州,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表示他们的思维有所改变,也就是说在领导创新的世界,今年4月我们就破土,我看到大概4平方公里的土地要做一些建造,我们有一个创新中心,我们要改变我们的制造过程,让它变成智能制造,让这些城市变成智能城市。所以我觉得看到这整个过程的变化,我觉得非常让人兴奋,而且我觉得也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我觉得思维的改变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你在各个行业里,看到有很大的技术的改变,特别是广州,你可以看到有最多的活动在这里进行。

亚当·拉辛斯基:智能城市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查尔斯·罗宾斯:在这个例子里,我们在建造,他们破土,从基础开始建设,包括所有的事情,有智能的照明,有所有的智能的交通,会在地下建施,然后在广州的不同的地方,会有人工智能中心,然后把这些综合起来,让这些AI的把东西送到我们的研发中心。所以我觉得这个智能城市的愿景,就是要看你们个别有什么样的需求。我们要从头做起,这种概念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机遇。

亚当·拉辛斯基:为什么会选上你们呢?因为你有中国的竞争还有其他的竞争对手,他们是不是应该找别人来跟他们合作呢?

查尔斯·罗宾斯:当然要来找我们,因为我们有领先的地方,我们可以帮助企业使用下一代的技术。五年到十年之后,你会看到全世界所有都是连接在一起的,你也看到大流量的技术的分配,这些所有的资产的基础就是网络。那我们就是在网络上要有创新,可以让你去面对,把大数据用大规模的方式来分配,你要在有价值的地方,你要把这些大数据输送出去。所以我觉得这个大数据会有价值,所以我们要把投资放在核心里,也就是网络,因为网络接下来是非常有价值的。

亚当·拉辛斯基:致远,我有两个问题,中国的科技公司是在哪里开始改变的,他从这种模仿的阶段怎么变成一个领导的一个产业?硅谷对中国的看法是怎么样?因为过去一年多来我们都在说,但是我们不知道,我们还没有完全理解到或者是感受到这一点。

杨致远:我觉得查尔斯·罗宾斯说得都很对,我觉得过去在危机之中就会有很多的机遇,腾讯在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公司,但是在2000年代的时候它需要测试网路上的广告,就想跟我们学习,向雅虎学习,它就需要卖一些广告给房地产等等。我觉得这跟美国非常类似,他们用这种商业模式,然后阿里巴巴就开始用这个,在娱乐,现在都知道它做得非常的成功。

在2008年的时候,美国有了很大的金融危机,中国的企业就看到了美国的企业商业模式的脆弱性,所以你知道美团,大家都说是向美国的Glovo一样,但其实美团是非常非常庞大的,大家都在那边比较,但是我觉得2009年以后就有了大的变化,现在硅谷,甚至是美国,觉得中国的网络规模之大,所以让他们很难理解,比方说像滴滴有千万人在乘坐,美团外卖有很多人在用,美国人是很难理解这么大的消费群体。

亚当·拉辛斯基:之前大家提到了复制的时代已经开始发生转型了。

查尔斯·罗宾斯:的确是这样的,很有意思,我不认为美国人能够了解这一点,在硅谷,我不说名字了,但是我也和一个CEO,一个比较大型硅谷公司的CEO,给我打电话,他想跟我聊一聊关于中国的事。他当时问了我一个问题,他问的我问题就表明他对中国理解的深度还是不够,你不能说坐在家中去了解中国的市场,所以对我来说,在过去五年,实际上我来中国16次-18次,当然,我即便是来了16次-18次,我也不能称自己是专家,我现在比五年前了解中国要了解得多,我只能这么说。但是我之前跟你们谈到那个例子,我们回到美国建立了一个智慧城市,在广州没有人理解是什么意思,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以为我们在修建一座城,其实不是这样的,而是我们和很多合作伙伴一起去建立一个智慧城市,如果你去看这个智慧城市的地方,你真的发生这一切都无法理解,你考虑不到这么大的规模,它变化的这个规模真的太厉害了。

亚当·拉辛斯基:这个CEO应该来中国。

查尔斯·罗宾斯:对,我完全同意。

亚当·拉辛斯基:您认为中国现在是不是波士顿了?

