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星谈打车链:用一场伟大的社会实验来修复社会分配BUG

5月28日,陈伟星在朋友圈发布的这样一条动态,瞬间引爆了媒体圈和资本圈。当初卖掉快的后的借酒消愁,对滴滴可能会产生的影响……类似话题,被反复提起。

少有人看到的是,他所谓的一个诺贝尔级的伟大社会实验背后,涉及的其实是社会的巨大Bug:中等收入陷阱引发的政治危机、社会动荡、经济低靡,以及区块链是唯一解药。

1792年5月17日,24个美国经纪人在华尔街的一棵梧桐树下聚会商讨一项协议,只包含三个交易守则:

第一、只与在梧桐树协议上签字的经纪人进行有价证券的交易。

第二、收取不少于交易额0.25%的手续费。

第三、在交易中互惠互利。

这群人组成的独立、享有交易特权的有价证券交易联盟,成了后来纽约证券交易所的雏形。

在此之前,任何人都可以说自己是经纪人,都可以在卖完股票后不断重印……这像极了现在的区块链,新机制不断被创造,新规则不断被定义,但边界,却从未被划定。

潘越飞:“那你有没有想过搞一个类似的梧桐树协议?”

陈伟星:“现在还不到时候。但时机一到,我肯定会干。”

1、中等收入陷阱是整个社会最大的Bug

我们的社会其实有三层:生产力怎么提升,生产关系怎么均富,以及大家生活在一个怎样的道德伦理下面。

在这样的社会中,有些人是智人,有些人是愚人。智人有钱,利息比较低,越来越集中;愚人没钱,欠债负债,利息又非常高。而利用资本市场,有钱的这帮人更集中,公司越做越大,下面的那部分越来越穷,处处碰壁。

这就是中等收入陷阱,它同时意味着政治危机、社会动荡、经济徘徊不前。

东南亚金融危机就是典型。1997年开始,东南亚各国建立起巨额外汇储备作为防范危机的缓冲器,但这也导致了资产价格泡沫。上世纪,日本有10年的大衰退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当这样的危机发生了以后,更多的人不是去学习去调整,而是去闹事,这直接导致了“51%攻击”的产生。

你看川普一说要打仗,支持率就飙升,超过51%,那么即使这是一件很傻的事情,他也可以干。背后的逻辑,其实就是处理国内矛盾时,加息股市就崩盘,不加息就过度通货膨胀老百姓造反,他要靠打仗把国内矛盾转到国外去。

而类似矛盾诞生的背后,其实有几大因素在推动:

第一,金融工程。

针对供应误判、技术进步、货币控制导致的经济危机,现在全世界用的都是凯恩斯体系进行“修正”:国家买单,并通过产业政策去刺激创新,让新的供应能产生,让整个经济结构回归到供应互换,市场出清的状态。

但人是有贪念的,生产得再多也会有国家买单,就不再调整。产业政策也不能很好地刺激创新,直接导致结构越来越失调、产能越来越过剩,并留下不可换回的一堆债务。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全世界都在进行投资,全世界都在举债,全世界都在印钱。我们的结构也只是靠投资维持着,如果出现导火索事件,就会发生大规模结构调整。

同时,整个货币传导机制、金融工程,说白了就是个剥削的体系。过量的货币传导不到老百姓手上,而是去金融市场空转,使得市场泡沫越来越大,离中心越近的人赚越多的钱,越边缘赚的钱越少。

第二,美元霸权。

世界各国的外汇储备中,美元储备平均占比达65%以上;外汇交易中,用美元交易的比重平均约90%。

美元作为全球结算货币,扮演着“货币锚”的角色,同时控制着全球的金融市场,美联储一个动作可以决定中国的股市是涨还是跌,就可以让中国金融监管者要决定国家队是不是进场,是买还是卖。

这样被美元所控制的全球脆弱的金融市场到底有多大问题,多少时间内会爆发出来,怎么把美元作为结算货币的比例怎样被降下来……这些都已被摆上台面。

2、区块链是唯一解药

基于以上问题,我有两个思考:

第一,怎么改变中等收入陷阱?

