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离区块链3.0还有多远?

6月14日上午10点30分,EOS的实际投票率为9.278%,距离激活主网功能的15%“生命线”仍差四成。这是EOS主网上线的第五天。

打着“区块链3.0”“颠覆以太坊”等口号横空出世的EOS,被认为是2018年最值得期待的公有链,但6月9日主网宣布上线之后,却迟迟未能激活全部功能,其前景因此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究竟是技术改良还是系统革命?是颠覆以往还是虚妄一场?想做“区块链安卓”的EOS,正搅起一场席卷“链圈”的风暴。

区块链的3.0故事

区块链的故事已经讲到了第三代。

今年以来,随着区块链概念日益火爆,可信任、不可篡改、去中心化等区块链特质被越来越多的人了解。通常人们认为,比特币是区块链1.0时代产物,而2.0时代的以太坊,则让“智能合约”“发币”成为一件轻而易举的事,EOS(Enterprise Operation System商用企业操作系统)所谓的3.0时代,是指通过创建一个区块链底层平台,为DApp(分布式应用,类似现在的手机App)的开发者提供底层模块,支持多个应用程序同时运行,有人称它是“区块链的安卓系统”,在区块链技术基础上,创造了一个更高性能的区块链应用发行社区,简单可以将其理解为区块链应用落地的基础操作系统。

有着如此远大“理想”的EOS,自“出生”便成为区块链中的明星,根据2017年6月5日发布的中文版《EOS.IO技术白皮书》(简称《白皮书》),EOS公链在治理上采取了一种特殊的社群治理模式,系统由21个令牌持有者(下称“超级节点”)代理,而这21个超级节点,也即21个社群,将由EOS代币持有者通过投票产生。简而言之,参与竞选的社群拥有EOS币数量越多,能投出的选票就越多,当选的可能就越大。

在6月10日主网上线之前,竞选EOS超级节点是全球EOS社群最喧嚣的一件事。当选后最直接的好处是Token(代币),根据规则EOS每年会增发代币的10%给维持节点的人,以EOS总量10亿计算,10%即1000万。截至6月14日上午10点,一个EOS代币的币值为9.5美元(约等于60元人民币),仅以此计算,每年21个节点可以“瓜分”6亿元人民币,每个节点至少有0.28亿元的收益。狂热者甚至认为,EOS将颠覆以太坊,币值会有更可观的回报。

反对者认为,“超级节点”的存在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中心化,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初衷相违背,而根据Token持有量投票的机制,则让竞选完全成为一场“斗富游戏”。

区块链世界里的“代议制”

在区块链的世界里,共识是基础,所谓可信任的记账,正是基于某种共识机制的算法,而社群,同样是共识的成果,以几个大V为核心,聚集三观相对一致的持币者成为一个群体,对外基本以统一行动出现。EOS超级节点便是以社群为单位进行竞选。

eoscannonchn创始人胖哥告诉记者,除了投票以外,目前eoscannonchn主要进行一些EOS项目的开发工具、推广、孵化、投资等活动,并为此成立了一个500万EOS规模的基金。

这种全网由其内部的民众代表(也即社群)代为维护的“社群代议制”是EOS能够斩获大批信仰者的一个理由,也是支撑整个EOS社群在没有中心化组织干预的前提下,自发治理和开发的动力。另一个超级节点竞选者、引力区社群创始人廖洋阳认为:“完全的去中心化有可能造成无监管化,并不能促成区块链的有序发展。21个超级节点通过竞选产生,大家共同投票决定这条链的发展走向,甚至进行人工干预,相当于精英在治理这条主链,从而能够更有效率地去发展。”

6月5日,EOS公链上进行了为期七天的安全测试,此次安全测试完全由社群自发组织进行,廖洋阳认为:“EOS的购买者相当于整个系统的股东,所以项目成败、未来发展与他息息相关,因此会激发管理的积极性。”

争议:伟大革新还是空气币?

尽管EOS公链前途未卜,不过多数EOS社群已经有了自己清晰的发展路径。“节点的收入可以覆盖掉平台成本,但未来的收益还是要通过孵化项目。”廖洋阳告诉记者。

做基于EOS的DApp开发,是支持者认为EOS的最大价值所在。此前区块链的世界里,Token是核心,“发币”“割韭菜”是其最大政策风险。2017年9月4日,中国政府监管部门正式向ICO(虚拟货币首次发行)说“不”,这被看作是政府对其中蕴含巨大金融风险的提前预警。而在EOS的逻辑里,如果能有真正基于区块链的DApp应用落地,那么利益链条将形成闭环,这个游戏的人物设定里不再有“韭菜”的角色,自然也能打消监管顾虑。

但这毕竟依旧只是写在《白皮书》上的美好愿景。现实中,360董事长周鸿祎、3点钟微信群创始人玉红纷纷声讨EOS是史上最大空气币、传销币,EOS与预想的成功之间还有重重大山。

安全是第一重压力。6月2日互联网安全公司奇虎360发现EOS存在一个巨大系统漏洞,价值“百亿美金”,6月12日,荷兰黑客Guido Vranken在对EOS底层进行彻底分析之后,在EOS网络中发现了12个漏洞。“谁也不敢说,现在EOS是绝对安全的。”一位区块链人士告诉记者。

其次是落地。大多EOS社群运营者的终极目标是孵化杀手级应用。但这种应用的出现需要天时地利——政策层面的支持以及人和技术层面的突破。胖哥曾在日本通过以太坊实现自由支付,但这仍只是个案,区块链应用大规模落地需要更高性能的主链和免费机制。在区块链去中心化架构下,TPS(每秒处理的交易数)受到天然限制,即便是EOS,虽然号称有百万TPS,但实际测试仅在千级,而支付宝在2017年双十一时的TPS是32.5万笔/秒。

不过,胖哥和廖洋阳依然是乐观的,他们认为,EOS使生产和协作更加自主地发生,整套公链系统和激励机制也有助于提升人的生产效率,改变人和人的关系。只要这条主链能够达到它所宣称的性能指标,有更多人愿意在上面开发项目,那么未来一切皆可期。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