段小缨:是的,5到6年前我们是这个阶段,现在我们已经跨越了这个阶段,我从中国出身长大,大学毕业之后就加入了GE,中国从本土的角度上来说很难,所以我完全同意查尔斯·罗宾斯的观点,你一定要来到这个国家才能了解这个过程。

第二,关于速度或者变化的速度,变化的规模等等,全球其他地方不可比拟。我觉得还有一点,中国也是有优势,也许是中国先从消费者市场开始的,但是在中国这个市场,客户或者消费者们,相对而言他们更愿意开放,接受一些新的想法,新的创新,以及采用这些新想法、新创新,所以查尔斯·罗宾斯刚刚谈到了智能城市,接下来我们要创建这个校园医疗中心,这是我们建的第二个中心,和第一个中心相比,第一个是在欧洲建立的,但是我觉得第二个可能会建得更快,当然,这也是和广州政府合作的一个产物,他们很愿意,因为他们认为这个领域是中国的战略领域,他们希望能够培育这个领域的发展。所以他们有意愿来使用新的模式,这个模式是完全新的模式,不是一个企业进来,而是建立整个的生物科技的生态环境,有些企业过来这边会做研究,或者做临床实验,或者生产都可以,这也是一个PPP的模型。当然这是之前没有做过的。除此以外我们也与广州政府尝试做一些融资,从资本支出转换成运营支出的模式,这都是以前没有做过的新事,而且这不是一家公司,这是整个生态系统。我们12个月之前才奠基,但是到今年年底很多细节已经拟定,而且明年我们会开始试运行。

亚当·拉辛斯基:提到互联网,查尔斯,从航空角度来说,GE也好,航空也好,未来你怎么看?我觉得航空这个行业好象没什么变化,很安静,好象并没有那么令人振奋,你觉得航空有什么创新??

段小缨:两个,也许你不知道波音和空客加起来,中国生产的飞机占整个生产量的三分之一,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中国目前是排在美国之后,但是我想在未来10年中国旅客的数量会成为第一,所以大家会对新机场、新飞机有更大的需求,我们还会继续在喷气发动机方面继续来生产,继续来服务。谈到了数字化,数字化大多出现在消费者角度,互联网改变了消费者的生活方式以及体验的方式,但是工业世界里面的数字化刚刚开始,GE在5年前进入内部重大转型期,怎么样更好地应用大数据,包括OIT以及整个工业领域里面的技术可以更好地使用,让工业客户能够从技术改革中获益。之前我谈到我们是生产喷气式发动机,卖发动机是我们的业务,按照每个发动机实际都给我们搜集大量运营的数据。比如与中国东航有一个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我们将会更多地关注如何节约燃料,还有提高空中运输的安全,这些领域我觉得未来有潜力,而不仅仅是消费者,工业领域也会有很好的收益。

亚当·拉辛斯基:致远,你是互联网的领先者,或者一直在在前线,你对大数据、人工智能之前也跟我说过你的想法,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个领域有怎样的机会呢?

杨致远:实际在2012年的时候,数据赋能业务是非常大的一个投资机会。从那时候开始我一直投资非常早期的一些公司,之后按照数据的轨迹等等来进行投资,尤其是针对那些想用数据来改变自己生产效率的企业。从2013年到现在,你看到数据的确渗透到了我们每一个经济领域中,不管制造业也好,还是医疗、生物科技,还有无人机等等,航空航天是很重要的领域,所以我们跟着这个数据的轨迹,我们看到数据的确给我们带来了重大的变化。我们谈到了90年代,甚至2000年左右颠覆性的传统媒体行业,但是现在这个颠覆性的变革在很多领域都在发生,而且速度更快。所以很有意思,我们如果看一下数字化或者数据的应用,还有食物技术、航空技术、农业技术等等,如果把它们结合起来就会发现有大量的创新活动在进展中。我们觉得非常令人兴奋,这是创新的黄金时代。

相关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