要靠改变生产关系,去实现生产力在智人和普通人之间的共享,而不是让一小部分人集中。这样,我们就能够把中心社会变成球形社会。

第二,怎么改进生产关系,实现共享?

要能靠区块链提供手段,去保障每个人该有的利益,去实现价值创造的共享,从而缓解中等收入危机。

举个例子:我们每个人都生产数据,通过电梯、冰箱、空调等物联网设备产生的购物、出行、健康等数据都是有价值的,独属于个人的。

那怎么把“数据属于你”这件事情确权,把基于数据的计算变成一种可信的计算,让数据的价值回归到个人?这些都需要靠区块链来实现。

得出这一结论的理由很简单:你没办法保证,让任何一个人/中心来存储管理数据时,数据都是归大家的,这对人性是巨大的考验。

但是,如果我们在技术上实现区块链化,让数据是分布式的,并基于此来管理数据,用户就会愿意共享自己数据的价值,对于未来的智能时代来说,隐私和数据价值之间,也能有一个可调节的空间。

再比如,原来我们做个游戏,85%的利益给广告商了,现在反过来,85%的利益给消费者。包括我们在做的打车链的模型就是要less carry,把原本属于华尔街的90%的股权,全发给司机。

在这两个案例中,非R(非人民币玩家)有了token变成劳动者,司机有了token变成股东。那么,类似的链上会有越来越多的打工者,大家都有自己的利益在那里。从这个角度理解,就相当于把它变成一个虚拟服务业,变成一个劳动业就业市场。

3、未来的资产,基于可编程体系上链

我理想的区块链世界,是所有行业能够基于一套可编程体系,去推动线下资产上链,实现行业交易和各环节的标准化。

所谓的可编程体系,是指区块链提供基于生产关系的可编程环境,让所有人有机会去创造各种激励人劳动的模型。这意味着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创造的一套模型,别人可以拷贝,可以迭代,可以做得更好。

包括我们的打车模型,就是一个比较清晰的激励模型。我们基于数学机理确定了数据规则,确定了如何把利益产生的价值分配给投资者、创造者、组织者、劳动者、消费者,从确保每一个价值的流向都是透明的,而不是完全基于token的概念去管理它。

其实,未来只会有两种价值模型:

第一,Revenue model。

这一模型,就是传统的资产负债表,有成本,有现金,有利益,有分红。只是现在这一模型已经产生了越来越大的问题,比如PE太高,股票只有概念上的价值,没有对应的实际价值,但至少目前人类对这个模型已达成共识,还可以用。

第二,Burning model。

我不收了,我把token烧掉就好了,一烧掉就意味着你们手上每一个token的价值就会上涨,而我手上也有token,对我来说,相当于分红权当即实现了。但要明确一点:只有被刚性需求那个锚定的token的销毁机制,才是真正正确的价值机制。

未来,在权益方面,可以在Revenue model和Burning model之间取一个中间值,比如50%要收入,50%可以烧掉。但我认为,大平台、大公司应该全部都是Burning model,个人、小微企业反正也就几个人分掉,不需要。

在权力方面,原本的股权也有投票权力,只不过被淡化掉了。但现在用token,就可以把权力编程,最简单的,比如交易平台怎么上币。

但Burning model是基于一套数学机理去实现共享,是道数学题,我们还需要去证明它。而证明的方法不外乎两种:写paper,用数学方法来推理;做实验,用实验来证明。

我希望用实验方法去证明基于数学推理的设计。打车模型,就是一个社会实验,不能说100%会成功,但它会形成新的共识,拉动更多人去做实验。

4、区块链这个“黑社会”

实现Burning model达成大规模的共识,被广泛地认可、试验、使用,有三个前提条件:

第一个条件

币的整个大市场处于有一定泡沫的相对健康的状态。没泡沫就没溢价,没人关注,这意味着没钱投入,没钱就没法干活。

第二个条件

形成关于真正锚定价值的,能够服务实体经济的Burning model的共识。之前加密货币市场的共识都是建立在技术之上,技术很简单,你给它一个好的命名,比如石墨烯,跟生态没半毛钱关系,但就是能不断炒价格。包括超级节点,本质上就是概念传销。

第三个条件

本身有一个科学的激励机制,能做得起来。

我看到的,现在,就已经开始是时机了。

这么说的原因是,现在技术都是开源的,有问题的技术模型大家都在骗,你有这个技术,我也有这个技术,你可以卖给有点名气的人,我也可以卖给农村大妈,你的钱也不透明,我的钱也不透明。

而有名的人有了钱还往自己口袋里放,你放20%、30%、40%,我也放20%、30%、40%,谁赚钱谁牛逼,这会变成一股风,整个市场就被这样被做烂了,到处都是骗子项目,没人考虑过基金会的钱用来干什么,未来会产生什么价值,利益怎么分配。

现在的情况比之前更严重,各种牛鬼蛇神都出来了。说实话,专专心心做个骗子挺好赚钱的,但首先,你赚的是小钱,其次,你也很难为继,最后,你是有原罪的。我一开始就知道会这样,但没想到,这么多人的道德底线会这么低。

好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思怎么把技术概念的炒作,变成真正经济模型的炒作,让泡沫去支持实际的财富分配,开始思考怎么去更好地编程,怎样让利益分配更合理,让更多人理解支持从而形成良性的循环。

基于此,我认为,Burning model被广泛认可的现实条件已经越来越成熟了。

5、Governance、Incentive model、Regulation是前提

Burning model,意味着人类可以有另一个上升空间,而上升的关键在于做好三个维度:

第一,区块链的governance。

实现这一目标,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怎样治理,怎么打骗子。

区块链离钱更近,投资周期比股权投资缩短近10倍,人性被放大不止100倍,这让非理性行为不断发生,但其实骗子也就3种方法:

•欺诈:明明我没投他说我投了,明明参加活动了结果说没有参加。

•传销:你去帮我卖币,百分之多少钱就归你。比如说有些哥们名气大,他帮你募资,募的钱20%要放进他口袋,有人还偷偷地给30%、40。

•操控:全部是空盘,自己放利好消息,做空做多。操控就要把它拆分开,交易所归交易所,券商归券商,不要都混在一起。

打假就是把这三个东西都打掉,就这么简单。目前这一块没有国家管,只能靠行业自律。简单说,就是实现透明化,给社会打疫苗,让老百姓产生免疫力,这涉及三个步骤:

•联合媒体打假:比如成立一个基金,谁传销谁欺诈谁操控,你提供了线索,打掉一个就给你一个比特币,类似这样。

•中心化软件的打假:比如针对各种行情软件、媒体,把基础标准一条条列出来,去追溯你到底是什么模型,为什么值钱,包括你的币到底去哪了,都说清楚。

•成立去中心化平台/联盟:现在你自己的钱都放在自己的银行帐号里,没法跟踪。但是如果我们把governance、incentive model等全写在底层链里。链和链之间会签像是BCP协议、S协议这样的跨链协议,所有的交易转账都在踪迹链上进行,就完全透明化了。

但打假是阶段性的,只能把发展过程中的各种牛鬼蛇神控制下来,最终平衡这种力量还是要靠编程靠机器——程序化的governance。

第二,区块链的incentive model。

在区块链世界中,我们有五种角色:投资者,最早那批孵化的投资者;创造者,核心人员;组织者,里面的职业经理人;劳动者,那些开发代码以及在平台上工作的人;消费者。

我们要把利益在这五种角色里面进行重新分配,但这有个前提,就是之前提到的第一点:把骗子都打掉,只有骗子打掉才能建立一个真正共享的关系。

第三,推动regulation。

我们用共享社会来解决中等收入危机,以及全世界不断加剧的政治危机,同时解决我们不断增长的就业压力,让社会实现真正的共享,回归到我们党的初心,实现未来的共产主义,这就是政治正确。

其实我理解的共产主义,就是球形社会。前提就是骗子打掉、激励机制确定,这以后才能更好地跟政府去沟通,让他支持。只有政府支持了,才能让线下的资产上链,比如我这套房子我才能够共享掉。

而且,只有各个有公信力的机构,才能去用好这个区块链的技术,所以我们要去推动政府的职能监管,实现更方便的治理。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